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佛真好之蒙佛加被(下)

五、蒙佛加被是普濟禪寺僧信二眾最大的福報

現今寺廟法師因離佛世遙遠,無法感得諸佛降世及與佛對話的大功德,所以只能依循佛弟子結集的經典中,去搜尋佛陀教授當時不同問事者化解方法的蛛絲馬跡,以如此「誦經」的方式,卻是現今佛弟子最可能接近佛陀,與佛相應的不二法門,然而真理法統不變,但因時空的轉變,佛經中所說遠在兩千六百年前印度社會的一切事相方法,對現今的我們而言,或許就會顯得有些距離及格格不入,更重要的是我們因此有可能而錯解如來真實義。

但在普濟禪寺的我們,何其殊勝及大福報,藉由開山祖惠師父及我的因緣,可以在不同因緣點上聆聽本師釋迦牟尼佛的金口妙語,毘盧觀音佛祖的觀音心法及世界各地諸佛如來的大法宣說,所以在毘盧觀音佛祖親臨教授下,我們隨時結集最貼近我們生活模式與習慣的二十一世紀佛經,如同我說「於理,三世諸佛同說此理,自古皆然;於事,十方菩薩觀機逗教,因地制宜」,意思說只要有佛陀住世,不管過去、現在、未來諸佛,祂們所說所教之法,一定同樣是不違因果入佛知見之正法,但因時空不同的差異,祂們因地制宜所教授相上差別的善巧方便,也會隨時空而轉變,所謂「戲法人人會變,各有巧妙不同」罷了。

所以在普濟禪寺,信受的僧信二眾弟子,對本寺主事佛毘盧觀音佛祖所說、所教的一切妙法都是深信不疑的,無論在生前各種障礙劫難的化解,或在生後往生諸佛淨土的依歸,只要你願意,我們都可以完完全全依止在毘盧觀音佛祖的座前及教導,最終不管事相上的成功與否,它一定是了業及圓滿的,因為這一切都是自業所成、功德所聚,當然也都是毘盧觀音佛祖給我們最好的安排,道理很簡單,因為祂就是「諸佛住世」,我們就是「蒙佛加被」。

如此再簡單不過的道理,卻不是現今寺廟團體乃至學佛修行人可以理解的,就像大家都知道佛陀教我們「依法不依人」,但如今我們也都心知肚明地瞭解各寺廟團體多數是「依人而修行」的,故我曾說:「四大名山居中國,不知其人只知佛,現今佛教諸山頭,只知其人不知佛」,其實《金剛經》也開宗明義地說:「見法即見佛」,那麼這個「法」的宣流,如果是由佛主事或由人主導,相信效果會有所差別,你看歷來八宗盛況乃至禪門五家七宗大法,甚至盛極一時的六祖曹溪法門,也都在一代大師圓寂之際,所傳法門相繼消聲匿跡了。

而反觀中國四大名山及台灣百年古廟的行天宮及龍山寺等,這些寺廟因為都是由神佛主事,所以至今歷久不衰或說歷久彌新,這個「依法不依人」,如果確切地說,應該說為「依佛不依人」則更為實際些。而我們由祖庭普陀山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東傳,弘化度眾所啟建的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正符合這樣的說法及宗旨,因為隨時蒙佛加被,我們在一生中乃至生後的一切,都依止在主事佛的教導下,如此一貫統籌的修行,與生活完全不分離,這樣的修行模式,與佛世時是一模一樣的啊!

記得有位某大寺廟的忠心護法信徒,因為身體病痛,輾轉透過信徒而找上了我們,當我們問他,你曾去到你們寺中大殿,求過諸佛菩薩幫忙加持嗎?他不假思索地說:「我身體不好,我都有去找龍山寺的觀音佛祖加持,也有去行天宮請關聖帝君幫我去穢化劫啊!」聽到這段談話,讓我深覺為何毘盧觀音佛祖要法脈東傳,因為現今學佛人真的把生活及修行分開,更重要的是因為現今每個寺廟突顯的就是法師個人的名氣及風範,卻把佛菩薩的實在性認定為「意識形態」了,所以大家只知道某寺廟某法師的某說法,卻忘記了真正有功德力為我們消災化劫的,有可能是坐鎮在大殿中的主事佛啊!

而這樣的理論,可能也只是有緣人才能信受,因為諸佛菩薩住世利生,正如《金山御製梁皇寶懺》所云:「譬如杲日普照眾生,不為無目而隱光明」,所以毘盧觀音佛祖與諸佛菩薩,也只能把握每個足以令眾生離苦得樂或提昇超越的機會,隨緣隨力地度化有緣的蒼生。記得有次娑婆教主釋迦牟尼佛降臨本寺,對惠師父及我開示道:

弟子啊!為師從兩千六百年前在菩提樹下悟道,一生說法度眾無數,乃至弟子們在七葉窟將法作一份結集開始,歷代的高僧大德們也為法忘軀,不斷地將吾所流傳下來的佛法作闡揚,並教導眾生及救度眾生。

然而歷經這麼長久的時間,眾生業垢深重,卻是成就者少,淪墮者多;但是吾不捨任何一個眾生,把握每次眾生可以得度的因緣而示現教導。

除非等到這個地球毀滅,那也代表吾與娑婆度眾的因緣圓滿了,到時侯世界的更新,就是由彌勒佛再來成佛及度眾。

你們的上師毘盧觀音佛祖,也是悲憫還在娑婆淪墮的弟子而法脈東傳,祂希望藉由祂的救度因緣,讓所有這些與祂有緣的弟子,都能夠在今生超越,並回歸到祂的淨土,而免於遭受這個地球即將毀滅的大災難啊。

釋迦牟尼佛的這段開示,真令弟子等的我們汗顏,因為諸佛早就清淨無為,但為了不令弟子在六道沈淪,祂老人家還是「慈悲為懷」,還是不捨眾生、親力親為地來到五濁惡世的娑婆世界救度我們,所以能夠「蒙佛加被」真的是身為佛弟子最大的福報啊!

你看,佛世時,阿難尊者因受到摩登伽女「娑毗迦羅先梵天咒」的大幻術而迷惑,即將破毀戒體之際,佛陀敕令「文殊師利將咒往護」而最終惡咒消滅解救阿難。這過程若非「蒙佛加被」,我們現今的經典何在,還是個大疑惑呢?又在《大寶積經》卷十中談到神通第一的大目連尊者,曾於佛陀靈山會上說法之際,起念「吾欲試知,如來音響,所徹遠近」,於是以神力,去到西方過九十九江河沙等諸佛國土的佛國,其國「有佛世界名光明幡。又其土佛名光明王如來至真等正覺。今現在說法。」藉由該佛教導,大目連尊者深知懺悔自己不應為測佛音深廣而起念至此佛國,然因所耗定力甚多,竟然「身甚勞極,不能復還至其本土」,於是光明王佛就教他,你要至心朝靈山向釋迦牟尼佛稽首作禮,仰仗佛光加被,讓你蒙佛加被回到娑婆本土,否則以你己身之力想要返回娑婆,可能一劫都到不了啊!於是大目犍連尊者一心皈命頂禮靈山會上的釋迦牟尼佛,最後仗佛威德「時目犍連依佛光明。發意之頃,還到此土」,這些都是蒙佛住世,蒙佛加被的最佳典故。

而在大家耳熟能詳的《藥師經》中,阿難尊者對於佛陀所講藥師佛的甚深功德,自己深信不已,而此時釋迦牟尼佛竟對他說:「阿難!此是諸佛甚深所行,難可信解;汝今能受,當知皆是如來威力。阿難!一切聲聞、獨覺,及未登地諸菩薩等,皆悉不能如實信解,唯除一生所繫菩薩」,意思說,當我們對於一個道理或佛法,自以為都能深信瞭解時,其實都是「蒙佛加被」才有的功德力啊!這讓我想起,當我以一個專業美術身份將普濟禪寺的商標設計完成,敬呈毘盧觀音佛祖慈覽時,沒想到菩薩竟然說:

弟子啊!當你為此商標在煩惱的時侯,為師也有朝這方面去考量,你之所以會設計出如此完美的商標圖騰,那真的是為師給你的靈感啊!

為什麼會是這樣子的圖騰呢?雖然說剛好「PJ」代表「普濟」英文字母的縮寫,但是它所示現的,就如同苗栗總本山所示現菩薩側面的圖形,所以它涵蓋的意義是非常的廣,也非常的深遠的。

因為在整個圖形與字體所構成這樣子的能量場,代表著我們普濟禪寺的總本山,是一個涵蓋在三界、整個娑婆世界度眾廣大無垠能量場的呈現。為師也希望我們一步一步地,慢慢地把我們普濟道業完成!

我想在普濟禪寺「蒙佛加被」的案例,真的是數也數不清,單就我個人就有五次生死大劫,蒙佛加被而倖免於難的故事,包括太歲年間翻車兩圈半毫髮無傷,五人小車摔入二十米竹林裡,龍天盡責全車無恙,大陸莆田車門夾手,龍天衛護無痛無傷等等,甚至本寺四樓因電線老舊走火,而產生成住壞空本來就要付之一炬的火災,但在「蒙佛加被」的情況下,對於宇宙大自然的定律,諸佛菩薩不會去刻意改變,但是卻可以去轉換時間,而讓空間所產生的有形傷害降到最低的影響。所以諸佛以其神威挪移時空因緣,雖然最終發生了火災,但只以「花錢消災」的方式,來免卻人員的傷亡,這才是真正的諸佛降世,所要宣說入佛知見的無上心法啊!

因為諸佛的神威,我們就可以免除一切世間有形的障礙,讓我們「不花分毫金錢」、讓我們「不費吹灰之力」,就可以一生無虞、平安終老,這樣的說法及因果,可能有違宇宙真理,可能容易入魔邪說,否則釋迦牟尼佛大可以其神通免除被滅族的悲劇,而我們也可藉由毘盧觀音佛祖的神威而沒有火災、甚至達到長生不老的狀況,有時想想,現今修行人雖然有善根因緣學佛甚至出家修道,也在各寺廟法師的講說下,做了不少福報功德,但若未「蒙佛加被」及教導,我們所做可能都是「有漏善的福報」罷了,所以像本寺由佛主事的濟世度生,既不違因果又能入佛知見的消災化劫,這真是萬無一失的保障與修行,正如《法華經》所云:「如來是諸法之王。若有所說皆不虛也。於一切法以智方便而演說之。其所說法。皆悉到於一切智地。」我想本寺具足如此「蒙佛加被」之不可思議,還真是全台佛教寺廟中少有的殊勝功德啊!

然而只要信心具足者,人生再大的劫難障礙,都有辦法「蒙佛加被」而重業輕受的,像本寺護法信徒曾遭逢重大社會官司,在六年的努力及「蒙佛加被」下,最終竟可化險為夷、獲判緩刑,但一般而言,檢察官勢必不服判決處置,而於收受判決時,在十日內提起上訴,但因信眾長期以來所累積的福報功德,再加上最終所做的功德及佛威所致,最終檢察官竟出乎意料地未提起上訴,而讓全案定讞確定。

另外,亦有信徒與妻子爭取獨子監護權,在對方持續以小孩可能因此「學佛出家」的話題攻訐男方造成法官認同時,在如此情勢不利的狀況下,男方家人藉由對菩薩的信受及作足一切的功德,竟然感得有良知的法官告知女方「學佛不是壞事、出家要有福報」如此難得一見的說法,最終竟也贏得這場官司,而且還破天荒得到「單獨監護權」的保障。

所以坊間常說「千金難買早知道」,但在本寺因有佛主事、蒙佛加持,只要信心具足者,都可以感受到「薄銀卻能災障消」的大功德。或許本寺因主事佛以佛格住世,故能感得「一佛出世,千佛護持」的特殊際遇,從台北開基普濟禪寺的兩百五十二尊菩薩,包括到未來總本山大圓通殿萬尊毘盧觀音佛祖,祂們都是追隨毘盧觀音佛祖一起法脈東傳來台度眾的諸佛菩薩,當然我們還將與娑婆世界因緣最深的四大菩薩觀音、地藏、文殊、普賢菩薩的法脈香灰迎請回台,祂們未來在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也將協助毘盧觀音佛祖完成普濟大業的宏願,甚至當初去山西五台山迎取文殊菩薩法脈,在五台山最初的顯通寺參拜時,大殿中主事的釋迦牟尼佛竟也主動要求我們,可以恭迎祂的香灰法脈回台,祂也要助我們一臂之力。

而我們亦曾恭迎山西五台最富盛名及香火的「廣濟五龍王」法脈香灰回台供奉,當初我們為了覓得總本山而至五台山北台山上還願,由於雲霧密佈、狂風不斷,還願之龍船供品等,根本無法點燃,而最終在大家誠心之下,在場朝聖團員皆見天空前後透出兩道白光,不可思議地點燃所有供品,而回台後我們啟建了一場建寺法會,當天晴空萬里,但法會開始竟雷雨交加、閃電大作,但十分鐘後就馬上風平浪靜、一片晴空,後來得知,這就是豪邁性格的五龍王爺,對毘盧觀音佛祖的護持及神威所致。

又如藥師佛感於菩薩度眾的悲願,從琉璃佛國以「無中生有」的方式天降「藥師甘露丸」以作本寺的鎮寺加持之寶,至於其他在全台各寺因景仰毘盧觀音佛祖的威德,而願意發心追隨護持者更是難以估計,甚至有些樹神也發心作我們總本山的龍天護法;而或許福報不足投生畜生道者,牠也願意以其身護佑著總本山。

當然觀音菩薩本身示現化人救度信徒的案例更是歷歷在目、不勝枚舉,而最令人感到震撼及激動的,是在民國一○五年三月十二日,有位護法信徒為在觀音淨土的父親,啟建一場提昇法界的宴客三時繫念法會,法會圓滿後見其父身形約有兩人之大,身著金黃盔甲,經由擲筊得知,其父具足榮幸與功德力,將上任入到我們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未來天王殿中的韋馱菩薩金身裏永享香火供養,原因有二:一者是其父多生累劫曾是韋馱菩薩的弟子,二者其父生前曾任國中教師,所教即是「公民與道德」,這與韋馱菩薩職責是督促寺內修行人的作息及精進的任務不謀而合,這樣的一件故事,真是世間少有,更是令人感動的公案,所以毘盧觀音佛祖曾開金口云:

將來在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陸陸續續會有多生累劫具有如此因緣的信眾乃至親人,只要他們功德力具足,那麼他們都有可能上任諸佛菩薩金身職務,作為護持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無形的龍天或菩薩的階位。

我想這就是「一佛出世,千佛護持」最好的佐證了,毘盧觀音佛祖大發慈悲,雖然法脈東傳,但早已為弟子們安排妥當,例如在民國八十八年,祖庭大菩薩將此法脈交由惠師父帶回台灣之際,也在當下安排好我們總本山最初水源地的地主黃先生於當年買下水源地,而在十二年後再賣給我們作永久水源之用;又像台北開基的普濟禪寺,當初也是請惠師父作設計裝潢的朋友先行購置,而本作投資之用的陳先生,因業務忙碌竟忘了新買的這棟房子,半年後當他想起此事重新粉刷準備賣出時,也在因緣巧合具足的情況下成為我們開基的道場,而這個開基道場的前景,竟與祖庭普陀山普濟禪寺的前景一樣有橋有水,是水、陸、空三者兼具的景緻,所以有時想想「人定勝天」是不可能的,世間一切的不可思議絕非人為,而是在時空因緣具足的前提下水到渠成的。

再說毘盧觀音佛祖因擔心兩位開山弟子不善募款與化緣的能力,故在法脈東傳之初即請龍女菩薩先行教授惠師父最初的燒化功德,一來實際度化受苦的冥界有情,二來也一點一滴的累積我們的建寺資糧,而在「蒙佛加被」的情況下,我們在兩年內就找到苗栗大湖總本山的靈山寶地,尤其全山地籍圖恰似觀音菩薩的側面圖,而整個大湖及汶水亦正是一個大觀音地形,總本山如此大小觀音地形的神蹟,與祖庭洛迦山橫躺在海面上的「臥佛觀音」,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誠如毘盧觀音佛祖所言:「弟子啊!一座千百年的觀音道場,豈可不示現一些神蹟呢!」

而毘盧觀音佛祖為讓弟子無建寺壓力的方法還不止於此,祂老人家精挑細選,從三十多位具有傳統寺廟建築合格的建築師中,百中選一的以「能力至上」、「不以利字當頭」及「與菩薩有緣」的三大前提下選中了黃設計師,而這麼多年來他正如菩薩所云的優點,尤其他更把建設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的建寺大業當成自己一生的代表作,而且絞盡腦汁以最少的金錢,為我們建設最莊嚴的寺廟建築,由於他的發心讓我們少了三分之一的建築費用,其實另類思考,這不也就等於我們多具足了三分之一的建寺基金嗎?這都是毘盧觀音佛祖的用心良苦及巧思安排啊!

又如當我們苦無難尋,得以書寫總本山各殿堂匾額之書法家時,竟在湊巧的因緣下,找到了八十多歲習字一甲的鄭老師,他將終其一生的墨寶,盡數地奉獻於普濟禪寺,讓本寺更增添豐富的文化內涵;又有無相布施的尤董,一心一意地為著普濟大業供養並贈予各類佛像寶物;再有護法林師姐敬獻價值連城上百顆珍貴天珠,另有黃先生發心本寺至關重要的公共工程,包括一路來用心盡力為我們開發請照的吳技師及林建築師,雕塑與泥塑佛像金身的葉老闆及王居士,當然最重要的還是這十年來一心護持普濟大業,不離不棄且一心皈命的忠心護法信徒等,這一切真的是「有佛真好」,真的是「蒙佛加被」啊!

我想普濟禪寺的一切絕非偶然,雖然在這所有的一切,在無形當中,毘盧觀音佛祖早已作了妥善的安排,但還是需要僧信二眾弟子在人事上做種種的努力,等待所有的因緣具足,它方可成局!

兩千六百年前,佛陀在楞嚴會上,由文殊菩薩揀選了觀音耳根圓通之法,作為末法眾生最適合修行之法,如文殊師利菩薩向釋迦牟尼佛稟告云:「大眾及阿難。旋汝倒聞機。反聞聞自性。性成無上道。圓通實如是。此是微塵佛。一路涅槃門。過去諸如來。斯門已成就。現在諸菩薩。今各入圓明。未來修學人。當依如是法。我亦從中證。非唯觀世音。誠如佛世尊。詢我諸方便。以救諸末劫。求出世間人。成就涅槃心。觀世音為最。……於此門無惑。方便易成就。堪以教阿難。及末劫沈淪。」

如此由佛陀欽點適合末法我們修行的「觀音心法」,及由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東傳所開闢的「觀音淨土」,這樣一路涅槃成佛之門,真的再清楚也不過了,只可惜歷來弘傳「觀音返聞心法」者屈指可數,大家也就慢慢忽略了這個由佛陀親自指名適合末法眾生修行的法門了。

而如今適逢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東傳大駕光臨娑婆之際,我們有因緣重啟佛陀盛世之光,而如此殊勝功德,其實只要你相信,你也可以感同身受,你也可以同霑法益,但在末法的我們,對於如此大法的宣揚,實在難以讓現下慣以「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的修行人信受,這也不禁讓人憶起佛陀最初成道時,因觀娑婆眾生的因緣而不願說法的場景,又佛陀晚年為聖弟子宣說淨土法門的殊勝,卻認為此諸佛妙法,對五濁惡世的眾生乃至追隨祂修行的聖弟子而言,還真是「難信之法」啊!對此,我們真的心有戚戚焉、感同身受啊!

曾經有個精進稱念「觀世音菩薩」的修行人,晚上做了個夢,夢見從小到大點點滴滴的景象,而每個過程都在沙灘上留下了腳印,由於深信觀音菩薩的力量,所以沙灘上都有兩對腳印,一對是他的,另一對則是觀世音菩薩的。當最後一幕劃過之後,他再回頭看著沙灘上的腳印,卻發現有好幾次,沙灘上都只有一對腳印而已,而且那都是他生命中最低潮,最難過的時候。

他很困惑的問著觀音菩薩:「你答應過我的,說你會尋聲救苦,一旦我誓願追隨你,你就會一直走在我身邊護持我,但是為什麼在我生命中最難受、最痛苦的時候,沙灘上卻只有一對腳印,你卻捨我而去呢?」

這時觀音菩薩以慈母護子的眼光看著他,並以柔和的語調回答年輕人說:「我是答應要憶念你、護持你,而且我永遠都不曾離開你,你要知道啊!在你人生最困難、最痛苦的時候,你看到沙灘上那唯一的腳印,那是我背著你在走路的啊」!

人生在世,如果真的能夠感得諸佛菩薩或龍天隨側,那真是莫大的福報與榮幸,尤其在普濟禪寺只要你能深具信心、依教奉行,而且更重要的是能夠持之以恆,如此除了以上的福澤外,我們更可在今生就可以回歸到修行人夢寐以求的諸佛淨土去修行,這真是人間的一大樂事及最重要的事情啊!

六、持之以恆才能感受普濟禪寺的殊勝

在《大方廣佛華嚴經‧梵行品》中云:「初發心時,即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大家自忖,誰發心學佛修道沒有發願呢?但為何我們至今輪迴三界六道不能解脫,其實說坦白一點,就是我們無法「持之以恆」堅持到最後。諸佛菩薩與六道眾生最大的差別,就在於當祂發起一念之善,祂勢必擇善固執、持之以恆地朝目標邁進,而眾生可能隨時發願,但又隨時改變或忘卻所願,甚至反造惡業、詆毀三寶,縱有修為,多為「露水道心」,最終還是「功虧一簣」,所以古人說「菩提心易發,恆長心難持」,其實修行不要怕辛苦,更不要怕路遠,要怕的是我們念頭知見不明、內心離道太遠。

尤其在毘盧觀音佛祖的慈心悲願下,所啟建千古未有、殊勝難得的「觀音淨土」,在這十年來,純就單一亡者投生者,即達上百人之多,更遑論因本寺眾姓法會乃至其他法會功德,而皈依或投生在毘盧觀音佛祖座下或回歸觀音淨土者更是成千上萬、不可計數。所以普濟禪寺的殊勝,就像我的首本書名一樣「不說你不知道」,它不是你以外相的大小、人數的多寡來論定的,它是為了度化真正有心修行並發願回歸諸佛淨土者而設立的道場。誠如現今淨宗大德淨空老和尚所云:

道場的興旺,實在講不是人多,不是香火盛,是問你這個道場開悟的有幾個,有多少?證果的有多少?往生的有多少?這是道場的興旺。這就是我們講的形式與實質,我們要講求實質,不能講求形式。

老和尚又說:道場不在大,同修人數不在多,在各個有成就,各個都能看破,各個都能放下,將來各個都能往生,這是成就,這是如法的道場。

然而普濟禪寺的我們,畢生即是致力於此的修行方針而努力。尤其「往生」這個宇宙奧祕的大課題,不是現今學佛人所想的那麼簡單及容易,如學佛人最常說「不是一念到十念,一日到七日」就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嗎?但我們可能忽略了佛經重點要我們達到「執持名號,一心不亂」,「是人終時,心不顛倒」,甚至「不可以少善根福德因緣」才能得生彼國啊!

對於這個話題,現今佛教界充斥著太多「似是而非」的說法,這也是毘盧觀音佛祖為何千里迢迢來台法脈東傳的原因之一,因為現今學佛人還是喜歡聽「好話」,但不一定要聽「真話」,就如同我常說的,修行人常掛在嘴邊的「深信因果」,其實不然,因為我們只相信自己可以接受的因果,尤其是這些因果多數於己是「利多於弊」的時侯,然而若是因果於己不利者,通常人們都不願相信或選擇淡忘,乃至斥為邪說抑或半信半疑。

所以當有人告訴你,你的家人往生時,就會到天上作快樂的天使;或者你的家人因為助念功德,就去了西方極樂世界;或者亡者面帶微笑,就等同往生善趣;乃至今生燒出舍利子,就代表往生淨土等等,我想這些都是「好話」,但不一定是「真話」,因為真話通常是「忠言逆耳」的,我不是說以上的狀況就一定不會產生,只是就比例,就經驗,就常理的可能性不高,因為往生這個大問題,絕非往生前的些許功德乃至三言兩語可以道盡,往生淨土或善趣與否,還關乎:

第一、此人多生累劫的修行知見及功德(這就是隨習);第二、端看此人現世當中的善惡業果及修為(這就是隨重);第三、端看此人臨終佛事的圓滿與否及心念(這就是隨念)。絕不可能因為家屬做了些許功德,亡者就能得生善趣或往生淨土,那就不會有《地藏經》中,光目女救母的故事了,經云:

復於過去無量阿僧祇劫,有佛出世,名清淨蓮華目如來,其佛壽命四十劫。像法之中,有一羅漢,福度眾生。因次教化,遇一女人,字曰光目,設食供養。羅漢問之:「欲願何等?」光目答言:「我以母亡之日,資福救拔,未知我母生處何趣?」羅漢愍之,為入定觀,見光目女母墮在惡趣,受極大苦。羅漢問光目言:「汝母在生做何行業?今在惡趣受極大苦。」

你看光目女一樣「資福救拔」,也就是幫她的母親作了功德,但依舊不知其母生處,我想一個孝女為母親所做的一切功德,應該勝過於現在多數人,皆以最快速、最簡單、最省錢的方式來超度我們的家人,那為何光目女為母親所做的往生功德,還不足以令母親離苦得樂呢?可見每個人的業力不同,可見不是些許功德就能得生善趣。

然而縱使光目女的母親生前喜歡「食噉魚鱉之屬,所食魚鱉,多食其子」,如此的愛好美食的習性,不正是現代人的生活樂趣及享受嗎?又其母「以殺害毀罵二業受報」,現今之人誰無恣意撲殺蚊蠅蟲蟻,更不用說稍不如意、便懷瞋恨之惡習,可見光目女的母親,也絕非什麼殺父弒母、五逆重罪、十惡不赦之人,她也只是一個再平凡不過的平凡人,她的所作所為與現今世俗之人幾乎無異,而因為光目女的極度孝心,為其母臨終盡心的超荐,其母尚在惡趣,何況現今之人,為其家人臨終佛事功德一律以錢的多寡、耗時長短、儀式繁簡、寺廟名氣作為考量,所以只要花錢少的,不浪費時間的,儀式簡單的,寺廟名氣大的,就是絕佳的選擇,若用如此好逸惡勞的心態及功德,亡者又怎麼可能輕易得生善趣呢?所以我才說現在人「只喜歡聽好話,不喜歡聽真話」,這部份真是有理說不清啊!

尤其是光目女在母親往生之際「資福救拔,未知我母生處何趣」的問題,更是讓「往生」這個話題增添神秘與疑惑的所在,我想綜觀有史以來,大家對這個「亡者生處」,始終是處在百思不解或各說各話、懵懂無知的情況下,然而在我們普濟禪寺建寺之初,因為惠師父的慈悲,更因為「蒙佛加被」的福澤,我們卻可以輕而易舉、客觀明瞭地從擲筊過程裏,知道我們親人身處何處,更可藉由惠師父的慈悲定力,了知亡者的想法、說法及外貌,我想這是全天下的孝子賢孫最想知道卻又千古難尋的答案,尤其全球少有像我們一樣敢以擲筊方式來讓大眾知道亡者生處,因為這樣「一翻兩瞪眼」的結果,如若不是普濟禪寺在無形背後有一尊強而有力、神威廣大的諸佛如來在作主,豈不是隨時自砸招牌、自討苦吃嗎?

所以我們都要以身為普濟禪寺的僧信二眾弟子為榮,尤其在普濟禪寺有如佛陀在世般的殊勝與難得,讓人覺得在此學習真的是得天獨厚,如同天之驕子的待遇,因為無論是生前的煩惱習氣或個人的消災化劫,乃至往生淨土的依歸,普濟禪寺都提供了一條再明確、再清楚不過的路徑與方法。然而如此「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福澤,只要你願意「信受奉行」,只要你願意「持之以恆」,你一樣可以同霑法益、與有榮焉。

而所謂的「信受奉行」,就是不管別人怎麼說,甚至對我們所作有所意見及批評時,我們都是微笑以對或不與之相應,我們要學習菩薩的「慈悲為懷」,絕對不可以惡制惡、以暴制暴,我們一樣做我們平時該做的燒化功德,因緣具足時一樣擲筊請示菩薩,該要啟建法會時我們照作無誤,因為佛法所有的功德,本來就是源自信心的具足,否則《華嚴經》為何說「信為道源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根」,又《大智度論》云:「佛法大海,信為能入,智為能度」啊!這是本寺度眾不變的方針,也唯有如此才能真正攝受有心修行學佛之人啊!

你看淨土宗初祖東晉慧遠大師,他大力弘揚西方淨土念佛法門,一時蔚為風範,緇素風起雲湧,但當他在廬山東林寺組織白蓮社,要大家把握殊勝機緣,發心放下,剋期取證,念佛往生時,也只有慧永、慧持和劉遺民、雷次宗等一百二十三位緇素追隨,其中較有所成的也只有十八人,所謂「白蓮社十八賢」。

所以普濟禪寺所度化的有緣人及數量,有如金字塔頂端的精髓與稀有,而本寺法會的專業與殊勝,更等同進入精品店所購的精品,讓人覺得物超所值、不虛此行。當然或許常人乍看之下,會覺得本寺度眾門檻太高,但是「不經一番寒徹骨,哪得梅花撲鼻香」,人生本來就不會雙贏,因為「不捨色身,如何成就法身」呢?

其實不只本寺是如此,就連佛陀祂老人家度眾或說法時,還是有對象的分別差異,在《雜阿含經》卷第三十二(九一五經)中,佛陀只對自己的僧眾弟子說無上妙法,也對在家護法說了一些人天福報之法,但對外道凡夫卻說不同的世間法,這就是佛法的殊勝及分別,不是對任何人都可以廣說無礙的,所以才說「佛度有緣人」。

相對地,普濟禪寺的殊勝法義,也不是一般人可以聆聽納受的,除非你是真正想要深入修持,願意身口意依教奉行者,否則這些觀音大法,還不是任何學佛人可以聽受的,如同佛陀最初將最純正的如來華嚴大法廣宣於世,沒想到聖弟子如舍利弗尊者等竟無法納受,迫使佛陀只能短短講說二十一天的如來大法後,馬上再講回一般聲聞弟子較能接受的固定傳統修行,或說照表操課的生活規約為主之阿含經教。

又像佛陀晚年宣說匯歸一乘之法華成佛大法,開講時就大放光明、大地震動,種種感應神蹟示現,讓彌勒菩薩等眾都大感驚呼,於是文殊師利菩薩就對大眾說:「善男子等。如我惟忖。今佛世尊。欲說大法。雨大法雨。吹大法螺。擊大法鼓。演大法義。諸善男子。我於過去諸佛曾見此瑞。放斯光已即說大法。是故當知。今佛現光亦復如是。欲令眾生咸得聞知一切世間難信之法。故現斯瑞」。

然而在如此殊勝大法正當開演之際,沒想到此時與佛陀修行多年的五千比丘、比丘尼等,竟起身禮佛退席了,而佛陀也沒有制止及挽留,等他們離席後,佛陀還說:「我今此眾無復枝葉。純有貞實。舍利弗。如是增上慢人。退亦佳矣」。意思說,真正的如來大法,不是一般聲聞弟子乃至凡夫俗子可以聽受的,在如來大法正式開演之際,也正是實修聽眾去蕪存菁之時。其實現今台灣台北普濟禪寺,藉由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東傳來台之初,這十年來上百件的神蹟感應及無數正法的宣揚,不正如同佛陀靈山會上放光感應及演說妙法的現代版嗎?

所以如果想要納受本寺如來大法,除了你是真正想離苦得樂提昇超越,而願意盡形壽將身口意託付毘盧觀音佛祖者外,更重要的,還要持之以恆的聽受本寺所開設的佛學班,因為佛弟子沒有辦法聞思修,又如何能契入三摩地呢?如果修行人不以生死大事為要,不以解脫放下為樂,以為學佛修行一樣可以吃喝玩樂,一樣與家人可以難分難捨,如此修為最終或許可以得生天界,但一定不可能回歸淨土的,如果修行這麼輕鬆簡單就可達成願望,那麼釋迦牟尼佛何必捨棄王位,割愛辭親去修行,佛陀何需六年苦行去體驗呢?

所以普濟禪寺的殊勝及不可思議的功德,絕對不是初來乍到者,單從寺廟外相的大小得以窺見及看清的,如果你沒有深入及學習,你如何又能以凡夫的肉眼來看清諸佛淨土的莊嚴呢?所以在《金剛經》中,須菩提對佛陀說:「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不應以三十二相觀如來。爾時,世尊而說偈言: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

同樣地,一般人來到普濟禪寺,或許你藉由窗外的美景,會讚嘆諸佛的神威,或者你藉由本寺有聲、無聲書籍中,依稀可見諸佛的不可思議,抑或你是經由問事解惑得到圓滿解決者,你可能也會感恩諸佛的救度,但遠不及你是真正信受奉行及深入學習者,你可以藉由與佛對話的生命力及臨場感,得到諸佛的教誨與讚嘆,那種親承佛炙的感動,絕對讓你永生難忘。

所以不管你是什麼因緣進來普濟禪寺,你與毘盧觀音佛祖有何因緣,更不管你作了多大的功德,其實最重要的還是你要能「持之以恆」到人生的終點,那麼相信你在這長時間的學習,無論生前消災化劫的功德,乃至見證建寺大業的水到渠成,抑或臨終往生佛事的圓滿等等,相信你自然可以回歸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東傳所開闢的這觀音淨土的大佛國裏,如此殊勝的功德,除了持之以恆的學習外,我想最大的功德還是「蒙佛加被」所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