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句悔不當初的因果

阿喜

西元二○一五年七月十九日,這是一個難忘的日子。那天我們跟隨著普濟禪寺的朝聖團一行人正在絲路之旅途中,從吐魯番到鄯善縣那段行程,也是我今生第一次造訪真正的沙漠和傳說中的火焰山,初次體驗大自然環境嚴酷的一面。

行程安排早上參觀葡萄溝和坎兒井,中午在鄯善縣城午餐後,就近到城南的庫木塔格沙漠景區旅遊。由於曝曬在近五十攝氏度的高溫中,大伙對於罕見的沙漠美景實在提不起什麼興趣,只求一蔭以遮蔽烈日的荼毒。

我則出於地理學者探索未知領域的本能,一心想要知道沙丘背後到底還有甚麼未曾見過的景色,於是在不顧大家善意的提醒下,毅然攀爬上最近的一座沙丘。在手腳並用連滾帶爬登上丘頂後,我失望了,舉目所及仍是一遍沙海,前方還橫亙著一道更高的沙丘擋住視線。我無奈地回頭,由於氣力放盡,我舉步維艱任身軀滑下沙丘,正在失望與懊惱之際,迎頭碰上 深和尚詢問登上沙丘的心得,我未經思索地衝口而出道:「悔不當初」。

回到眾人休息的涼亭,才剛坐下,我就感覺整個人都不對勁,不只眼前發黑,五內一陣翻滾,接下來就是猛烈的嘔吐,記憶中我不曾有過這麼嚴重的嘔吐,害得大夥手忙腳亂,有的拿水,有的遞濕巾,以幫忙善後。原本以為我的首登沙丘經歷,就以「急性中暑」尷尬地告終,那裡料到這只是前半段的劇情而已。

翌日早晨我們來到吐魯番北站等候高鐵時,同行的錦墀師兄(現已剃度法名為正耕法師)把我叫到一旁,告訴我他昨晚夢見我們兩人騎單車出外,他的單車鍊條脫落,於是我自作主張將車送到附近的車店修理,然而卻一去不回。

錦墀師兄覺得事有蹊蹺,於是進入店內詢問詳情,在店家多次假意推託之後,終於得知這是一起索要三億贖金的擄人勒索事件,而我被雙手反綁壓在一口大水缸中,看似即將斷氣,錦墀師兄一著急就醒了過來。

由於夢境不祥,所以趕快告訴我,而且因為夢中受害的人是我,要我自己決定是否要請示菩薩,到底夢境示現何意?因為在普濟禪寺修行的優點,就是可以彌補常人「千金難買早知道」的遺憾,由於對觀音佛祖的信受,我們有太多案例是菩薩事先示夢,而後消災化劫的實例。

所以回台後的第二天,我就趕快來到普濟禪寺,跪在佛前向毘盧觀音佛祖稟報夢境,經擲筊獲知此夢是因為農曆七月將屆,有無形眾生要向我們要功德,所以佛祖才讓錦墀師兄夢到的,更必須啟建獨姓三時繫念法會才得以化解。

接著進一步透過惠師父請示菩薩金口,方才得知我的過去世在唐朝時曾為戍守邊關的大將軍,難免在駐防戰地造就一些殺業,而此次的絲路之旅只是故地重遊,所以讓那一世被害的眾生得到要債的機會,更重要的是這些眾生希望藉此因緣得到毘盧觀音佛祖的救度。

在獲得菩薩金口後我貫穿出事件的全貌;因為在唐朝時所造就的冤業,被害眾生長久苦無得度因緣,正巧我於此時回到舊地,在登上沙丘時被眾生找到,所謂的「不是不報,時機未到」,所以才有當下不經意脫口而出「悔不當初」的一句話,包括後續的「急性中暑」和「佛祖示夢」等一連串的情節,也都是觀音佛祖的慈悲點撥及提攜,如果不是菩薩伸手接引,如此深遠的宿世業障,真不知何時才有機緣能夠化解,所謂「冤家宜解不宜結」啊!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田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24 日(週六) @ 下午 1:3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0 月 25 日(週日)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26 日(週一) @ 下午 10:30 - 10 月 27 日(週二) @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