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人還會卡陰嗎?

我想這樣的問題,對於多數佛教寺廟團體乃至從醫療科學的立場來看,一定會說「絕無此事」。若說以有形治療為主的醫學界,認為沒有無形的問題,那還情有可原,但以解除眾生苦惱為主的佛教界,還不能透徹此問題,就有點可惜了。

因為無形的冤親債主會不會找上我們,不在於我們的身份是什麼?而在於我們的能量強不強,心念正不正,更重要的是我們與眾生到底有什麼樣的冤業?若以為是出家僧眾,就不會有卡陰的問題,那真是錯解佛法了。因為縱然是出家僧人,每人還有各自的因果業力,如成佛的世尊尚有十難,何況凡夫的我們呢?所以不會因為我們披了如來衣,就有一切因果的豁免權,如果是這樣,我們都干犯了百丈禪師野狐禪「不落因果」的罪業。

就拿著名《慈悲三昧水懺》的懺主悟達知玄國師來說,他身為一代國師,一樣膝生人面,這算是很嚴重的「卡陰現象」,尤其以他國師之尊,能量夠強了吧!但只起一念憍慢,妄念已生,所以追他十世遠在漢景帝時,腰斬東市的晁錯方可趁虛而入啊!

這個遐邇聞名的經典故事,就是出家人會被「卡陰」的最佳佐證,當然一般所謂的「卡陰」,是坊間或道教的說法,在佛教裏就是說「附著」,或是「被冤親債主找到了」,大家要知道,我們在娑婆世界輪迴多世,多生累劫的冤親債主中,除了已解脫、或得生淨土者之外,多數皆在冥界飄蕩,他們具有一定的神通,能夠在時間及空間的因緣交錯下,找到過去的親人或仇人。而當他們找到了對象,會導致當事者身體病痛或精神不安等等……,類似這樣的情形,就算是被冤親債主找上門了。(民間即稱之為「卡陰」)

或許有人疑惑,我們被仇人找上門就算了,但為何我們過去或現世的親人也會附著我們,也會來加害我們呢?

各位要瞭解,世間萬法,講求一個法則,就是「因緣」,沒有因緣,不可能找上門,只是緣深緣淺的差別而已,仇人找上門,這個「冤有頭,債有主」的道理,大家都懂不用多說,但親人為何會找上我們呢?其實這也不難理解,大家想想,如果我們有小孩,小孩的一切需求,會找誰?如果我們的父母健在,他的一切渴望,會仰賴誰?自然是為人父母、為人子女的我們啊!再則,受苦的冥界眾生,猶如在大海中漂浮,當他們好不容易看到一塊可以乘載的木頭(指我們),他自是死命地緊捉不放的!

所以當過去世的親人找上我們,並非他們想加害我們,他們只不過是想藉由我們替他們超度罷了!至於導致我們身體有病痛或種種諸事不順的情形,也都只是冥界眾生給陽間親人發現的「跡象」或「訊息」罷了,無非就是要我們鄭重其事!

當然過去的親人找上我們,也不一定會附著我們,會「附著」或「卡陰」的情況可以分為兩種;一種是真正的入侵,一種只是單純的附著而已!真正的入侵,是指卡的很深或附著人身的,必定是雙方在過去世有很深的冤業!或是子孫未能救拔歷代祖先等,他們才會真正入侵到人身的體內。

至於有些附身的情況,是冥界眾生長年受苦、急需救渡,所以他在茫然的過程裏,會附著在人的身上,但是這一類的,只要我們給他足夠的功德,他很快就會離開!而有些沒有附著卡上的,可能會示現在夢裏,或跟在身邊,等待什麼因緣,好讓他的親人,知道他的存在,然後幫他做種種超度的功德!

大家要知道,每個人的肉體,理應由自我的靈識所主宰,如果一個軀殼,擁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靈識所佔據,那就表示我們已經被無形的冥界眾生所附著(或說卡陰了),至於什麼樣的人才會被附著呢?大體上,有下列狀況者,較易遭眾生附著:

第一、能量太弱

舉凡陽氣不足、行運太差、年老體衰,都屬於是能量太弱的部份。這部份幾乎是被附著的最大因素,由於身處陽間的我們,是屬於正能量,而冥界的無形眾生是屬於負能量,當負能量靠近時,我們自然會不舒服,而且他們也一定是找當事者身上最弱的部位入侵,因那部位能量較弱,較易靠近,如是太強的陽氣,就如同我們眼睛無法直視太陽一樣,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傷害,而一般最常附著的器官多屬「心肺」部份,這在《水陸儀軌會本卷二•請下堂》中,有清楚地提到:為學無良。用心不正。天魔得便。飛精密附於人身。癘鬼成形。捨報多參於蛔類。有化為蝴蝶者。或狀若蜈蚣然。惟此禍根。長居肺系。竟令危脆之體。終嬰瘵勞之痾。氣喘聲嘶。喀血不能止息。面萎骨立。乏力難以支撐。半坐半眠。乍寒乍熱。精神困憊。歲月淹延。藥之弗瘳。命則隨減。既繇斯疾而喪己。……當人臥時而入眾竅。始於得病之日。終于殞命之年。

所以當這些冥界眾生正式附在我們身上時,我們才會有身體上的不適或精神上的失常現象,而且是附著時間愈久,各類病況愈為嚴重。尤其當我們是壯年能量場正強時,冤親債主附身的機率並不高,除非是過去很深的冤業,這像是一棵茁壯的大樹一樣,平時的小風小雨,對它而言,並不會構成傷害;但等大樹變為枯樹時,這時的一點小風小雨,就足以令它折枝,就像樹枯人衰的道理一樣,當我們上了年紀,能量場漸弱時,冤親債主找上門的機會就大多了!

所以會不會被無形眾生附著,最主要是看我們自身能量強不強,無關乎出家與否。在《現果隨錄》裏曾記載湖州白雀寺弱菴禪師往生後,附著在徒孫身上說話的真實故事:

弱菴律師。嗣蘇州報國茂林和尚。寺中建大悲殿。少階石。一施主潘姓者捐二十金。令完此公案。師以東圊未成。眾僧不便。權借階石作窖。後施主來見問故。師曰。吾已別作一好功德。再尋銀完階也。施主甚銜恨。

後弱師遷化後。一沙彌忽發顛。主事者以芒繩縳之。反鎖一室。明晨沙彌忽逸出。人問誰為汝解縛關鎖乎。顛僧曰。弱菴和尚也。眾疑誕妄。弱師旋附沙彌口曰。他非誕。實我也。因我誤用大悲殿階石作東淨。冥府常以大石壓我。苦楚不可說。汝輩徒眾速為我起石。淨洗供起。集僧誦梵網經。吾苦即脫矣。

徒輩曰。和尚何以附此沙彌乎。師曰。虧此沙彌已顛。頭上無大光。吾得借彼傳信。不然吾受苦無期也。徒眾如命起石。并集僧誦梵網經。師乃去。

從這個佛經真實的案例來看,會不會被附身,與有沒有出家沒有關聯,重點在於我們個人能量及陽氣的強弱,如果我們身體患疾或器官有恙,自然能量較弱,就如同經文云:「和尚何以附此沙彌乎。師曰。虧此沙彌已顛。頭上無大光。吾得借彼傳信」,弱菴老和尚往生後,竟附著在自己的徒孫身上,徒弟們問和尚,為什麼能附在出家人身上,弱菴和尚答言:「還好這個小沙彌本身有病,已經發瘋了,所以頭上無光(即是能量減弱之意),我才可以依附在其身上,來告訴你們,我所受到的苦難啊!」

可見自我能量的強弱,不僅是每個人行運順遂與否的原因,更是會不會被無形眾生(或冤親債主),找上門或附身的最大關鍵。

第二、惡念叢生

如貪瞋痴三毒熾然者,或身口意不淨、妄念紛飛者。這部份屬於較細微的因素,除非有較深的恩怨者,不然通常不會有附身的問題,這部份從《慈悲三昧水懺》懺主悟達知玄國師「人面瘡」的案例最易說明,大家想想,能夠當上國師,想必能量一定很強,所以第一點「能量太弱」而被附身的問題,想必悟達國師一定沒有,但第二點「惡念叢生」的狀況,這正是國師人面瘡業障現前的因素,因為當唐懿宗感於國師修行,而御賜沈香寶座的當下,悟達知玄當下一念慢心生起,即時感得晁錯現人面瘡附身的惡報。

從這個家喻戶曉的故事裏我們知道,出家人並不是不會被附身啊!你看,悟達知玄國師人面瘡的惡報,比一般人被附身的狀況,可能來得更嚴重啊!但是我們再細細自忖,我們的能量一定沒比身為國師的悟達法師強,但妄念卻一定比悟達國師多,所以從這個理論來看,我們被「冤親債主」找上的機率實際上是蠻高的,所以,一切善惡業報,不是不報,只是時機未到。

第三、具足功德

還有一類被附身的狀況,不是能量太弱,也不是惡念叢生,而是因為本身具足一些功德,所以冥界眾生會找上我們,當然這是屬於少數的,有的修行人與生俱來帶有度化冥陽兩界的天命,所以眾生較易祈求他的協助,有時不一定是附身,有時只是讓你覺得不舒服或一些日常生活狀況的怪異現象,總之無形眾生會透過各種因緣方法,讓你去救度他;另外一種可能,就是護法信徒尊崇的法師或道場,本身也具足冥陽兩利的功德,所以冥界眾生也可以藉由附著在此信徒身上,間接地得到了超生的功德!有關這部份我們普濟禪寺,有一套很完整超度被附著之方法,但這還要關乎當事者的福慧資糧具足否?信心堅固否?恆心持久否而定!

大家不要輕忽或錯解這「附著」的問題,因為無形眾生是負能量,時日已久時,我們可能產生身體上的病變,或為癌症乃至不癒之症,而嚴重時還會精神錯亂,或成憂鬱躁鬱的患者,但我們如何檢視自己是否被冤親債主找到了呢?

其實這是有跡可尋的,大家可以自己檢視:

第一:是否長期無端病痛、良醫良藥卻不得治癒。

第二、莫明的憂鬱或躁鬱症現象,乃至其他精神疾病。

第三、日夜作息顛倒,因陽界的晚上是冥界的白天。

第四、平時沒有禪定功夫,而忽有神通能力,能預知未來或自認是諸佛菩薩及悟道。

第五、舉止行為怪異,如喜吃生食或生蛋(此類多屬蛇及狐仙附身)、突喜妝扮(此類多屬女鬼附身)、突然精進修行(此類多屬妖魔鬼怪附身)、有暴力傾向、有自殘傾向(此類生前恐有殺業)

第六、較易無端昏沈或非己念頭,常常心生悲觀及輕生念頭。

第七、其他(如事業不順、眷屬不和、居處不安等)。

從以上所說悟達國師「人面瘡」的附著,弱菴禪師卡著在小沙彌身上說話的實例,以及水陸法會「飛精密附於人身」、「惟此禍根,長居肺系」這金科玉律的經證,在在說明「附著」此事的真實性及出家人也會被「卡到」的存在性,其實諸如此類,在三藏十二部經典乃至《楞嚴經》中,更是不勝枚舉啊!

有時想想,連國師及出家人都會被卡到,更何況是一般凡夫的我們呢?可見一般眾生束手無策的病因,有時或許是無形上的問題也說不一定啊?如果我們連眾生最根本身體上有無「附著」的問題,我們都不能正確的面對及解決,那我們所學的一切佛法,是否只是淪為佛學的薰習,而非生命的體驗呢?

當然解決被附著的問題,無外乎「理事圓融」,在理上,也就是心態上不要與無形眾生相應,但這形而上的修行及超越,說來簡單,實際上連國師悟達都做不到,何況是一般人呢,所以回歸到基本面,在事上,如果能有一套妙法來根本解決其冤業較為實在些。但無論是過去的親人或仇人找上我們時,我們的心態是—趕走他們呢?還是度化他們呢?我想,多數的人還是希望「冤家宜解,不宜結」的態度,去度化他們,這才是正確修行及度眾的方法與觀念啊!

閱讀更多有關“不說你不知道”

佛教燒不燒紙錢呢?

對於這樣的問題,我們要以超越宗教的立場來看待,也就是說「燒化到底有沒有用」?還是「燒化只是無知與迷信」的行為?

「開光」只是「開心光」而已?

這個問題,或許是許多佛教徒心中的疑問?多數的人會想:「佛菩薩都已經成佛了,還需要凡夫來開光嗎?縱使是佛像安座,也只是安人的心罷了

出家人還會卡陰嗎?

我想這樣的問題,對於多數佛教寺廟團體乃至從醫療科學的立場來看,一定會說「絕無此事」。若說以有形治療為主的醫學界

晚上或七月可以讀《地藏經》嗎?

這個問題,相信是一般人與許多佛教徒的疑問,晚上或七月到底可不可以誦《地藏經》呢?因為擔心誦經後,又會召來無形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