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佛一定要供香供水嗎?生理期可以上香嗎?

有關這兩個問題,我們分開來談,首先是「供佛一定要供香供水嗎?」這個供香的問題,除了人為環境不允許的因素,例如家人身體狀況不可聞香,又如租屋時房東不許點香等等外,其實只要真心供佛的佛弟子,無論作功課或供佛時,都應該依照禮數,對諸佛菩薩敬香供水的。至聖先師孔老夫子不是說:「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這就說明了,連世間聖人,都知道應該對授業者行供養之禮,何況以超越三界為目的之學佛者,怎能不懂禮數而失禮呢?

現在有些修行人,自以為供佛時最重要是「心香一瓣」,何必一定要付諸於有形的「香」及「水」的供養才算供佛呢?這是現今「形而上」學佛者的謬論,更是「狂禪」者只知其一不知其二的看法。第一,大家要知道,諸佛如來本是盡虛空遍法界的無形示現,是因為娑婆世界的眾生著相,而將無形世界諸佛神靈,化作有形世界的佛像金身而供奉,既然已將無形之佛化作有形之相,當然應以有形之禮來行供養,這才符合佛弟子應有的「禮數」,除非我們連有形的佛像佛卡都不要供奉,因為「溪聲盡是廣長舌,山色無非清淨身」,諸佛菩薩就在我們身邊,那時我們便「心香一瓣」即可,我們又何必去執著一定要擁有實質有相的佛像才是供養呢?如果我們既要供奉佛像,又不按部就班的供香供水,那我們只是不斷重複著這一切「失禮」的行為而已。

第二,有些人認為諸佛菩薩最重視眾生的那一份誠心,所以只要「心好」,只要「心香一瓣」那就夠了,何必一定要供香呢?的確,供養諸佛菩薩的功德,在於你當下那一份供養的心,那一份虔誠恭敬的念,如果我們是用一份最恭敬、最虔誠的心,來供養諸佛菩薩,那麼在那當下,在施與受的過程裏,也就成就了這一份的供養功德!但重點是什麼標準才符合「最恭敬、最虔誠的心」呢?怎樣才能達到與諸佛菩薩感應道交的「相應」呢?

其實眾生與諸佛菩薩就是重在彼此的「相應」,所以佛門才說「佛度有緣人」,那麼這個相應又可細分為二:一種是內心的相應,一種是外相的相應,當一個人能夠當下體空,契入清淨法體時,他就達到與諸佛及空性的相應,那他想要「心香一瓣」時,又何來什麼可以或不可以呢?但如果我們無法體悟空性,那只能停留在一個外相的相應時,當然會有這一切有形之禮儀或失禮與否的問題。

第三,大家會認為,諸佛菩薩早已禪悅為食了,哪還需要佛弟子們供香、供水的問題呢?首先,諸佛菩薩有五十二階次,我們並不瞭解所供奉的佛像金身是何階位?當層次不同,所需修為及資糧自有不同,不能一概而論,這是現今學佛人常有的盲點,因為我們對諸佛菩薩的狀況,都只是停留在概念性或以人類的想法來認定。更重要的是,所有眾生藉由對諸佛菩薩供香供水的過程裏,去植下他們供養諸佛菩薩的無量功德!

至於諸佛菩薩吸不吸香或喝不喝水,都不是重點,重要的是「香」及「水」,都有清淨壇場及淨化眾生業垢的作用!當我們在供香時,除了因本身供養的功德,累積我們的福德資糧外,同時也可藉由「香」及「水」的作用,去淨化自身的業障!

當然若能點上較好的「供香」,也有淨化壇場的作用,因為上好的香,除了能「安神定魄」外,對於一些妖魔鬼怪或較下層的冥界眾生而言,他們也不敢來侵犯這個壇場。而就寺廟道場來說,「供香」更是基本的禮儀,如在法會的當下,諸佛雲集時,寺廟爐中若沒有香,就如同客人遠方到來,但無任何招待之物,這是失禮的行為,所以法會進行時,佛前爐內一定要點香。

再則,當我們上香時,為求恭敬,燃香時,儘量不要用「手」滅火及用「口」吹香,畢竟我們的手與口,難免還是有穢氣,那該怎麼辦呢?我們可以將香往上一舉即可,利用這速度及壓力的因素,就可將火止熄!而上完香的香腳,也不要任意丟掉,或丟在垃圾筒,因為每柱香都是我們的祈願,圓滿的作法,應該將這些香腳,藉由火本身「淨化」及「轉換」的兩大作用來化掉,並上達天聽才圓滿!

而當燃燒完的香灰,本身也具有兩種作用,一是傳承,二是傳遞!所以我們一般都會說「香火傳燈」,或「薪火相傳」,就是因為香火有傳承作用;再則香灰都是由所有的信眾供香給佛的實質東西,它凝聚了眾生的願心及福田,那麼寺廟法師再將眾生所供養的這實質東西賜給每個信眾,所以它本身就具有傳承及傳遞的雙重作用!

所以供佛要不要供香及供水,重點不在諸佛菩薩吸不吸香或喝不喝水,重點是,可以藉由這樣的行為,累積我們的福德資糧及淨化自身的業障!尤其當我們拿供品供養諸佛菩薩時,本來就是一種心意的交流,諸佛菩薩在「接受」的當下,並不是真的去食用這些供品,而是藉由我們的供養,去加持這一份的供品,然後這些供品在供者及菩薩的加持互動過程裏,再由信徒來食用這些東西時,本身就有一種祈福的作用!所以當信徒有任何東西要送給法師,都應該先供佛才是如法的學佛行儀!

至於「生理期可以上香」嗎?甚至是「重孝者可否上香」等等諸如此類的問題,可能在一些道教的宮廟,比較會有這方面的顧慮,而在佛教界也有少數人重視這個問題,他們一致認為無論你是「生理期」,乃至「重孝者」,甚至是「乩身者」,儘可能不要進入大殿或是有上香的行為,這對諸佛如來及三界神祗都不是一件恭敬之事。當然這有不同的看法及說法,就我個人而言,還是要和大家討論一個「因地」的問題,也就是我們為什麼要「上香」呢?

有的人會認為,學佛不要著相,應該重於「心地」上下功夫才是對,其實這句話沒有錯,但是大家要知道,這是聖者的境界才辦得到的事,一般的我們怎麼可能呢?例如當別人打你時,你不罣礙,不生氣,因為你知道這一切都是生滅,一切都是假的,如果你有這樣的功夫,你才有資格說「不著相」,但我們沒有這層功夫,怎麼有資格說不著相呢?更何況當我們想要做「上香」的行為時,我們已經在「著相」了,而我們卻在這「著相」的當下,要接受香供養的諸佛或神明不要罣礙或執著我們種種色身上的不清淨,這好像有點本末倒置,說不過去,就像我們送了不圓滿的東西給別人,卻要對方一定要接受,而且不要罣礙一樣。

其實諸佛如來本來就遍滿虛空,我們大可「心香一瓣」就算無形、最上乘的供養了,但是當我們還是「著相」的想要「上香」時,我們就要應該著一切的「善相」,而非要接受供養的諸佛如來或三界神祗不要罣礙。所以如果我們真要「上香」,反而我們更應該注意自己這一切的「善相」,所謂的「善相」就是注意「自己最清淨的心念」、「自己最清淨的色身」,也就是將自己最好的身口意三業,供養諸佛如來之意,而非一概否定一切的「善相」。

當然若要細分這類問題,因供養的對象不同,還是有不同該注意的地方,以諸佛而言,當諸佛如來已經修行到八地以上的階位,此時祂們都是觀眾生最初衷的發心,最虔誠的善心,所以不管眾生身體是處在什麼狀態(無論重孝或生理期),他們的這些供香及一切的供品,對諸佛如來而言,都是一份最真誠的供養,都是毫無罣礙的!

但對玉皇上帝等這些諸天諸仙而言,因為祂們還處在三界當中,所以在修行的領域裏面,祂們還會著於「清淨相」,所以這是不可相提並論的!故在台灣有些宮廟或寺院,也會有禁止生理期或重孝者拿香祭拜的規定,這也是無可厚非的。

總結來說,對於八地以上的諸佛如來而言,祂們本身已經沒有這方面的罣礙與執著,雖然如此,但當事者內心應該生起慚愧心念來行供養,因為實際上我們還是存在著這一切的不清淨及不圓滿,不能有自以為是而且理所當然的想法,這樣只是突顯出我們「幼稚」及「失禮」的行為,就像漢傳出家人,晚上食藥石時,也是應該心生慚愧而食之,因為佛制本來就是過午不食,雖然北傳佛教的我們,因為時空的因素可以開緣,但正確的心念還是很重要的。

至於我們供奉的對象,是八地以下,乃至三界諸天諸仙的層級時,那我們就要更加謹慎為要,因為對於這些諸天諸仙而言,他們的修行層級,尚且執著這個「清淨相」,所以對供養者的我們來說,本來不是應該身心清淨來供養嗎?若明知有重孝(有喪氣)、生理期(有穢氣)卻執意要上香供養時,這樣反而是適得其反的!其實只要心意誠敬,動作上不必上香,只要合掌禮拜,一樣是可以得到那份功德的,這部份是有分別的!

現今有些學佛者,一昧地要大家不要「著相」,這不是不好,但一定要交代並說明的很清楚,如果明明知道應是如此的禮數及道理,還要做種種的辯駁及論述,那是否只是另類的狂禪及失禮的行

閱讀更多有關“不說你不知道”

佛教燒不燒紙錢呢?

對於這樣的問題,我們要以超越宗教的立場來看待,也就是說「燒化到底有沒有用」?還是「燒化只是無知與迷信」的行為?

「開光」只是「開心光」而已?

這個問題,或許是許多佛教徒心中的疑問?多數的人會想:「佛菩薩都已經成佛了,還需要凡夫來開光嗎?縱使是佛像安座,也只是安人的心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