重罪輕受的將軍

濟潔

我進入普濟禪寺也已十幾年了,而我每次聽到發生在禪寺的師兄師姐們身上的夢境、感應、遭遇與化解過程等等,都覺得很感動,並覺得普濟禪寺真是一個「有佛教化」、「有法化解」的正法道場,也因此我常常羨慕師兄師姐們經常有所感應,並得到菩薩的救助,而感嘆我總是這麼的駑鈍,至今沒有任何感應,但如今可怕的事情卻真的發生在我身上了,我在一夕之間突然變得臉歪嘴斜。

當我病發時,醫生說是顏面神經麻痺,治療時間約需三到六個月,而且我的年紀已經這麼大了才發病,也很有可能會留下後遺症,我聽完醫生診斷的當下,我的直覺是我被「卡到了」,所以我立刻打電話給法勤師,將我的病況向她報告,希望她能幫我轉達給深和尚與惠師父,看看我是不是真的被卡到了。

但因當時深和尚及惠師父仍在廈門未回台灣,所以法勤師建議我先燒化龍船化解看看,我共燒了六次「附著」加「累劫」的龍船,我也同時持續看醫生,以中西醫並進的方式治療我的臉,只是我的臉的狀況依舊很嚴重,我心想這次非同小可,而這時也因為深和尚與惠師父已回台灣,所以我決定跟法勤師說:「我想請深和尚和惠師父帶領我擲筊,請菩薩救助」。

後來我就在深和尚的帶領下請示毘盧觀音佛祖,菩薩慈悲,在一次次的擲筊,及深和尚的抽絲剝繭下,終於得知我的病情來得這麼突然又快速,是因我個人多生累劫的因果業力浮現,同時也與我已故兩年多的亡妹有關。

在知道了因果後,我們再請示菩薩:「有無化解的方法?」菩薩給了三聖筊,代表有方法可以化解,此時我的內心很澎湃地燃起了希望,也對菩薩非常感恩,於是我們再接著請示菩薩:「用甚麼方法可以不違因果的來化解?」在深和尚的帶領下,我一次一次的擲筊,最後總算得到了化解的方法:要舉辦「火供」、「煙供」及「法會」才能跟眾生化解冤業。

只是該啟建何種法會才能化解?還必須要再請示菩薩,所以我們從「是否啓建一場藥師寶懺法會可以化解?」開始問,結果得到蓋筊,接著我們把所有想得到的法會都一一問過,甚至連獨姓的「觀音息災法會」都問了,竟然還是得到蓋筊,所以我們只好又再把各種法會從頭問一輪,只是還是都得到蓋筊,深和尚對於擲不到筊的膠著情況無奈地摸摸頭說:「這些眾生很難喬喔!」

於是我們先稍作休息,過一會兒深和尚再次帶領我們請問菩薩:「需要啟建幾場法會才能化解?」我們從一場、兩場.…..問到五場,就這樣問了三輪,竟然還是蓋筊,此時深和尚與惠師父都認為眾生不想和解,所以菩薩還在努力和眾生喬,因此兩位開山方丈要我別緊張休息一下,先讓菩薩慢慢喬,等等再問。

但我此時因為一直問不到化解的方法,所以我的心情真的非常惶恐,內心一直向眾生懺悔,當我再度拿起筊時,我的內心生起了強烈的懺悔心,我慎重地跟著深和尚的每一句話重新請示菩薩,最後總算得到以啟建兩場法會來化解的三聖筊,在場者看了都為我歡呼,但我卻因為總算鬆了一口氣而趴下痛哭,我真的很感恩菩薩的努力,與菩薩的威德,並感謝眾生願意跟我化解,我內心莫名的激動,最後再繼續擲筊問出要啟建一場「慈悲藥師寶懺法會」和一場「獻供三時繫念法會」以化解這場冤業。

接著惠師父入定接收毘盧觀音佛祖的金口宣說後得知,我的臉會突然變得臉歪嘴斜,是因為過去世及今生的因果業力糾葛所產生的結果,事情最初要追溯到宋朝,我和亡妹兩人都是將軍,因四處征戰所以帶有殺業,那些宋朝時被我和亡妹殺害的眾生,時至今生因緣具足來到我家找我報仇時,竟然剛好又碰上常在我家進出的亡妹,而我的亡妹因為想要保護我,所以和這些眾生發生了爭執,在爭執的過程中又產生了新的傷害,結果反而把宋朝時就結下的冤業結得更深,所以我亡妹非但沒有辦法幫我,反而讓這些尋仇的眾生更加憎恨,才導致我在短時間內產生左臉顏面神經麻痺,這就是這麼糾葛的因果所在。

且毘盧觀音佛祖也金口指示煙供要辦三場,分別在農曆每月的初一和十五日進行,祂老人家知道神經修復是需要時間的,與眾生的和解也是需要時間的,可見菩薩的神威威力無比,而在擲筊結束後,深和尚忽然轉頭問:「今天是農曆幾日?」眾答:「十五。」深和尚馬上說:「快!快聯絡總本山,馬上進行火供及煙供。」因為當時已經下午五點左右,因此我內心又莫名的感激。

在我來禪寺擲筊前,我的嘴角歪斜,眼皮合不上,說話吃力且不清楚,吃東西更是不方便,但擲筊後開始煙供的當天晚上,我就覺得左頰肌肉及嘴角放鬆了些,送食物入嘴裡也變得容易些了,真的很感謝菩薩的威德,也很感謝大家的幫忙。

當連續兩場法會也圓滿後,雖然我的嘴角還是歪的,但和比之前相比已正多了,說話也更清楚,唯獨眼皮還是動也不動,醫生也說我有進步喔,但我心裡明白清楚,還有兩場煙供仍未圓滿,因此還需要一個月左右的時間,而醫生預估的時間是需要半年才能治瘉,所以我必須再奮鬥努力。

又到了要做第二場煙供的早上,我去做針灸治療時,我問醫生:「還要治療很久嗎?」醫生說:「是的,再繼續加油。」但當天中午開始煙供到了下午五點鐘左右,我無意間竟然發現我的眼皮和眉毛會動了,今天是第二次煙供,眾生又領受到功德,冤業又化解一些了,我覺得很感恩!

而當第三次煙供完成後,我的臉已恢復了百分之九十,連醫生也說我恢復得很快,很不錯,這時如果沒仔細看,是看不出來我的臉有問題的,而自那之後至今已兩個半月了,我的臉可說是一切正常了,感謝毘盧觀音佛祖盡心盡力的救助。

深和尚說的真好:「每個眾生都不知道業力會何時來。」經過了這次臉突然歪掉的事件,我就深深體會到這句話的意思了,而且因為有菩薩的救度,我才能如此快速有效地化解這次的臉疾。

能進入普濟禪寺真的是一個最好的緣起,也是個人最大的福報,因為在這裡「有佛教化」,你隨時可以消災了業,又若能每個月固定燒化給我們的累劫冤親債主等,不知不覺中我們也可以化解了不少業力,當業力來臨時我們才能重罪輕受,化解危機,因此我們要把握住每個種福田的機會,才能減少業力來臨時對我們所造成的衝擊。

即將開始的活動

供養藥師佛獻供大悲懺法會

10 月 30 日(週六) @ 上午 10:00 - 下午 12:00

廣植福田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10 月 30 日(週六) @ 下午 2:00 - 下午 4:30

觀音供燈祈福大悲懺法會

11 月 6 日(週六) @ 下午 12:30 - 下午 3:00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1 月 7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