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理風水」到底重不重要?

這個問題要討論起來,範圍實在太廣了,就一個解脫者來說,其實當他能夠契入整個宇宙的能量,也就沒有因生滅現象而產生所謂的地理風水等問題。因為空性當中並沒有任何時空的隔閡,既無障礙,何來五行生剋的問題,這就是《般若心經》所述:「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的意思。

因為能契入空性境界的修行者,自然比一般人更能超越或放下對境界的執著與得失,當他契入空性時,更能真實體會所謂「實報土」的莊嚴,非是器世界的娑婆所能比擬,更不是有形世間的五行風水能闡明,因那個境界是多重3D的立體影像,如東晉佛馱跋陀羅所譯《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三‧盧舍那佛品第二之二》中云:「一一塵中有十佛世界塵數佛剎。一一佛剎中三世諸佛皆悉顯現。……一一塵中無量身,復現無量莊嚴剎,於一念中皆悉見,是無障礙淨法門,三世所有一切劫,於一念中能悉現,猶如幻化無所有,是名諸佛無礙法」的殊勝境界。

但對於三界中多數眾生而言,因為宇宙在五行生剋的關係中生成,所以身處娑婆的我們,乃至器世間的一切,本來就有它的定律法則,以及正負能量的差異影響。如我常說的,每個人與外在環境,本是互為表裏、福禍相依的,人是小宇宙,外在是大宇宙;人是頭上腳下,乃表「頂天立地」,而畜生多為背脊朝天,乃為「背道而馳」之徵;又佛門右旋卍字,乃順天而行,而納粹左旋的  標誌,不正是逆天行道的象徵嗎?所以在這個五行相生的世界,懂得其中奧妙者,能適度來作一些地理風水的調整,也是有其必要性的。

至於說要如何做,才能不致過猶不及?很多事情,必須去瞭解當事者的認知程度,乃至衡量當事者本身的經濟狀況、行運及一切來做最後的評估,才有辦法去達到一個最圓滿的結果,任何事情都應適可而止、都應以中庸為主,自然也就不會產生一些太迷信,或者完全不信的狀況!

所以這個問題還是回到每個人的自身,如我上述所說的,人的身體就像一個小宇宙,而外在環境就是一個大宇宙,如果明天要與好友去郊遊,但忽逢暴雨而不能成行時,倘若我們的心情會因此而起伏或受影響,那表示我們還是凡夫,還在三界六道當中,那自然要適度重視地理風水問題。如果我們能夠不受影響地面對如此逆境,都能夠放下或轉念,這就是修行較得力者,但並非代表我們就沒有所謂的地理風水的問題(如西方人沒有歷代祖先的觀念,並不代表他們就沒有歷代祖先),乃至因為地理風水所造成的後續影響(如西方人縱有歷代祖先所造成的問題,他們也不會朝這個方向去處理及解決)。

所以這些修行得力者,並非他們可以豁免一切的五行逆緣,如佛陀一樣有滅族及十難之業一樣,只能說當這些問題產生時,這些修行人,較能「遇境不著境」、「隨遇而安」地不去罣礙及執著(這是屬於修行的功夫),抑或有些人根本不會朝這方面去著想(這只能算是無知的程度),所以我曾說「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窮苦與病痛,而是無知與盲從」。

對於一個修行人乃至解脫者而言,他雖然身處在三界當中,但他因為隨時守得住自己的清淨意識及法體,不被外境六塵的一切而扭轉,所以對這些修行得力者而言,他們根本沒有所謂的「地理風水」的問題,這裏所說的「沒有」,並不是說他們沒有地理風水,而是指這些地理風水的問題,對他根本不產生影響,因為他的心是完全可以超越這些「事相」之上的。

正如維摩詰居士的修行典範:「雖處居家,不著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又如中峰明本國師所云:「故諸佛於儼然生滅中,唯見無生,眾生於湛然無生中,唯見生滅。……悟則生滅皆無生,迷則無生皆生滅」。

對於這樣的一個問題,我想一般人寧可信其有,但反而是一些高知識份子或少數宗教團體,會倡導「心好就好」或以「一切無罣礙」的概念來看待。這如同「因果」這件事,不管你相不相信,不管你有沒有信仰,世間的一切,就是有「因果」。或許我們肉眼看不到過去及未來,但卻不能否定這宇宙的真理,就像在遠古科技不發達的狀況下,人們難以相信,除了地球以外,還有其他星球的存在一樣。

同樣地,既然一般人都有地理風水的問題,怎麼可能學佛者或修行人就沒有這個問題呢?所以可見一般人說佛教沒有「地理風水」的問題,那真的是以偏概全及孤陋寡聞的看法,因為我們就是身在五行八卦、陰陽乾坤、不斷生滅的娑婆世界當中,而非身處契入空性、超越對待的淨土界域,學佛人雖說要超越三界,但我們現在就處在三界六道之中,在這樣的界域中,本來就存在著所謂的「五行相生」或者「五行相剋」,甚至所謂的正負能量的一個差異性,所以這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對於這類問題,包括婚喪喜慶是否擇日、公司行號是否慎選等等,我想多數人還是寧可信其有或說從善如流地參考,因為大家還是會畏懼「人有旦夕禍福」之事,所以只要基於不違背常理之下,甚至是站在利多於弊的情況下,順勢擇日選地,亦是情理之事、在所難免,這部份,反而是在佛教中,較多「日日是好日」、「無罣礙」、「平常心」、「心好就好」的論調,實在是一言難盡啊。

就說在台灣啟建寺廟過程,多數的民間宗教,尤其是道廟,還是很重視主殿的座向及中軸線的方位,因為它們多數是由神佛來指示,而非由世間的負責人在作主,佛教這部份剛好相反,因現今佛教多為法師作主,較少有諸佛在背後主事的,而正是這一點,也是我們普濟禪寺,有別於其他寺廟較為殊勝及特別的地方。因為本寺一切大事的決斷,都依止在諸佛的教導下,不違因果、入佛知見地體現於世人面前。

就寺廟的建立是否看地理風水的問題,站在諸佛菩薩無形的角度,只要寺廟落成了,確定諸佛坐鎮了,站在空性的立場,這一切的順逆對諸佛如來而言都不是問題,當然也無需重視人間方位的必要。但是諸佛菩薩大慈大悲,祂個人是不需要,也不影響,但實質在娑婆度生的卻是胞胎的我們,諸佛菩薩為了不讓身處在娑婆「陰陽、乾坤、五行」界域的弟子們,在人生中經歷更多千辛萬苦,甚至減少建寺過程中,因五行相剋而面臨或遭遇到更多的逆境,站在令正法道場源遠流長的立場,諸佛如來還是覺得人世間的我們,是有慎選方位的必要性。

然而一間寺廟的建立,最困難的就屬「靈山寶地」的覓取,尤其像本寺是由諸佛如來為依止及作主的觀音道場,處處無不展現諸佛的密契及神蹟,就說我們位處苗栗的靈山寶地,其平面地形圖竟是一尊觀音坐相的側面圖,這不可思議的神蹟,不正如祖庭浙江省普陀山觀音菩薩最初修練的洛迦山,示現海上臥佛的神蹟一樣嗎?這一切不正是說明「佛選靈山,靈山選佛」的千古佳話嗎?

尤其要作為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東傳及冥陽兩利的總道場,其靈氣與能量那更是要非比尋常。因為如此一座觀音道場,就無形來講,它必須具備天地宇宙正能量之彙集,如此的正法道場是要傳承百年千年的弘化,所以在傳承的過程裏,絕對也是三世諸佛菩薩蒞臨、十方諸天諸仙擁護,甚至是提昇四聖、度化六道群靈,讓他們能夠藉此離苦得樂及超越提昇時,可以依止崇敬的一個道場。

尤其我們綜觀祖庭中國浙江省普陀山千百年來,在一切的興衰過程中,當每一個興起時,絕對都蘊藏著諸佛菩薩應化世間的願心及度眾的使命。所以毘盧觀音佛祖在現階段將諸佛法脈東傳到台灣,在一切的時空因緣點上,絕對有它的必要性及存在性,只是在人生短暫的時間裏,我們或許沒有辦法看到這一切的不可思議。

所以「地理風水」的問題到底有沒有?這已是不爭的事實,只看每個人是否願意納受正知正見的引導,還是堅持己見的自我看法。因為實際上我們就是身處三界五行、陰陽乾坤的一個地球裡,那麼這些問題本來就是會有,我們不能說學佛修行是要超越這一切,而就完全否定這些問題的存在而不去看待,我們反而應該以正知正見來面對、來學習、來圓滿,這才是真正的學佛,千萬不要不明就理地一昧排斥,如此因噎廢食,那真的可惜了。

閱讀更多有關“探究生命之光”

學佛修行一定要吃素嗎?

對於「學佛修行一定要吃素嗎?」的問題,相信老佛教徒一定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及贊成。甚至說這是佛制戒律,其實先撇開吃素與修行的問題,吃素對人體而言本來就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拿錢蓋寺廟而不蓋醫院呢?

這是一般人常會遇到的問題,當然我覺得碰到這樣的提問,絕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的。但如果今天發問的對象,是你有心要度化或者是你的親友

唸經的目的是為什麼?

在《景德傳燈錄》卷四中,禪宗四祖道信大師曾云:「百千法門,同歸方寸,河沙妙德,總在心源」。意思說世間的一切事,全部存乎一心,所以當我們想要唸經

「地理風水」到底重不重要?

這個問題要討論起來,範圍實在太廣了,就一個解脫者來說,其實當他能夠契入整個宇宙的能量,也就沒有因生滅現象而產生所謂的地理風水等問題。

供佛時需不需要以開水供佛呢?

其實對於這個問題,多數的寺廟法師,可能都會認為「供水」如此的行為,只是「表法」之用,水只是一個清澈之意,尤其諸佛菩薩早已成就了佛道,哪需要喝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