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要神通威德力

神識修智到達通,能到相狀轉境風,道神依報妖五種,正見應化主人翁。

《普門十要》的第七要,我們要談的問題是,什麼才是真正 的「神通」?偈云「神識修智到達通,能到相狀轉境風,道神依報妖五種,正見應化主人翁」。

在《普門品》的經文裏,講到許多觀世音菩薩威神自在的神 通力,例如經文所說「設入大火,火不能燒。由是菩薩威神力 故……觀世音菩薩摩訶薩,威神之力,巍巍如是……觀世音菩 薩,有如是等大威神力多所饒益。……觀音妙智力,能救世間苦, 具足神通力,廣修智方便」等等!

有關這個「神通」的問題,到底是什麼意思呢?一般人只要 一談到「神通」,第一個印象就會說「佛教是不講神通的」?其實這是不圓滿的說法,為什麼?我們想想釋迦牟尼佛有沒有神 通?佛陀的弟子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大迦葉尊者有沒有神 通呢?我相信這個答案一定是肯定的!可見「神通」並非不好。 如同「金錢」本身沒有好壞之分一樣,大乘行者視金錢為「淨財」, 但聲聞乘者有的則視之為「毒蛇」,重點及問題不在於「金錢」 本身,而是將金錢用在何處?同樣的「神通」也是如此!神通沒 有好與不好的問題,神通其實只是修行者因修行到某種境界時, 塵盡光生後的一種現象,它只是修行過程中的一種附屬品,重點 在於,我們應該如何正見地運用「神通」,從事利生度眾的事業, 而非一昧地排斥神通,這才是根本的問題!

我們縱觀歷來高僧大德,以神通度化弘法者比比皆是,在《梁 皇寶懺》法本裏曾說:「馬鳴菩薩,誓願以神通度化眾生」,甚 至西晉的佛圖澄大師,也是以神通度化當時的帝王石勒與石虎、 東晉的鳩摩羅什也有吞針及火化後舌頭不爛的神通示現,而禪宗 初祖菩提達摩的神通事蹟更是令人嘆為觀止,所以我們應該對神 通有個更正確的認知才是!

至於「神通」這兩個字,到底應該怎麼解釋,才是正確的呢? 坊間我們所知「神通」的詮釋,不外乎「此乃超自然的能力」、 「諸佛所具之力」,或「神是神奇、神妙;通是無礙、自在」之 意,然而卻少有人將這兩個字,正確連貫地詮釋出來,所以在此 我們採用永明延壽大師所著《宗鏡錄》卷四中所云「神通」的定 義來說明,《宗鏡錄》云: 夫神中有智,智中有通。通有五種,智有三種,何為五種通?

什麼是「夫神中有智,智中有通」的意思呢?其實這短短的 幾個字,已經將「神通」很簡要,並正確地闡明,這句話該怎樣 解釋呢?

所謂的「神」,指的是任何的一個神識(或靈識),他透過一 個修行的過程,可以達到神識凝聚的能力,及能夠了知空性的境 界,在這狀況下,他的「神識」也慢慢進入了他原本的智慧源中, 也因為如此,他慢慢地也能了知到宇宙間一切現象的變化,所以 他的「神」識就到達了「通」(通暢、通徹,或說接上了)與宇 宙之間息息相關的那訊息,所以叫「神通」! 所以這句「神中有智,智中有通」,就是「神識修智到達通」或說「神通」的正解。

然而在佛教向來的說法,一般習慣將神通分為神足通、天眼 通、天耳通、他心通及宿命通等五神通,若加上漏盡通,就是佛 教所言的「六神通」。當然也有人將六神通中的「神足通」,特 指為「神通」的象徵與代表。而據《大智度論》卷五或卷二十八 所載,「神足通」有分三種:

這部份指的就是,我們傳統認知「神足通」,能夠飛行自在的能力。

所謂的「相狀」,是指眾生外相的形狀,這是指具足「神足通」的聖者,祂可以隨心所欲的改變祂的外相,去各種地方度化 衪想度化的眾生,如觀世音菩薩祂可以隨心所欲變化成另一個, 祂所想要適合來度眾的一個外相,來做祂度眾的事業!誠如《普門品》所言「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一樣。

對於觀世音菩薩示現的種種神蹟,在我們台北普濟禪寺的這四年來,也是不勝枚舉,後面我就以圖片作概略的說明

這是專指諸佛如來才能證得的神通,所謂的「轉變外界的對 境」,是說當風雨不調或災難降臨時,衪有足夠的能力,可以風 調雨順,並且具有消災免難的意思,簡單地說,有此能力者,他 可以改變外境及自然界的一切變化!

由於神足通具有這個能到(即飛行自在)、相狀(即應以何身得度,即現何身說法)、轉境風(即改變大自然)的種種能力,所以我們偈語的第二句,就以神足通的三個重點,名為「能到相狀轉境風」。

至於永明延壽大師所著《宗鏡錄》卷四中所說:夫神中有智,智中有通。通有五種,智有三種,何為五種通?

這五種通即道通、神通、依通、報通、妖通。這五通除了道通及神通才是真正因修行而證得的,其餘的依通、報通及妖通,嚴格說,都不算是「神通」(因修行而證得)的範圍。

接著我們談談五通的重點

《宗鏡錄》云: 一曰道通:何謂道通?無心應物,緣化萬有,水月空華,影像無主,此謂道通。

我們要知道,宇宙的一切道理,均不離開「道」!如果一個 修行者他能夠真正地悟入「道」的精髓,那他便可明白「自、他 本是無二無別的道理」,當他悟到此甚深真理時,他自然而然會 明白,自心與所有一切的外境,本是無二無別的!所以他能夠以 「沒有任何的執著、分別,去應一切的萬物萬相」(即無心應 物),也因為無心(猶如真空),所以他能變現所有的一切(猶如 妙有)!就是「緣化萬有」,所謂的「萬有」,就是包涵宇宙所 有的一切有,叫作「萬有」!

又站在佛教的立場,世間的一切宛如水中的月影,以及空中的花一樣的虛幻,故云「水月空華」,而「影像無主」也是同樣的意思,是指所有的一切形象,包括四大假合的人及一切色,它都是沒有一個主體(主宰)的,只因一切因緣和合而生,因緣和合而滅的,故云「影像無主」。

這個「道通」是終極圓滿證悟者,如諸佛如來方能證得,這道通不專指佛教修行者才能證得,只要你能達到「無心應物,緣化萬有」的程度,包括儒教、道教等各宗教人士皆可證得。

《宗鏡錄》云: 二曰神通,何謂神通?靜心照物,宿命記持,種種分別,皆隨定力,此謂神通。

這是專指修行者因修禪定而證得之神通,如釋迦牟尼佛及其弟子舍利弗尊者、目犍連尊者及歷代祖師及高僧大德等。證得真正「神通」的重點,在於因修習禪定,而得到透徹宇宙萬物諸事的能力,所以說「靜心照物」,因為契入空性,所以能夠了知三世宇宙諸事,並且憶持不忘,故云「宿命記持」。

又證得此通者,主權在己,欲諦觀或想入定時,這些種種,非外力所加,非神佛之力所告知,一切都由自己定力所展現、所控制,所以說「種種分別,皆隨定力」。

《宗鏡錄》云: 三曰依通,何謂依通?約法而知,緣身而用,乘符往來,藥餌靈變,此謂依通。

這個通力就是屬於依靠「法術」、「符咒」等方面的神通, 所謂的「法術」: 其實「法」是一個名詞,「術」是一個動詞,「法術」的意思 是指做所有一切的數(天文地理類)術(法術類)的方法(法), 名為「法術」!這兩個字是不能分開的!

所以這依通者,是以法術而了知諸事的,故說「約法而知」, 什麼叫「緣身而用」?這種通力是以自己的身體為媒介來運用的,如隱身術者或有養小鬼的,都是「緣身而用」;再則有些旁門左道、奇門遁甲或民間宗教者,是依靠符咒而來行事或害人的,名為「乘符往來」,至於「藥餌靈變」,是指以藥為引,令人精神錯亂或迷失自己的法術運用。如佛經中阿難尊者被摩登伽女以婆羅門咒術昏迷神識一樣,其實像在泰國、雲南一帶,還存有類似降頭、蠱毒的狀況,這也算是「藥餌靈變」的一類。

而此類通力因為是依靠外力,如法術、符咒、藥餌等等而達到目的的,名曰「依通」;又這類的通力,包括依通、報通、妖通等,它們都是以外力媒介來行事,都不是以自己神識修行而證得的通力,故不算神通的範疇,最多只是具有「通力」的人士。

《宗鏡錄》云: 四曰報通:何為報通?鬼神逆知,諸天變化,中陰了生,神 龍隱變,此謂報通。 

「報通」,顧名思義即是屬於業報所感之神通,包括乩童、陰陽眼或特異功能,乃至天界諸天或冥界鬼神及中陰眾生等之通力。至於報通所談的「鬼神逆知」,是指冥界之眾生曰「鬼」,冥界之官職曰「神」,然而無論鬼道或神職,他們具有了知諸事的能力,不是藉由修行而感得的正知,而是因為業報所趨,該道眾生本具之通力,故云「逆知」。

既是業報所感之通力,無論是冥界眾生乃至諸天護法亦是如此,他們都具有變化多端的能力,故說「諸天變化」及「神龍隱變」。至於「中陰了生」,因為中陰身眾生所具之通力,只有在四十九天的期限中才有的通力,然而此通力,也只是具足沒有色礙(身體)而較輕盈的狀況,但就多數亡者執著深重的習氣,亦不可能飛行自在的。

記得在兩年前,有位信徒透過很多管道,知道信奉基督教的公公,雖然往生二十多年,但都還沒投生善道,而且留在家中,故想來普濟禪寺作些功德,所以和女兒來寺先幫公公燒化一艘龍船,並在燒化時用念頭告知公公,如果有收到這些功德,或有什麼需要時,可以託夢給自己或孫女。

沒想到晚上時,孫女真的夢到了爺爺,爺爺清楚地對她說了 一句話:「普濟禪寺怎麼那麼遠呢?」其實這句話,就足以讓家 人深信不疑了,因為第一、公公終身信奉基督教,不曾去過寺廟, 也沒來過普濟禪寺,他能講「普濟禪寺怎麼那麼遠呢?」表示公公真的親自來普濟禪寺領受功德了;第二,因為公公家住新店,普濟禪寺在松山區,的確有段距離,而且公公生前是小兒麻痺,所以距離就更遠了。

第三更是重點,雖然公公往生多年,但因執著深厚,所以尚 留在自己仍是小兒麻痺,行動不便的狀況。(其實多數眾生都是 如此,不然佛陀為何悟道的第一句說「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所以縱使是中陰身的眾生,乃至往生多年的冥界眾生,只要執著深重的,都不可能是飛行自在的。

尤其中陰身眾生,亦不能通過佛陀講法的金剛座及世間所有 的一切母胎,尤其有些人有種錯誤的觀念,以為中陰身眾生就了 知一切,或神通自在,如果真是如此,我們何必那麼辛苦地修行 呢?因為死後不就一切神通自在了?可見大家對於中陰身的狀況不甚瞭解,其實中陰眾生的狀況,如寶誌禪師等在水陸儀軌中所云「識雖聰利,性只昏蒙」的情形。

因為中陰身眾生不是到達證悟的境界,他只是停留在中陰的狀態,所以他的一切,都還是由他的靈識在主宰一切,因為這個 靈識已經脫離肉體,所以一定比他擁有肉體時來得聰利,故說「識雖聰利」;但是他的真性、本性、佛性,還是蒙蔽在他自我的意 識裏,並沒有顯現出來!所以說「性只昏蒙」。

所以中陰身眾生,亦屬「報通」的部份。另外雖然很多的龍 天護法,祂們本具之通力是「報通」外,只要祂們持續修持的過 程當中,祂們還是會有證得「神通」的能力!

《宗鏡錄》云: 五曰妖通:妖通者,狐狸老變,木石精化,附傍人神,聰慧奇異,此謂妖通。

這部份是屬於動植物修煉成妖或成精而言,如狐狸妖或樹精、乃至附著在人身或神佛金身上之冥界眾生所具之通力,都稱「妖通」。

一般而言,動物修煉成果名為「妖」,而植物修煉成果者名為「精」,所以嚴格說不應稱「狐狸精」,應說「狐狸妖」才對,只是「妖精」二字,已是大家所慣用,也就沒有如此細分了。又這些狐狸妖修煉成果者,多數已是千百年的修煉,最有名的就是唐朝百丈禪師時代有個「野狐禪」的故事,這些修煉已久的狐狸,一樣可以幻化人形,因能變化萬千,所以說「狐狸老變」;而有些依附在樹木或石頭上的靈界眾生,如樹妖(若是正靈者即為樹神,邪靈者即為樹妖)、或石頭公等等,他們都是植物類修煉成精,且為幻化故云「木石精化」。

另外,除了動植物類修煉成妖精外,還有一類是依附在人的 身上及依附在神佛金身的部份,名曰「附傍人神」,有關人體被 附著的部份,一般民間統稱「卡陰」,這些被附著的人,可能莫 名感得通力,能夠了知諸事、預知未來,故說「聰慧奇異」,這 類都算是「妖通」。

基本上,每個人的肉體,理應由自我的靈識所主宰,如果入 定時觀到一個軀殼,擁有兩個或兩個以上的靈識所佔據,那就表 示我們已經被無形的冥界眾生所附著(或說卡陰了),至於什麼 樣的人才會被附著呢?大體上,有下列狀況者,較易遭眾生附著:

舉凡陽氣不足、行運太差、年老體衰,都屬於是能量太弱的 部份。這部份幾乎是被附著者最大的因素,由於身處陽間的我 們,是屬於正能量,而冥界的無形眾生是屬於負能量,當負能量 靠近時,我們自然會不舒服,而且他們也一定是找當事者身上最 弱的部位入侵,因那部位能量較弱,較易靠近,如是太強的陽氣, 就如同我們眼睛無法直視太陽一樣,對他們而言,也是一種傷害,而一般最常附著的器官多屬「心肺」部份,這在《水陸儀軌 會本卷二‧請下堂》中,有清楚地提到: 為學無良。用心不正。天魔得便。飛精密附於人身。……惟 此禍根。長居肺系。……精神困憊。歲月淹延。藥之弗瘳。命則隨減。

所以當這些冥界眾生正式附在我們身上時,我們才會有身體 上的不適或精神上的失常現象,而且是附著時間愈久,各類病況愈為嚴重。尤其當我們是壯年能量場正強時,冤親債主附身的機率並不高,這像是一顆茁壯的大樹而言,此時的小風小雨,對它而言,並不會構成傷害;然而到了大樹變為枯樹時,這時的一點 小風小雨,就足以令它折枝,就像樹枯人衰的道理一樣,當我們 上了年紀,能量場漸弱時,冤親債主找上門的機會就大多了!

或許很多人會以為只有在家眾才會被無形附身,出家人一定 不會,這也是不明究理的說法,在《現果隨錄》裏曾提到湖州白 雀寺弱菴禪師的故事:

弱菴律師。嗣蘇州報國茂林和尚。寺中建大悲殿。少階石。一施主潘姓者捐二十金。令完此公案。師以東圊未成。眾僧不便。

權借階石作窖。後施主來見問故。師曰。吾已別作一好功德。再尋銀完階也。施主甚銜恨。

後弱師遷化後。一沙彌忽發顛。主事者以芒繩縳之。反鎖一室。明晨沙彌忽逸出。人問誰為汝解縛關鎖乎。顛僧曰。弱菴和尚也。眾疑誕妄。弱師旋附沙彌口曰。他非誕。實我也。因我誤用大悲殿階石作東淨。冥府常以大石壓我。苦楚不可說。汝輩徒眾速為我起石。淨洗供起。集僧誦梵網經。吾苦即脫矣。

徒輩曰。和尚何以附此沙彌乎。師曰。虧此沙彌已顛。頭上無大光。吾得借彼傳信。不然吾受苦無期也。徒眾如命起石。并集僧誦梵網經。師乃去。

從這個佛經真實的案例來看,會不會被附身,與有沒有出家沒有關聯,重點在於我們個人能量及陽氣的強弱,如果我們身體患疾或那個器官有病,自然能量較弱,就如同經文云:「和尚何 以附此沙彌乎。師曰。虧此沙彌已顛。頭上無大光。吾得借彼傳 信」,弱菴老和尚往生後,竟附著在自己的徒孫身上,徒弟們問 和尚,為什麼能附在出家人身上,弱菴和尚答言:「還好這個小 沙彌本身有病,已經發瘋了,所以頭上無光(即是能量減弱之 意),我才可以依附在其身上,來告訴你們,我所受到的苦難啊!」可見自我能量的強弱,不僅是每個人行運順遂與否的原因,更是會不會被無形眾生(或冤親債主),找上門或附身的最大關鍵。

如貪瞋痴三毒熾然者,或身口意不淨、妄念紛飛者。這部份屬於較細微的因素,除非有較深的恩怨者,不然通常不會有附身的問題,這地方我們就要列舉大家耳熟能詳《慈悲三昧水懺》的懺主悟達知玄國師,大家想想,能夠當上國師,想必能量一定很強,所以第一點「能量太弱」而被附身的問題,想必悟達國師一沒有,但第二點「惡念叢生」的狀況,這正是國師人面瘡業障現前的因素,因為當唐懿宗感於國師修行,而御賜沈香寶座的當下,悟達知玄當下一念慢心生起,即時感得晁錯現人面瘡附身的惡報。

從這個家喻戶曉的故事裏我們知道,出家人並不是不會被附 身啊!你看,悟達知玄國師人面瘡的惡報,比一般人被附身的狀 況,可能來得更嚴重啊!但是我們再細細自忖,有幾個修行者具 有悟達國師的能量呢?然而國師只是一念的驕慢,就已經業障現 前,而三毒熾然的我們又該怎麼辦呢?這真是令人毛骨悚然、不 得不慎的問題啊!

還有一類被附身的狀況,不是能量太弱,也不是惡念叢生, 而是因為本身具足一些功德,所以冥界眾生會找上我們,當然這 是屬於少數的,有的修行人與生帶有度化冥陽兩界的天命,所以 眾生較易祈求他的協助,有時不一定是附身,有時只是讓你覺得 不舒服或一些日常生活狀況的怪異現象,總之無形眾生會透過各 種因緣方法,讓你去救度他;另外一種可能,就是護法信徒尊崇 的法師或道場,本身也具足冥陽兩利的功德,所以冥界眾生也可 以藉由附著在此信徒身上,間接地得到了超生的功德!有關這部 份我們普濟禪寺,有一套很完整超度被附著之方法,但這還要關 乎當事者的福慧資糧具足否?信心堅固否?恆心持久否而定!

以上我們所談的,就是妖通裏所說「附傍人」的問題,至於「附傍神」,就是依附在神佛金身所產生的種種弊端,這範圍實在太大,也太深奧了,現階段我們先不探討這個問題。因為永明延壽大師將神通,概分為這五類,所謂的道通、神通、依通、報通及妖通五種,所以我偈語的第三句才說「道神依報妖五種」。

然而不管是藉由修行而證得的道通或神通,乃至因外力而得 的依通、報通及妖通,如果沒有依止在「正見」上,一切都可能 會有狀況產生。所以我們常說修行要「定慧等持」,那這兩者有 其差異性嗎?還是一體的呢?

基本上「定、慧」是不可分的,當然是深入定境,我們才能發慧,至於所有的神通,若沒有依止在這個「慧」上,那麼所有的神通,就會變成邪通、邪定。

所以在神通裏,皆應依止在這個「慧」(所謂的自性光明)上,這個自性光明就叫作「慧」。這個「定」只是契入的一個方法,或當下的一個境界,所以 「定與慧」雖為一體,但它還是有它們不同的差別性! 所以最後偈語才說到「正見應化主人翁」。

這《普門十要》的第七要,主要談的問題是,什麼才是真正 的「神通」?

這個偈語我們再講一次「神識修智到達通,能到相狀轉境風,道神依報妖五種,正見應化主人翁」。

閱讀更多有關“回歸觀音淨土-普門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