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界無安,陽界何樂

普濟禪寺度眾無數「煉疏化財」的燒化功德,開始於二十年前惠師父某次偶遇一位有通力的法師,他以教授大家燒化元寶布施給地基主而聞名,後來惠師父自覺既然地基主可以領受功德,那麼與我們息息相關的冤親債主更是需要這些錢財及資糧,所以才有累劫冤親債主燒化文疏的出現,但十多年前最初也只有五、六種基本的文疏,直到深和尚的發揚光大,才有現今各式各樣二、三十種不同的燒化內容。

而佛門本來就有「富貴從布施中來」的因果觀念,所以多布施給我們相關的冤親債主,本來就有助於每個人身體、行運、事業等各方面的幫助,尤其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彼此的磨擦、隔閡等等,都可以用燒化的功德一一化解。

如佛教常有一個故事,說一位要出來發心弘化的法師,雖然講經無礙、舌燦蓮花,但每次講經聽眾總是寥寥無幾,故他深知自己的法緣不具,所以歸隱山林,將自己僅有的銀兩,全數購買了鳥食,每天固定為森林的鳥獸餵食,二十年後他重出江湖,每次講經時,總有一大群十多歲的小孩圍繞著他聽經,大家可想而知,這些小孩的前世就是那些鳥獸,這也說明了「布施」的功德。

同樣地,深和尚及惠師父十多年前白手起家,沒有任何的信徒及金錢的支援,起初的兩年內,每天燒化個人的冤親債主及法界眾生共四份元寶,持之以恆兩三年之久,這燒化文疏的重點,本來就是由發心者供養或布施給某人的冤親債主,這就是一個「布施致富」的行為,所以兩三年後,與普濟禪寺有緣的人事物亦慢慢凝聚,如僧信二眾開始進來,如台北寺廟一一擴大,如覓得總本山的靈山寶地等等,所以很多做生意及業務的人,都因為燒化這套妙法而得改善,而達到祈願,這真是燒化的大因緣。

而最初燒化給地基主的因緣,是因為有人想要出售房子,但久久不能賣出,故惠師父建議他們可以燒給地基主看看,而後來為了更加印證,惠師父也以身作則以自家地基主來作實驗,所以才能從經驗豐富的煉疏化財,得到現今大家對燒化功德金科玉律的肯定。

惠師父記得那時欲出售房屋的求助者完全接受了提議,所以選定一日進行燒化元寶的工作,當火苗緩緩燃起,則該地的地基主也隨即現身,看到他身著件破爛的上衣,整個人看起來十分憔悴。

然而就在燒化後不到一週的時間,那間房屋就順利脫售了,而後地基主再次現身時已換然一新,手提著公事包,顯得非常有精神,打扮也體面多了,這是第一次燒給地基主的實況及感應。

為了更進一步印證燒化元寶之功效,惠師父特地在自己的住家也施行一次同樣的燒化工作。一開始出現的地基主是一位日本軍人,旁邊有他的眷屬及副官,但骯髒毀損的盔甲,也顯示了它的年代與歷史,據悉惠師父住家這一帶在日據時代是駐紮許多士兵之地,這也就不難猜想在經過數十年的歲月後,何以會是日本籍的士兵擔任地基主一職了,因為地基主的分派,本來就是就該處地域性過往的亡靈作派遣,所以地基主其實就是該戶「冥界的戶長」,也因為惠師父看到他們如此的可憐,當下就有多燒了許多元寶給他們,並看到他們一一對惠師父作揖感謝。

之後惠師父再為地基主作第二次的燒化,沒想到此次的日本兵已有了徹頭徹尾的改變,他身處蓮花座之上,原本骯髒老舊的衣裝更是換成嶄新的軍官服,原來,在元寶和蓮花的助力下,他的層級提升了!等到第三次的燒化時,他及眷屬已經脫離地基主的職務順利地提昇更高的品位,而該地則有原本的副官升任為地基主。

後來也因有惠師父的友人長期作地基主的燒化,家宅變得很和諧,晚上睡眠有長足的改善,而這友人住的對面,即是一間教堂,記得友人某次例行性地燒給自宅的地基主時,竟然看到對面住家教堂的地基主,拿了一個破布袋可憐地走過來說:「我是對面『阿門』的,這麼多年來,我看到你們在領元寶,我都好羡慕,不知道你們可不可以分給我一點元寶,我想買些東西」,當然惠師父友人家中的地基主也展現大氣地說:「沒關係,你要多少都可以,這個沒有分宗教的」,這個令人莞爾的現況,也說明了現在人所說「錢不是萬能,但沒有錢萬萬不能」的道理。

其實,只要尚未得度前,六道的任何一道眾生都需要錢財的依靠及協助,可惜的是,現今之人只相信「眼見為憑」,但單就狹隘的肉眼所能看到的有限世界實在少之又少,尤其有形無形本是宇宙的生命共同體,當大家不理解「冥界無安,陽界何樂」的道理時,除了冥界眾生持續受苦及無法得度外,真正影響的反而是陽界的我們啊!

更多有關燒化煉疏化財功德介紹
更多有關燒化煉疏化財感應分享

即將開始的活動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7 月 18 日(週六)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

觀音供燈祈福大悲懺法會

7 月 25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2:00

廣植福田三時繫念法會

8 月 16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3:30

七月孝親報恩梁皇燄口法會前行齋天

8 月 22 日(週六) @ 下午 10:30 - 8 月 23 日(週日) @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