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未分類
4 07, 2019

第八要惡眼不能視

2020-05-13T01:58:25+08:00

遇境稱念大悲王,念到凡聖無量光,猶如雙目視太陽,刺眼困難況復傷。

《普門十要》的第八要,我們要談的問題是經文所說「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況復加害?」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呢?偈云「遇境稱念大悲王,念到凡聖無量光,猶如雙目視太陽,刺眼困難況復傷」。

在《普門品》經文裏有段「若三千大千國土,滿中夜叉羅 剎,欲來惱人,聞其稱觀世音菩薩名者,是諸惡鬼,尚不能以 惡眼視之,況復加害」的文詞。這是說明久遠劫前娑婆世界的狀況,這時的世界充滿其中的,都是飛行疾馳及害命食人的惡 鬼,在這惡緣密佈、困難重重的世界裏,如果有人能一心稱名者,此時無論是自身的功德或是菩薩的加持,你的能量猶如諸佛一般「星明日麗」,在如此強大的能量場下,這些惡鬼當然 不可能用雙目直視你,何況是加害呢?故說「遇境稱念大悲王,念到凡聖無量光」

為何「一心稱名」後,「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呢?

關於這個問題,當一個眾生,能在那當下稱念佛號,而達到一心不亂的境地,那麼在那當下當中,除了諸佛菩薩的一份加持外,他在自心當中,也生起了無比的清淨,無比的能量, 當下他與諸佛菩薩是無二無別的,所以在那當下他產生出來的 就是一個「無量光」的狀態,在這樣的一個狀況下,當然諸惡鬼等就沒有辦法,以他邪惡的眼睛去正視到這個人了!

這是什麼意思呢?我們用常理想,如果一個惡人想加壞我們,而我們在那當下一心念佛,以一個沒有善根的人而言,你覺得他會在乎我們念佛的功德嗎?照理說是不會!當然你說 那是因為菩薩加持他的結果,這說法也是有可能,但機率不高,而且重點是,你念佛時,這惡鬼竟然還不能「以惡眼來看 我們」,那可能只有一種情形會發生?

大家想一想,什麼狀況下,我們雙眼是無法直視的,那就 是我們看太陽的時侯,因太陽的光量太強了,所以我們雙眼不能直視,可見只要我們念佛到一心不亂時,我們的能量等同觀音菩薩或諸佛「無量光」的程度時,就像我們的雙眼不能直視太陽一樣。當然那個惡鬼自然不能「以他們的惡眼來看我們, 更何況是加害我們呢?」如果這樣解釋經文,大家就比較能瞭解!

例如佛世時,提婆達多刺激狂象攻擊釋迦牟尼佛,經典所載,佛陀以其佛光威德震攝住狂象,並為其皈依說法,這段故事,對於一個深信佛法的學佛者,一定是不容置疑的,但對一 般的世間人就很可能存疑,明明是一頭失去理智的狂象,怎麼可能到一個人面前就乖乖的馴服了?在現今的社會新聞裏,人 類不也時有所聞被惡獸所噉的案例嗎?

所以此時大家若能以我所詮釋的經文「是諸惡鬼,尚不能 以惡眼視之,況復加害」的真義,來看待佛陀以佛光攝受狂象 的這件事情,必定不難理解,當佛陀以佛光攝受時,就如同處 在「無量光」的情形下,雖然是一頭發瘋的狂象,但當牠要攻 擊的對象變為一個能量極強的太陽(或說無量光的能量場) 時,相信不只狂象,乃至惡鬼或其他眾生,一定不能以惡眼視之,更何況是加害祂呢?

 這如同我們雙眼不能直視太陽一樣,因為太陽的亮光太強,不僅刺眼難視,如經文所云:「不能以惡眼視之」,既然 雙眼都看不到太陽,如何去傷害太陽呢?這即是經文所說「況復加害」的原意,所以我的偈語就說「猶如雙目視太陽,刺眼困難況復傷」。

可見佛陀講的經文,都是我們日常生活當中,可能發生或遭遇得到的現象,並非空穴來風的,只是常人都將經文「唸過」而已,少有人去細細思惟經文背後的深層義涵,所以經文絕對不僅止於「讀誦」而已,經文是要我們「去實踐」、「去做的」。

而瞭解這句經文的意思後,其實它更說明了每個人「能量 場」的重要性,然而什麼是「能量場」呢?什麼又是「無量光」 的能量場呢?

宇宙萬物,上至諸佛菩薩,下至娟飛蝡動微細昆蟲,乃至無情世界的一切眾生,所體現的無非就是一個「能量場」,只是差別在此能量大小、高低、強弱、明暗的不同,如同我們要登機時,都會經過紅外線的掃瞄,在螢幕裏呈現出來的那個現象或能量,就可以概稱為每個人的「能量場」。

當然我們人世間是屬於陽界,陽界所代表的能量場就是正 能量,而在質量上來講,它是屬於比較清明的,「清明」就是 代表「陽界」,相對的「晦暗」的就是代表「冥界」。同樣地, 諸佛如來或龍天護法,乃至靈界的一切眾生,也都是以「能量場」的強弱高低、色澤形狀來作區分差別的,怎麼說呢?

雖然諸佛如來及靈界眾生,都是以「無形」來示現,但祂們依舊具有所謂的「能量」,而且這些「無形的能量」本來就會因時空因緣的不同,而有種種差別的示現,只是人類所具的肉眼,沒辦法像相機一樣快速地捕捉到這些光點,其實眼睛和相機最大的不同,就是能不能累積入射光的能量,人的眼睛無法像相機一樣,把能量累積到讓我們看得到,但相機可以一直累積能量讓感光粒子(如底片等)感光,再則人的肉眼能看到的波長為可見光,若其波長過長到達紅外線範圍就看不到了,然而相機可以接受的感光範圍就大的多了。

簡單說,人類肉眼可見光量的範圍太狹窄,而許多諸佛諸天諸仙,乃至鬼怪精靈等之光體,雖然肉眼看不見,不過有時相機卻能拍到這種不可見光,因為相機底片的波長和人類肉眼看到的波長是不一樣的。

然而能否拍攝到這些修行者乃至精靈等的能量,主要還是取決於這些修行者願不願意讓我們所拍攝,所以同一個時間,同一台相機,可能有的人拍到,有人卻拍不到,簡單說,這些光體(諸佛或龍天)祂們不是認相機,他們是認人的,因為宇宙間所有的一切事情,都是「不有因緣,無由垂範」。

更重要的是,每個不同的「能量場」它所代表的,它所呈現的,就是「修行層級的高低」,當然原則上白天較不易拍攝到這些「光體」,因為這些諸佛、龍天、靈界的光體,與太陽的光體,會產生一種溶入的狀況,所以我們比較不容易拍到,一般會拍到這些「光體」,都是黃昏晚上或清晨的時候,才比較有可能。以下我就用圖片來說明,諸佛如來及龍天護法乃至靈界眾生,所呈現「能量場」的差異性。

基本上,當我們拍攝到的光體,其色澤愈亮,代表修行層級愈高,如能拍攝到「無量光」的光體,代表此修行者已達諸佛菩薩的境地,祂才會呈現無量光的現象,其實我們都知道「阿彌陀佛」亦稱「無量光」,這代表只要是諸佛菩薩的能量,其實就是呈現「無量光」的情形,所以只要拍攝到無量光的現象,基本上就算是拍到諸佛如來的光體了。

每個光體象徵著修行層級的高低,至於呈現出來的形狀,關乎修行高低及執著深淺而定,當一個修行者,能夠修得愈清淨,愈放下,如同「水」一般,可入任何形體之容器,「水」當下即變為該形體之形狀,而眾生本為「水」,但因無始以來之妄習使然,故已結習為「冰」,所以沒有適合他的容器(環境),「冰塊」還沒辦法融入其中。

相對地,只要是有達諸佛之層級,多數是呈現圓滿之白光 體,而再來的龍天護法,雖呈圓形的七彩光體,但尚可看到其 圖騰及紋路,這亦說明了他們尚有餘習存在,但若再次一等的 精靈或仙童,有時還看得到他們的形狀,當然冥界的鬼道眾生 因執著深重,連光體都沒有,更不用說他們可以幻化成何形何 狀?所以「形狀愈圓,光體愈白,代表修行愈高」!

每個光體所展現的圖騰,代表著祂所修的法門及所依之境 地而有所不同,如本寺的龍天圖騰與祖庭普陀山普濟禪寺的大 門龍紋有其關聯(如圖 1 及圖 2)。又三界極尊釋提桓因(即 玉皇上帝)的龍天,種類最多,甚至有「菱形」、「楕圓形」 等不同,但與本寺龍天圖騰即明顯不同(如圖 3 4 5 及圖 6)。又有各種修持法門如十二因緣、四聖諦等不同者,所呈現的圖騰,亦有不同。

總結來說: 所有的靈界眾生,包括諸佛菩薩、龍天護法也是一樣,祂們都是依著修行的高低,而呈現出不同的色彩,或者是依著祂們不一樣的修行法門,而呈現出不同的圖騰。

當然層級最高的是呈現「無量光」(也就是呈現白光的現 象),其次是七彩具足的,那呈現紅色、藍色或單一顏色的, 就是屬於比較初階的龍天護法,或說諸天諸仙等,只要他們修 行的境界較初級的,他們呈現出來的,就是比較單一的顏色!

另外,可能有些人也曾在一些飯店拍照時,也會拍出龍天 護法,有些信眾會疑惑地問我,飯店又不是寺院,為何會拍到 龍天護法呢? 基本上,每一個地方都會有一些龍天護法,或是在修行的精靈等,不一定是寺院才有龍天護法! 像本寺有位護法信徒,從前都未拍攝過龍天護法的圖騰, 自從去了一趟中國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以後,無論去到國內 或國外,這位護法信徒都會拍攝到普濟禪寺的龍天護法,後來 藉由毘盧觀音佛祖的金口宣說,才得知原來:

這位護法信徒,除了在明朝做縣官時護持普濟禪寺外,他本身也曾經在普濟禪寺出家過,在先天上,他也曾經是毘盧觀音佛祖身邊的龍天護法,所以當然他與龍天護法的淵源是比較深的。又因為這位護法信徒在菩薩身邊做龍天時,有幾位感情非 常好的兄弟,因為這份的兄弟情誼,所以自然而然祂們就是會 隨時的示現,只要這信徒到任何地方,祂們也都會關照他! 但若要談更深層的問題,有些信眾的信心較具足,就不需要作這方面的示現,而某些龍天示現的因緣,是為了不讓有緣者,忘卻及退失了他但回家的路,所以才會不斷的示現。

談了那麼多「能量場」的問題,其實在人世間,我們想要 一帆風順,不就是比大家的能量場嗎?那到底該如何增加我們 自身的能量場呢?

其實每個人的體性本自光明,只要能返聞自性,契入空寂 時,何需藉由外在的力量來加強自身的能量?但畢竟大家都是 薄地凡夫,所以還是需要依靠著有形的方法按部就班地進行。 簡單說,所謂增加「能量場」,也都是包涵在加強所有一切眾生的「福慧」二資糧,其事相上具體的做法,例如佛前供燈(如 每人能量如電燈的作用,點一盞燈,如同將燈的開關打開,讓 眾生更有了光亮)、布施行善、唸經持咒、法會功德等化解及 助行的部份!

若從究竟義來看: 一切的善惡,都是凡夫的分別,如何契入諸佛菩薩的性海(能量場),才是一個修行人應該努力的事情。

至於經文中的談到種種「刀杖」、「惡鬼」、「枷鎖」、「怨賊」 等四難,在有形的意義上是指,可以傷害人身的種種器具或狀 況而言;而從無形的意義是指,可以傷害人心的觀念、想法, 如執著、煩惱等。所以有形的部份,皆可依表象上的解釋,但 所有的無形,簡言之,即是代表「所有眾生自身的一切業障」!

但從更深層的角度來看「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 的問題,等同前面經文所講「火不能燒」的第二種解釋:「就 算他被火燒死了,他的心卻在火燒的當下當中沒有瞋恨、沒有 抱怨,其實這都是觀世音菩薩的『威神力故』,所以也算是菩 薩的救度」,可見縱使眾生是被惡鬼捉到了,但惡鬼捉到的, 也只是五蘊假合的色身,而無法捉到那眾生的心,從這立場說 「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況復加害」啊!

這《普門十要》的第八要,主要談的問題是經文所說「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況復加害?」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呢?這個偈語我們再講一次「遇境稱念大悲王,念到凡聖無量光,猶如雙目視太陽,刺眼困難況復傷」。

閱讀更多有關“歸觀音淨土-普門十要

第八要惡眼不能視2020-05-13T01:58:25+08:00
30 06, 2019

第十要應以何身意

2020-07-15T18:33:27+08:00

觀音示現娑婆界,身教度眾妄習歇,提昇重於起信緣,只因修行為本業。

《普門十要》的第十要,我們要談的問題是觀世音菩薩最著名的神通妙用,所謂「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的重點,偈云「觀音示現娑婆界,身教度眾妄習歇,提昇重於起信緣,只因修行為本業」。

在《普門品》中談到觀世音菩薩膾炙人口「應以何身得度 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的神通妙用,是由無盡意菩薩祈問釋 迦牟尼佛,而佛陀慈悲宣說的,經云「無盡意菩薩!白佛言: 世尊!觀世音菩薩,云何遊此娑婆世界?云何而為眾生說法? 方便之力,其事云何?

這裏經文談到無盡意菩薩虔誠的請示釋迦牟尼佛,有關觀 世音菩薩度化群生的三個問題,一般來說,下對上請法為 「白」,上對下解惑為「告」,無盡意問佛陀,觀世音菩薩是怎 樣的遊化這個娑婆世界(這是指身業)?觀音菩薩又是怎樣的 為眾生說法(這是指口業)?又觀音菩薩是怎樣的妙法度眾(這 是指意業)?

這三問,是問觀世音菩薩的身業、口業、意業三輪不思議 妙用!觀世音菩薩以其身口意三輪不思議妙用,來度化眾生三 毒之過患,重點其實說的就是觀世音菩薩是以「身教重於言教」 而來教化眾生的!

《普門品》中說到,觀世音菩薩以不同的法相示現在娑婆世界,來度化與他有緣的眾生。這三十二應化的描述,其實重點即在於菩薩以「身教重於言教」的方式來度化眾生。這所謂的「身教」,指的是:

歷來的祖師大德,如唐朝百丈禪師以「一日不作,一日不 食」的典範,樹立了叢林的清規,而清朝弘一大師一條毛巾用 了二十多年,以其身教奠定了末世律宗修行的指標。其實不只 觀世音菩薩是如此,所有的諸佛如來亦復如是,釋迦牟尼佛最 初的三轉十二行法輪,有示相轉、勸相轉及證相轉,第三「證 相轉」的重點,即是告知鹿野苑的五比丘們,我告訴你們「苦 集滅道」四諦的道理,我本身已經證知了,所謂的「苦已知, 集已斷,滅已證,道已修」。

所以只要是八地以上的諸佛如來,都與觀音菩薩一樣以身教度化群靈,故偈語云「觀音示現娑婆界,身教度眾妄習歇」。

我們知道了觀世音菩薩度化眾生的方式,是以「身教」為 出發,但次第絕對是「先觀機,再逗教」,即經文所舉「應以何身得度者(意業)」(即是觀機),「即現何身(身業)而為說 法(口業)」(即是逗教),這如同「對症」才能「下藥」!

佛陀最初宣說的華嚴大法,只略講了三七二十一日,接著 阿含教法卻說了十二年,這無非是為了教化大心未發的聖弟子 們,而有的觀機逗教啊!又如《法華經》著名的「三車喻」及「窮子喻」等,也都是為了因材而施教的。

若就觀音菩薩所示現的三十二應化來歸納,菩薩對三聖者 教化的重點,在於「令其證入增上之果位」,而對六天、五人、 四眾、眾婦、二童等教化重點,在於「令其證入所願之果位」, 對於十類、力士等教化之重點,在於「令其超越現階之果位」。

當然這部份,未來有因緣再細說。然而我們就觀音菩薩所度化「令其證入增上果位」的這一 類眾生來看,所謂「應以佛身得度者,即現佛身而說法」,菩薩度化的重點,是指: 有一類眾生,他至少已達菩薩階位,成佛因緣將熟,觀音 菩薩才有現佛身度化他的必要!

然而到底要達到什麼樣的菩薩修行境地,才有資格讓觀音 菩薩現佛身度化他呢?關於這方面,在《楞嚴經》中說得很詳 盡

經云:「若諸菩薩,入三摩地,進修無漏,勝解現圓。我 現佛身而為說法,令其解脫」,這裏說,具足這資格的菩薩, 至少要能隨時隨地契入三昧(入正定),並且所修之善法皆是 圓滿具足無缺的(無漏妙法),此菩薩完全瞭解了成佛之法(勝 解),並現出他圓滿的覺相(現圓)。當眾生能達到此境界時, 觀世音菩薩即會現佛身為他說法,讓他完全解脫而成就的!

其實觀音菩薩,既然會變現不同的外相去度化眾生,當然勢必觀到眾生的根機及他們程度到哪裏,所以原則上,如果他已經即將到達成佛的過程時,觀音菩薩才會有現佛身為他說法的機會及作用。觀音菩薩之所以示現不同的化身,只是讓眾生在他的修行境界及程度裏,去達到一個最高的成就為目的。

至於說,觀音菩薩「應以佛身得度者,即現佛身而為說法」 的重點,有些佛教大德認為,觀音菩薩示現佛身的對象,不僅是為度已證八地以上菩薩,進趨佛果為主,若有一類眾生是渴仰見佛者,菩薩也會慈悲示現佛身,而為他們說法嗎?

基本上,這個說法也不是完全沒有可能,第一就是:如果 我們結集了所有的一切過去、現在與未來,那麼這是有可能的,因為或許我們在今生當中,可能還沒有達到八地以上菩薩 的境界,但是在八識田裏累積太多太多的修行種子時,那麼在 今生當中一心要見佛,一心要求證佛果的心,會因為我們的「專注」及「一心」與觀音菩薩產生一份的感應道交,此時觀世音 菩薩也會不捨眾生,而現佛身,為其說法的!

然而就經文本意而言,此句「應以佛身得度者,即現佛身 而為說法」的原意,釋迦文佛所舉,觀世音菩薩度化的最初機緣,還是指已達菩薩階位者為出發,至於一心見佛但未證菩薩 境地者,菩薩為他示現的機率也就相對地減少了!

簡單地說,多數佛經是以教導人們修行為宗旨,(因分了義經及不了義經),所以我們對此句「應以佛身得度者,即現佛身而為說法」的本意,絕非單只是限於「眾生渴望見佛,菩 薩就示現佛身為他說法」的「起信」作用而已!更重要的是達 到修行「提昇」的作用為主,這才是觀音菩薩示現的本意!所以偈語最後說「提昇重於起信緣,只因修行為本業」。

然而從深層的道理來看,觀世音菩薩示現的「何身」?不 是重點,菩薩所宣說的「何法」?才是究竟的,因為當觀音菩薩所示現的任何身形,對於眾生而言,是有某個程度上的信受力,然而唯有藉以菩薩的正法宣揚,才是讓我們頓破無明、妄習止歇的法寶

故《大智度論》云:「信為能入,智為能度」

再則「佛法僧」三寶雖密不可分,然其重要差別還是有的: 若依宇宙觀的角度來說,「法」當然是最重要的,因為「法」 就是自然,「法」就是宇宙中的真理,它是恆常不變的,至於 「佛」,示現在娑婆世界,也都還有生滅的一個示現,那麼「僧」 也必須依止在「法」上,去做種種的修持,及自利利他的一個 傳遞,所以如果三者來分高低,或重要性,當然還是「法」是最重要的!

所以如果有一天,讀者們有因緣證得「神通」,大家千萬不要執著於這是那尊諸佛菩薩或諸天護法所言,因為重點不在於「佛」(或諸天諸仙),重點在於祂所宣說的「法」,是否能 夠讓一個修行人,真正達到提昇及解脫的作用。至於該如何分別「法」的深淺對錯?

因為「法」的本身就有深有淺,縱使是不同層級的諸佛菩 薩,祂的基本宗旨,都不離開於「正法」!但祂所宣說「正法」 的層級,還關乎於祂自證的境界,以及祂所要教導的眾生程度 如何,而有所差別!

諸佛菩薩為應眾生因緣而應化世間,菩薩層級的高低,絕 非凡夫憑藉著自我的意識狀態,可以去做任何分別的!菩薩與 眾生之間的緣,乃至祂用什麼樣的「法」,教化什麼樣的「眾 生」,在彼此之間的「教」與「學」當中,當彼此在修行的路 上更進一層時,那諸佛菩薩的任務也就圓滿了!

所以觀世音菩薩示現度化眾生的情形也是如此的,簡單 說,觀世音菩薩所應化世間,所示現何身時,一定就是「應眾 生的機緣」、「應眾生的根契」(應以佛身得度者),那麼觀世音 菩薩就示現一個,眾生最能接受的「模樣」(即現佛身),眾生 最能接受的「方式」(而為說法)去教化他!

另外當眾生只要能心念專一、一心稱名,觀世音菩薩本來 就是千百億化身,皆可隨眾生業感所現,所以你是基督教徒 的,一心稱名,而看到的可能是聖母瑪麗亞;你是道教徒的, 一心稱名,而看到可能是媽祖,你是佛教徒的,自然是看到了 觀世音菩薩,這就是菩薩「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 法」最大殊勝功德!

這是「普門十要」的第十偈,談的問題是觀世音菩薩最著 名「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的神通妙用

偈云 「觀音示現娑婆界,身教度眾妄習歇,提昇重於起信緣,只因 修行為本業」!

慧深學淺,將個人修學「觀音法門」的經驗,與有心修學者分享,這只是「普門十要」的部份,未來慧深還會陸續將《普門品》結集出書,乃至一系列「觀音法門」的修法,亦將付梓成冊,希望有緣者不吝給予指教,最後,希望大家一同修學「觀音法門」,回歸「觀音淨土」。

閱讀更多有關“回歸觀音淨土-普門十要

第十要應以何身意2020-07-15T18:33:27+08:00
30 06, 2019

第六要火不能燒意

2019-07-11T16:08:23+08:00

文字實相差別義,火難解厄看念力,清淨心同不動地,九橫無瞋沒問題。

《普門十要》的第六要,我們要談的問題是,《普門品》 裏談到「火不能燒」的狀況是怎麼樣的呢?偈云「文字實相差別義,火難解厄看念力,清淨心同不動地,九橫無瞋沒問題」。

對於經文的內容,首先大家要有一個認知:所有一切的經 文,都一定有它文字義的說法!也有它實相義的詮釋!在文字 義上來講,有深有淺、千差萬別,但只要合乎經義者,不致產 生太大的偏頗,只有層次的深淺!但在實相義上,幾乎是沒有 辦法用任何的語言及文字來詮釋!如《金剛經》所言:「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所以偈語第一句說「文字實相差別義」,這是說明任何經文都有「文字義」及「實相義」的不同詮釋。

翠峰禪師聽到黃檗禪師的名字,非常高興,因黃檗禪師是個悟道的聖者,所以問道:「平常黃檗禪師是如何教導學生呢?

臨濟禪師本身也從黃檗禪師那裏得到了體證,所以對翠峰 禪師說:「能用言語表達的東西都不是真理,黃檗禪師是從來不用言語教導學生的。」

翠峰:「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教導,學生如何參學呢?

臨濟說:「教導是有的,只是不同於一般言說,有時揚眉瞬目,有時棒喝打罵,若論教授,一字也無。」

翠峰:「能否舉個例子?

臨濟:「我是舉不出例子的,因那是足跡所不能到達的境地,就如一箭射過西天。」

翠峰:「足跡不能到達,心念總可到達。」

臨濟:「如果一定要心念到達,那就有所偏差了。因為有到達的地方,也就有不到達的地方。」

翠峰:「如果完全封閉語言意念,那我們如何見道呢?」 臨濟:「當下見道!

所以站在實相的角度,幾乎是「動念即乖」、「不著痕跡」 的,如佛陀靈山會上拈花,摩訶迦葉破顏微笑;菩提達摩以「毫無功德」、「廓然無聖」回答梁皇武帝;再則六祖惠能用「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箇是明上座本來面目」回答惠明, 又惠明再問:「上來密語密意外,還更有密意否?惠能云:與 汝說者,即非密也,汝若返照,密在汝邊!」這些如人飲水, 冷暖自知的修行境地,真是言語道斷、不立文字的,所以筆者只能儘量用大家最能領受、最能夠瞭解,又不失本意的方式來說明!

經云「若有持是觀世音菩薩名者,設入大火,火不能燒,由是菩薩威神力故。」這裏說,如果有人持誦觀世音菩薩聖號,一心稱名,縱使他遇到火難,這些有形或無形的烈火都不能傷害他的身心,這全是仰仗觀世音菩薩神通廣大的威神力故。

這裏的「大火」,除了一般有形的大火外,當然還包括了無形的瞋火,及更深層實相上的涵義。因為諸佛菩薩所有一切的教化,必有其深淺的涵義!所有的經文,從表相的文字義上來看,可能是指遭到實際的火燒,或是內心所起,或是外在引 發的瞋恨之火,而當眾生不管受到的外難或內難時,只要你在 當下能從一心稱名達到一心不亂的境地,觀世音菩薩都會伸出救度之手幫助他們!所以說「火難解厄看念力」,當我們碰到無論有形或無形的「火難」時,想要消災解厄,最重要的是看我們「一心稱名」乃至「一心不亂」的專注力到哪裡而定的。

但從更深層的實相義來說時,這也是在告知眾生,如果能 夠在那受難的當下當中,他們可以生起無比的清淨心,或在當 下契入空性,在那當下當中,自然而然,他的心與觀世音菩薩 的悲願,達到一個無二無別的境界,這時,就不像文字義的經 文所說,是由觀世音菩薩來拯救他,他自己在那當下就是觀世 音菩薩,而來淨化這一切火難,因為沒有主從之分,所以眾生 也就沒有救度或是被救度之別了!

所以偈語說「清淨心同不動地」,當我們能在受難的當下,清淨心乃至專注念,與觀世音菩薩達到無二無別的程度時,其實在那剎那當下,我們已經等同八地不動地之諸佛菩薩能量了。

當然或許有人會問,如果在實際的火難裏,眾生如果能夠 一心稱名,真的大火就燒不到他嗎?

其實,無上甚深的微妙法,本來就不是一般的眾生所能理解的,但是只要有人真正在那當下當中,他能一心不亂,他能 契入空性,就算是大火在燒,現實社會中不是也有人在火災裏出來而安然無恙的嗎?這當然是算表相的;另外就算是他被火 燒了,但是他的心卻在火燒的當下當中去解脫,那他也算是「火 不能燒」,因為這其實就是觀世音菩薩以「威神力故」,在當下 當中去救度這個眾生,但是有幾個人能瞭解這層道理呢!最後說「九橫無瞋沒問題」,只要我們「一心稱名」的功夫,能夠達到「一心不亂」乃至「清淨心同不動地」的境界時,縱使遇到了《藥師經》所說的「九種橫難」,一樣有辦法化險為夷,離苦得樂的。

更深層地說,我們日常生活中,無論貴人相助、好運連連, 乃至大事化小、小事化無的種種奇蹟,無非都是諸佛菩薩慈悲 喜捨的示現,哪是單靠人間有形的努力,即可化解與達成的!

所以《藥師經》佛陀對阿難說:「此是諸佛甚深所行,難可信 解;汝今能受,當知皆是如來威力。阿難!一切聲聞、獨覺, 及未登地諸菩薩等,皆悉不能如實信解,唯除一生所繫菩薩。」

第一:如果你碰到的是有形的大火,你能於當下一心稱名達到一心不亂,福慧具足時,有可能在大火裏感得觀世音菩薩的相應,以甘露法水救度而安然無恙。

第二:就算他被火燒死了,他的心卻在火燒的當下沒有瞋恨、沒有抱怨,其實這都是觀世音菩薩的「威神力故」,所以也算是菩薩的救度。

第三:眾生在受難的當下,若能生起無比的清淨空慧之心,在那當下自己與觀世音菩薩的悲願無二無別,此時自己的能量就等同觀世音菩薩,本身即具足功德而可以來淨化這一切火難了。

第四:眾生平時常行禪定,習以契入金剛三昧正定,若遇 緊急厄難時,一念精進,證入金剛三昧,縱使是有 形的水火,一樣可以毫髮未傷的。

佛陀曾說過,以前在拘留孫佛時代,他的座下有兩大弟子,一個是等壽比丘及另一個是大智比丘,有一次兩位弟子,在郊外洞窟中入了甚深的金剛三昧正定時,因為入定時間太久,附近牧牛及撿柴的樵夫發現他們一動也不動,以為他們已經坐化往生了,於是便撿了柴火及乾草,堆在兩個比丘身上,點火將他們火化了。

不久柴火燒完,兩位比丘竟然毫髮未傷的起身,完全不知剛才發生的事情,第二天早上照常去村裏托缽,那些村民看了 都嚇一跳,以為是見鬼了,後來確定他們是真的活著,直呼「不 可思議」,於是等壽比丘及大智比丘,就被人們尊稱為「還活」 比丘!可見只要有辦法入金剛三昧正定者,是一般的水火都不能傷的!

第五:如果遇到外境無形的瞋火時,眾生當下若能一心稱 名,藉由菩薩的威神力加持,自己當下即是清涼地 菩薩,自然「火不能燒」,這是指無形瞋火的!

試想,如果別人罵你或障礙你時,你能於當下「清淨念佛」,那念佛的心一定很平靜,既然平靜,你就不可能邊唸佛邊罵人,如此這外境之火又怎麼能影響你呢?反之,如果你能 邊念佛邊罵人,那心自然不「清淨」,不清淨的心,觀世音菩薩又如何與你相應,而來救度你呢?

這《普門十要》的第六要,主要談的問題是《普門品》 中講到「火不能燒」的狀況是怎麼樣的呢?

偈云「文字實相差別義,火難解厄看念力,清淨心同不動地,九橫無瞋沒問題」。

閱讀更多有關“回歸觀音淨土-普門十

第六要火不能燒意2019-07-11T16:08:23+08:00
15 06, 2019

唸經的目的是為什麼?

2019-07-04T18:41:08+08:00

在《景德傳燈錄》卷四中,禪宗四祖道信大師曾云:「百千法門,同歸方寸,河沙妙德,總在心源」。意思說世間的一切事,全部存乎一心,所以當我們想要唸經,就要端看我們「唸經的目的是為什麼?」

其實遠在兩千六百年前,佛陀在四十九年的弘化當中,祂就是扮演一個「講道」的沙門,當在不同時空因緣,來了不同僧信弟子,提了不同層次問題,祂老人家就是做一個問題解答者,從諸佛知見的立場、對症下藥的角度,加以如理、如法、如實地為眾生提出離苦得樂的救苦之法。

當然在時空的更替下,這位一輩子「講道理」的沙門,祂的言論被後代的佛教徒認定為「講經」的範本,所以現在的佛教徒碰到什麼問題,可能寺廟法師會告訴我們要誦何經多少遍等等,就能消災免難或者達成心願,這樣以經咒「計數」的方式來處理我們的問題,與佛世時,由佛陀對症下藥為問事者去迷啟悟及開示解惑的方式,似乎有所不同。

首先,佛陀時代本來就沒有所謂「唸經」或「誦經」的問題,唸經是後世佛弟子才有的修行模式,若要揭櫫「唸經」的究竟宗旨及根本初衷,即是「專注聽受佛陀所告誡我們的道理,進而依教奉行而達到離苦得樂為目的」,因為佛陀成道後,即是稟持著「隨緣度眾,以法利生」的立場,包括僧信二眾一切的律法,也都是在「隨犯隨制」及「因地制宜」的角度而形成,因為佛陀是悟透「緣起法」而成佛,故四十九年的弘化,自然也立基於「隨緣度眾」的立場。

所以流傳至後世的三藏十二部經律大藏,多數都是問事者啟問,佛陀隨機演說的道理及方法。所以佛經中大多有當機眾的發問,及佛陀讚嘆發問的對話,如《金剛經》云:「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我的意思是說在佛世時,佛陀絕對從未想過要特別講授哪一部經或哪一法門,一切都是「法不孤起,仗境方生,道不虛行,遇緣即應」的,誠如佛陀的五時說教「最初華嚴三七日,阿含十二方等八,二十二年般若談,法華涅槃共八載」,這每一時的開演,也絕對與當時與會大眾的修持及心性有關,因為諸佛菩薩都是「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說法」的。

可見佛陀講法的目的(包括我們現在誦經的作用),一定要有「離苦得樂」或「提昇超越」的作用,絕對不是只為了聽取佛學知識而已,所以如果我們緊捉著《金剛經》苦談,就以為可以契入空性或增長智慧,可能會有些問題,因為佛陀講說《金剛經》時,與會聽眾多數是如「解空第一」的須菩提尊者一樣程度的修行者,佛陀才能觀機逗教的開演這部大法,如果與會現場有周利槃陀伽這類的忘性弟子,佛陀也沒有講說的必要性,也因為佛陀對症下藥,才會讓須菩提尊者等涕淚悲泣,經云:「爾時,須菩提聞說是經,深解義趣,涕淚悲泣,而白佛言:『希有,世尊!佛說如是甚深經典,我從昔來所得慧眼,未曾得聞如是之經。世尊!若復有人得聞是經,信心清淨,則生實相,當知是人,成就第一希有功德。』

我不是說唸經是沒意義的,唸經從相上來看,當然具有它一定的功德力,這是不容置疑的,但如果我們不能真正因材施教,或許我們只能瞭解經義,或許可以種些善根福德,但不一定能夠得到此經最大最重要的利益,因為我們可能不容易明瞭自己到底應該讀哪一類的經書,或修哪一類法門才是,因為現在人手一冊的不同佛經,都是佛陀慈悲為當時問事者量身訂作、因材施教而開演的獨門配方。

就如現代人猛拿《金剛經》或《心經》要孩子讀誦,以為這是開智慧及讀書的良冊,其實如果我們的孩子真的讀透這兩部經,姑且不論他的學業好不好,但他倒有可能會走上出家修行之路啊!因為這就是這兩部經「體空悟道」的作用,這與學業進步、讀書用功,真的沒有直接關係啊!這就是我說現今「唸經」的功效與佛世「唸經」的作用不同方向的所在,現在的我們,或許拿了一部經拼命讀就對了,其實這是有待商榷的。

如果大家能夠瞭解佛世與現今「唸經」不同的差別,那麼就再談到現今該如何唸經呢?當然,用一顆「有求心」或「無求心」來唸經,功德自然不一樣,再則,因知道「唸經有功德」而唸經,和為了「研究經義而唸經」的方式也不同。如果我們唸經的理由,是為了身心安康或一切平順為目的,當然就要以消災免難為宗旨的《藥師經》較適宜;如果是家人親眷往生了,就以《阿彌陀經》、《地藏經》等為主;若為超荐嬰靈,就以《佛說長壽滅罪護諸童子陀羅尼經》為要;若以利益地基主,就唸《佛說天地八陽神咒經》;若以修行來說,就看我們所修法門為何?唸誦相關經典即可。如修淨土宗,要唸《淨土三經》,如修觀音法門,要唸《法華經》及相關觀音菩薩的經典等等。

但如果我們是以無求的心來唸經,就看我們與哪部經比較相應;或觀自我的心性,乃至我們可以唸經的時間多寡而定,但最好能當作每天的定課,這才有實質功德力。如果我們有半小時,我們可以唸《般若心經》、《普門品》或《阿彌陀經》;如果有一小時以上,我們可以唸《金剛經》、《藥師經》乃至《地藏經》等等。當然像《金剛經》、《藥師經》等字數在五千字左右或以下的經典,要練習一次唸完,但若想唸大部經,如《華嚴經》或《法華經》等,則可於每個章節稍作休息後再讀誦。

至於一般人說「唸經」,也有人說「誦經」,其實這兩者是差不多的,但要細分時,所謂的「唸經」是比較接近「讀經」的模式,也就是指逐字讀唸的方式,而「誦經」嚴格來說,是指有音律節奏,也就是我們參加一般寺廟法會唱誦的形式,但就我們自修或在家宅中唸經而言,是不需要用這樣子的方式進行,只要逐字清楚的讀唸即可。

至於很多人之所以唸經,一者是因為「心有所求」,二者因為知道「唸經有功德」,當然也有一種是沒有任何理由,就是喜歡唸經的人,但這畢竟是少數。對於「心有所求」的人,要如上述所云,找對法師、道場教我們該唸什麼佛經,才能因病予藥;對於認為「唸經有功德」的人,只要專注唸每一部經,相信每部佛經的力量也就可以了。大家要知道,佛經的殊勝,不止是讓我們欣賞及讚嘆的,因為這是佛陀這位大醫王,祂老人家慈悲為不同僧俗弟子,對症下藥所開出的人生良方啊。

當然如果我們是為了研究經義而唸經,那就看我們與哪些經典較相應再去唸誦,因為近兩千部的佛經中,歷代祖師把佛陀的教法分為五時說教(華嚴、鹿苑、方等、般若、法華涅槃等五時),又將法要分為了義經及不了義經之別,所以就看讀者想要瞭解哪部份的經文,再去作細細地研究。若以研究經典的心態來唸經,可以慢慢地、分段分節去研讀,甚至作筆記、眉批等,這是為了對經文更加地瞭解才會使用的方式。但如果因為有求而唸經時,則應要求一次唸完不要分段,因為希望藉助這專注如一的過程及功德,令我們內心所求得如所願。

另外,除非我們對某部經典情有獨鍾,可以一門深入、終生持誦,如果真能達到這樣的境界,相信我們碰到任何身心的疑難雜症,只要唸這部經便可迎刃而解,因為我們已經練就到一心不亂的絕招功德,不然平時如果有博覽群經、多聞薰習的機會,也是一件好事。

慚愧的是身處末法的我們,因無法能有身處佛世,親聞正法的福報,所以現今所謂的「唸經」能夠具足的實質功德,與佛世時「唸經」的大眾及與會者,真是無法同日而語了。但是不管怎麼說,現在願意「唸經」的人,還是有他們一定的福報,雖然我們感覺上是讀古人的故事,與我們有著時空環境的隔閡,但只要深入經義就能達到「見賢思齊」的作用,詳細地說,唸古人的故事,有什麼好處呢?

第一、世間一切的經文,本來就是真理,更何況是由悟道成佛者所宣說的法義。既是真理,它就沒有時間空間的隔閡與限制,縱使因時空的不同,發生的情境不同,但就其教化的精神含意卻是歷久不衰,恆長不變的。

第二、當我們聽到這些古人的故事,是現今人們所不能企及的地方,就有值得我們效法及緬懷的作用。如我們敬重關公的義氣、包拯的公正、岳飛的忠誠、海瑞的清廉,乃至二十四孝的善行等等,更何況佛陀六年的苦行、多生累劫修行菩薩道時割肉餵鷹、捨身飼虎的行徑,怎能不令我們汗顏呢。

第三、現今唸經的作用,可讓讀者藉由閱讀故事的本身,激發我們內心的惻隱之心及柔軟心,更重要的是懺悔及慚愧心的生起,若能如此,何愁冤業不能消,惡業不能解呢?其實這才是「學佛」的真諦啊!

第四、如果所唸之「經」是解脫生死、究竟了義的「佛經」,這就有別於唸誦世間孔孟思想的四書五經。因為佛經畢竟是由一個成就佛道者闡述究竟宇宙真理及人間行化的道理,這與宣說各派學說,乃至哲學體系及理論架構為主的世間經書的確不同,因佛經中除了哲理外,更含實證部份,除了有形世間,更說無形界域,除了娑婆六道,更言三身四土,所以唸佛經的功德,還是福不唐捐的。

閱讀更多有關“探究生命之光”

學佛修行一定要吃素嗎?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對於「學佛修行一定要吃素嗎?」的問題,相信老佛教徒一定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及贊成。甚至說這是佛制戒律,其實先撇開吃素與修行的問題,吃素對人體而言本來就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拿錢蓋寺廟而不蓋醫院呢?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這是一般人常會遇到的問題,當然我覺得碰到這樣的提問,絕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的。但如果今天發問的對象,是你有心要度化或者是你的親友

唸經的目的是為什麼?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在《景德傳燈錄》卷四中,禪宗四祖道信大師曾云:「百千法門,同歸方寸,河沙妙德,總在心源」。意思說世間的一切事,全部存乎一心,所以當我們想要唸經

「地理風水」到底重不重要?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這個問題要討論起來,範圍實在太廣了,就一個解脫者來說,其實當他能夠契入整個宇宙的能量,也就沒有因生滅現象而產生所謂的地理風水等問題。

供佛時需不需要以開水供佛呢?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其實對於這個問題,多數的寺廟法師,可能都會認為「供水」如此的行為,只是「表法」之用,水只是一個清澈之意,尤其諸佛菩薩早已成就了佛道,哪需要喝水?

唸經的目的是為什麼?2019-07-04T18:41:08+08:00
15 06, 2019

「地理風水」到底重不重要?

2019-07-04T18:39:28+08:00

這個問題要討論起來,範圍實在太廣了,就一個解脫者來說,其實當他能夠契入整個宇宙的能量,也就沒有因生滅現象而產生所謂的地理風水等問題。因為空性當中並沒有任何時空的隔閡,既無障礙,何來五行生剋的問題,這就是《般若心經》所述:「是諸法空相,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的意思。

因為能契入空性境界的修行者,自然比一般人更能超越或放下對境界的執著與得失,當他契入空性時,更能真實體會所謂「實報土」的莊嚴,非是器世界的娑婆所能比擬,更不是有形世間的五行風水能闡明,因那個境界是多重3D的立體影像,如東晉佛馱跋陀羅所譯《大方廣佛華嚴經卷第三‧盧舍那佛品第二之二》中云:「一一塵中有十佛世界塵數佛剎。一一佛剎中三世諸佛皆悉顯現。……一一塵中無量身,復現無量莊嚴剎,於一念中皆悉見,是無障礙淨法門,三世所有一切劫,於一念中能悉現,猶如幻化無所有,是名諸佛無礙法」的殊勝境界。

但對於三界中多數眾生而言,因為宇宙在五行生剋的關係中生成,所以身處娑婆的我們,乃至器世間的一切,本來就有它的定律法則,以及正負能量的差異影響。如我常說的,每個人與外在環境,本是互為表裏、福禍相依的,人是小宇宙,外在是大宇宙;人是頭上腳下,乃表「頂天立地」,而畜生多為背脊朝天,乃為「背道而馳」之徵;又佛門右旋卍字,乃順天而行,而納粹左旋的  標誌,不正是逆天行道的象徵嗎?所以在這個五行相生的世界,懂得其中奧妙者,能適度來作一些地理風水的調整,也是有其必要性的。

至於說要如何做,才能不致過猶不及?很多事情,必須去瞭解當事者的認知程度,乃至衡量當事者本身的經濟狀況、行運及一切來做最後的評估,才有辦法去達到一個最圓滿的結果,任何事情都應適可而止、都應以中庸為主,自然也就不會產生一些太迷信,或者完全不信的狀況!

所以這個問題還是回到每個人的自身,如我上述所說的,人的身體就像一個小宇宙,而外在環境就是一個大宇宙,如果明天要與好友去郊遊,但忽逢暴雨而不能成行時,倘若我們的心情會因此而起伏或受影響,那表示我們還是凡夫,還在三界六道當中,那自然要適度重視地理風水問題。如果我們能夠不受影響地面對如此逆境,都能夠放下或轉念,這就是修行較得力者,但並非代表我們就沒有所謂的地理風水的問題(如西方人沒有歷代祖先的觀念,並不代表他們就沒有歷代祖先),乃至因為地理風水所造成的後續影響(如西方人縱有歷代祖先所造成的問題,他們也不會朝這個方向去處理及解決)。

所以這些修行得力者,並非他們可以豁免一切的五行逆緣,如佛陀一樣有滅族及十難之業一樣,只能說當這些問題產生時,這些修行人,較能「遇境不著境」、「隨遇而安」地不去罣礙及執著(這是屬於修行的功夫),抑或有些人根本不會朝這方面去著想(這只能算是無知的程度),所以我曾說「人生最大的悲哀,不是窮苦與病痛,而是無知與盲從」。

對於一個修行人乃至解脫者而言,他雖然身處在三界當中,但他因為隨時守得住自己的清淨意識及法體,不被外境六塵的一切而扭轉,所以對這些修行得力者而言,他們根本沒有所謂的「地理風水」的問題,這裏所說的「沒有」,並不是說他們沒有地理風水,而是指這些地理風水的問題,對他根本不產生影響,因為他的心是完全可以超越這些「事相」之上的。

正如維摩詰居士的修行典範:「雖處居家,不著三界;示有妻子,常修梵行」,又如中峰明本國師所云:「故諸佛於儼然生滅中,唯見無生,眾生於湛然無生中,唯見生滅。……悟則生滅皆無生,迷則無生皆生滅」。

對於這樣的一個問題,我想一般人寧可信其有,但反而是一些高知識份子或少數宗教團體,會倡導「心好就好」或以「一切無罣礙」的概念來看待。這如同「因果」這件事,不管你相不相信,不管你有沒有信仰,世間的一切,就是有「因果」。或許我們肉眼看不到過去及未來,但卻不能否定這宇宙的真理,就像在遠古科技不發達的狀況下,人們難以相信,除了地球以外,還有其他星球的存在一樣。

同樣地,既然一般人都有地理風水的問題,怎麼可能學佛者或修行人就沒有這個問題呢?所以可見一般人說佛教沒有「地理風水」的問題,那真的是以偏概全及孤陋寡聞的看法,因為我們就是身在五行八卦、陰陽乾坤、不斷生滅的娑婆世界當中,而非身處契入空性、超越對待的淨土界域,學佛人雖說要超越三界,但我們現在就處在三界六道之中,在這樣的界域中,本來就存在著所謂的「五行相生」或者「五行相剋」,甚至所謂的正負能量的一個差異性,所以這是不能相提並論的。

對於這類問題,包括婚喪喜慶是否擇日、公司行號是否慎選等等,我想多數人還是寧可信其有或說從善如流地參考,因為大家還是會畏懼「人有旦夕禍福」之事,所以只要基於不違背常理之下,甚至是站在利多於弊的情況下,順勢擇日選地,亦是情理之事、在所難免,這部份,反而是在佛教中,較多「日日是好日」、「無罣礙」、「平常心」、「心好就好」的論調,實在是一言難盡啊。

就說在台灣啟建寺廟過程,多數的民間宗教,尤其是道廟,還是很重視主殿的座向及中軸線的方位,因為它們多數是由神佛來指示,而非由世間的負責人在作主,佛教這部份剛好相反,因現今佛教多為法師作主,較少有諸佛在背後主事的,而正是這一點,也是我們普濟禪寺,有別於其他寺廟較為殊勝及特別的地方。因為本寺一切大事的決斷,都依止在諸佛的教導下,不違因果、入佛知見地體現於世人面前。

就寺廟的建立是否看地理風水的問題,站在諸佛菩薩無形的角度,只要寺廟落成了,確定諸佛坐鎮了,站在空性的立場,這一切的順逆對諸佛如來而言都不是問題,當然也無需重視人間方位的必要。但是諸佛菩薩大慈大悲,祂個人是不需要,也不影響,但實質在娑婆度生的卻是胞胎的我們,諸佛菩薩為了不讓身處在娑婆「陰陽、乾坤、五行」界域的弟子們,在人生中經歷更多千辛萬苦,甚至減少建寺過程中,因五行相剋而面臨或遭遇到更多的逆境,站在令正法道場源遠流長的立場,諸佛如來還是覺得人世間的我們,是有慎選方位的必要性。

然而一間寺廟的建立,最困難的就屬「靈山寶地」的覓取,尤其像本寺是由諸佛如來為依止及作主的觀音道場,處處無不展現諸佛的密契及神蹟,就說我們位處苗栗的靈山寶地,其平面地形圖竟是一尊觀音坐相的側面圖,這不可思議的神蹟,不正如祖庭浙江省普陀山觀音菩薩最初修練的洛迦山,示現海上臥佛的神蹟一樣嗎?這一切不正是說明「佛選靈山,靈山選佛」的千古佳話嗎?

尤其要作為毘盧觀音佛祖法脈東傳及冥陽兩利的總道場,其靈氣與能量那更是要非比尋常。因為如此一座觀音道場,就無形來講,它必須具備天地宇宙正能量之彙集,如此的正法道場是要傳承百年千年的弘化,所以在傳承的過程裏,絕對也是三世諸佛菩薩蒞臨、十方諸天諸仙擁護,甚至是提昇四聖、度化六道群靈,讓他們能夠藉此離苦得樂及超越提昇時,可以依止崇敬的一個道場。

尤其我們綜觀祖庭中國浙江省普陀山千百年來,在一切的興衰過程中,當每一個興起時,絕對都蘊藏著諸佛菩薩應化世間的願心及度眾的使命。所以毘盧觀音佛祖在現階段將諸佛法脈東傳到台灣,在一切的時空因緣點上,絕對有它的必要性及存在性,只是在人生短暫的時間裏,我們或許沒有辦法看到這一切的不可思議。

所以「地理風水」的問題到底有沒有?這已是不爭的事實,只看每個人是否願意納受正知正見的引導,還是堅持己見的自我看法。因為實際上我們就是身處三界五行、陰陽乾坤的一個地球裡,那麼這些問題本來就是會有,我們不能說學佛修行是要超越這一切,而就完全否定這些問題的存在而不去看待,我們反而應該以正知正見來面對、來學習、來圓滿,這才是真正的學佛,千萬不要不明就理地一昧排斥,如此因噎廢食,那真的可惜了。

閱讀更多有關“探究生命之光”

學佛修行一定要吃素嗎?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對於「學佛修行一定要吃素嗎?」的問題,相信老佛教徒一定是百分之百的肯定及贊成。甚至說這是佛制戒律,其實先撇開吃素與修行的問題,吃素對人體而言本來就是一件好事。

為什麼拿錢蓋寺廟而不蓋醫院呢?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這是一般人常會遇到的問題,當然我覺得碰到這樣的提問,絕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得清的。但如果今天發問的對象,是你有心要度化或者是你的親友

唸經的目的是為什麼?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在《景德傳燈錄》卷四中,禪宗四祖道信大師曾云:「百千法門,同歸方寸,河沙妙德,總在心源」。意思說世間的一切事,全部存乎一心,所以當我們想要唸經

「地理風水」到底重不重要?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這個問題要討論起來,範圍實在太廣了,就一個解脫者來說,其實當他能夠契入整個宇宙的能量,也就沒有因生滅現象而產生所謂的地理風水等問題。

供佛時需不需要以開水供佛呢?

6 月 15th, 2019|0 Comments

其實對於這個問題,多數的寺廟法師,可能都會認為「供水」如此的行為,只是「表法」之用,水只是一個清澈之意,尤其諸佛菩薩早已成就了佛道,哪需要喝水?

「地理風水」到底重不重要?2019-07-04T18:39:28+08:00
Load More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