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位的大小,功德有差嗎?

在佛教法會中,超度的牌位有分大牌、小牌或隨喜牌,牌位的大小,功德有差別嗎?我曾就這個問題,寫過一首四句偈,所謂「牌位猶如登機票,大小艙等看福報,善緣共業同船渡,法會終點一起到」。

有關牌位大小,功德有無差別的問題?簡單地說,可用八個字來形容,就是「功德無差,福報有別」。因為牌位就如同門票一樣,它是入場參加法會及領受功德的依據,對於沒有門票(牌位)卻要硬闖的眾生,這時警務人員(龍天護法)就會將他繩之以法,或驅離現場。冥陽兩界,本有各界應遵循的規矩,不可能隨意想來參加法會,就可自由進入的!縱使你超度的是十方法界眾生,這些十方法界眾生也絕對與超度者有關聯者,他才可能得入會場,而非所有的冥界眾生都可同入會場。

瞭解了這個道理,就知道「牌位」對於冥界眾生,是多麼地重要了!但牌位的大小,對他們有差別嗎?其實只要有牌位,他們就能進入會場,只是每個人的座位大小不同而已!這如同拿登機票登機一樣,福報大的,可坐頭等艙、商務艙,但一般人都是坐經濟艙,牌位大小也是這樣,你的家人捨心夠大,願意幫你立大牌,就如同讓你坐頭等艙或商務艙,這純粹是福報大小的問題,並沒有功德優劣的差別,所以說「牌位猶如登機票,大小艙等看福報」。

然而不管是頭等艙、商務艙或經濟艙的乘客(例如冥界眾生),他們能夠在同一時間、同一架飛機上一起搭乘,這必是多世累劫的善緣所致,故說「善緣共業同船渡」;而不管是何艙等,這架飛機的終點(或許天界抑或淨土),大家是一起抵達的,所以說「法會終點一起到」!

所以總結地說,法會牌位的大小,如同飛機艙等的現世福報不同,但這也關乎受薦者的福報多寡,至於能否得生天界或淨土,端賴眾生在法會當中蒙佛教誨時,可以真正了悟或放下執著的程度深淺而定,故眾生能在法會中得以提昇超越的功德,與牌位的大小,是毫無關聯的,所以這個「牌位大小,功德有差嗎?」的問題,就是「功德無差,福報有別」的關係。

當然相關牌位的問題,有很多我們不得不注意的部份,例如有人常問「是否只要有寫牌位,就有功德,不需要罣礙牌位寫的對或錯」?

其實這要分為兩部份來談,對於生者(或書寫人、陽上),在書寫功德芳名的當下,只要清淨心及恭敬心具足時,功德即體現,而對於亡者,還要端賴牌位的正確、法會的如儀及亡者本身接受與否而定。因為眾生之所以為眾生,就是因為執著,冥界眾生更會執著於他的名字,才能如實來到法會的現場,如同登機證上的名字與護照上的名字若不同,航警人員也不會讓你登機的!

再則有人請問:「我父親往生多年,也已經合爐了,是否超度牌位就一併寫歷代祖先即可?還是要單獨出來寫較圓滿」?

這個問題全端賴家屬的誠心及亡者的福報,所謂「功德無差,福報有別」,只要我們立上父系的歷代祖先牌位,我們的父親自然有一席之地,只是差別在這個位子是一般的位子?還是較舒適的位子?或許一般的位子,好比經濟艙,就如同只立一支歷代祖先牌位一樣,亡者自有他的一席之地,而較舒適的位子,好比商務艙,就如同我們單獨為父親立一支牌位一樣,這是屬於他個人的牌位,相對的位子也較舒適!

還有人問:「是否法會牌位一立,牌位裏的法界眾生就會來此壇城會場接受超度嗎」?

這是不一定的!為什麼呢?第一:因為每個人的靈識都是唯一的(除非我們已證入無生,得以化身萬千),如果我們要超度的眾生,他已經投胎為人,現在再立一個他的牌位,除非這個人是大修行人,否則他的靈識就是在他的肉體上,不可能會有另外一個靈識來到牌位裏接受超度,這是一點。

第二:如果想要超度的眾生,他身處畜生道,同樣的道理,他也不會來此牌位領受功德!第三:如果想要超度的眾生,他身在極惡的地獄道,或許獄情未決,或許未逢地獄大赦,他也不會被放出來領受功德!或許有人問,那焰口及水陸不是無遮法會嗎?但縱使無遮也是功德具足者才可外放的,如現世總統大赦時,也不是所有人都可出獄的一樣,在水陸文中秦莊襄王,包括白起張儀等秦臣,也是領受了多次的水陸法會功德才得以超生的!

能入牌位領受功德的,一定是化生身份(如淨土眾生、天界阿修羅界及冥界眾生等)但縱使是胎生眾生(如人道或畜生道)甚至一些地獄道的眾生,雖然他們的靈識無法來到法會現場,但並不代表不用立牌位,因為只要立了牌位,法界眾生自然可以得到那份功德的回向,自然具足了投生善道的增上緣,差別在靈識如果親臨現場的,多了一份法會當下的參與感,這對眾生究竟得度與否影響甚巨!

再說大家常有的疑問:「是否寫一支『冤親債主』的牌位,就包括了一切」?

立一支「冤親債主」的牌位,對佛教徒而言,是很天經地義、稀鬆平常的事情,不過就一個「冤親債主」的牌位而言,當牌位一立上去時,基本上,所屬道場的龍天護法,會將此人的冤親債主,依其因緣、時空而召請靈識來此牌位暫住,就其冤親債主的內容,可分為五類:一是超度者的累世父母、二是超度者的累世師長、三是超度者累世所殺害之生靈、四是超度者現世所殺害之生靈、五是超度者的累劫冤親債主!這些累劫冤親債主的形成,主要是每個人在多生累劫裏,有實質接觸,而所造作之因果業緣的對象。

現在很多學佛的婦女,一旦寫牌位,總想幫丈夫或子女立牌位,但不會幫自己立牌位,這是有其不圓滿的!我們試想,當自己的冤親債主(親人)尚在受苦,卻眼睜睜看著你,為別人做功德,而卻未超度他們,他們會做何感想?又如你自己只有五十公斤,卻要您扛一百公斤的家務,這樣長此以往,您受得了嗎?

其實如前面所說的,只要我們有立牌位,不管大牌小牌或隨喜牌,牌位一立上去,這些冤親債主自有他們的一席之地!這樣的做法才能符合,佛教所謂「自受用、他受用」的圓滿度!牌位的問題,真是鉅細靡遺,不得不慎啊!

閱讀更多有關“不說你不知道”

佛教燒不燒紙錢呢?

對於這樣的問題,我們要以超越宗教的立場來看待,也就是說「燒化到底有沒有用」?還是「燒化只是無知與迷信」的行為?

「開光」只是「開心光」而已?

這個問題,或許是許多佛教徒心中的疑問?多數的人會想:「佛菩薩都已經成佛了,還需要凡夫來開光嗎?縱使是佛像安座,也只是安人的心罷了

出家人還會卡陰嗎?

我想這樣的問題,對於多數佛教寺廟團體乃至從醫療科學的立場來看,一定會說「絕無此事」。若說以有形治療為主的醫學界

晚上或七月可以讀《地藏經》嗎?

這個問題,相信是一般人與許多佛教徒的疑問,晚上或七月到底可不可以誦《地藏經》呢?因為擔心誦經後,又會召來無形眾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