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堂心靈療癒的課程-普濟禪寺的往生佛事

簡慧雯

亡父簡清淵離我們而去至今已有八年之久,偶而還會想起一些他老人家生前的點滴,特別是在往生前六年期間因病臥床,對他本人及所有認識他的人而言真的可以用「人間地獄」來形容。當時,他需完全依賴著專業醫護人員二十四小時的照護,人工三管(鼻胃管、呼吸器及尿管)也陸續變成他身體的一部分,這人工三管是讓他維持生命的重要管路(現代醫藥技術的提升結果),雖然他沒有辦法用言語表達,但透過他會說話的眼睛,可以知道他是意識清晰的。

據我先生描述亡父在臨終的那一刻,還是一直看著他並落下眼淚,雖然我先生是外國人所以不會講中文,可是他一直陪伴在側並握住他的手,不斷用中英文告訴他:「爸爸,我們愛您,您安心走吧!」對我這位外國先生而言,亡父的「人生落幕」場景是他一直無法忘記的,因為他最感驕傲及窩心的是亡父離去時還有他的隨側,所以亡父一定走得不孤單的。

死亡對亡父而言,應該是唯一可以甩掉這身臭皮囊的機會,我也對於他這樣的解脫抱持愉悅的態度,雖然我已不能再像過去的五年來,常常換搭幾班公車去護理之家及醫院探視亡父,但是我寧願只在回憶裡玩味他的一舉一動,因為他不需要再被病痛所約束了。

為亡父做好「七七」,是一種要遵循的傳統習俗,也因為那是傳統,所以我們也盡力做好它,心想這是最後能為亡父所做的,但到底它的功效如何,實際上是有待考證的。尤其對我個人而言,做七的每一階段都很新鮮,所以抱著很感恩的心去參與,現在再次回想起來,做七的過程實際上是一種對參與者,特別是子女而言是一個很重要的「心靈療癒」課程。

由於這是我們家中第一次親臨這個的過程,抱持的心態是感謝菩薩,感謝有台北普濟禪寺─它讓我們能擁有一個只屬於我們與亡父及在近二百五十尊菩薩的陪伴及加持下,進行做七的圓滿儀式。

更要感謝的是住持慧深和尚惠師父,因為有他們的陪伴及協助,才能使做七的獨姓法事圓滿,其實,這也是爸爸的福氣。

這人生最後的七堂課(七七)是二哥及二嫂堅持依循古禮古法為亡父所做的最後一趟感恩之旅,他們的孝心是令人感動的,我自己打從心中感恩有他們的堅持,不然亡父便會錯失了可以提升至更好「趣處」的投胎轉世時機,也許也會變成我們一生中最大的遺憾。

我本人正式來到普濟禪寺是從亡父病重開始,真正較用心參與也是在做七七時,親眼看著慧深和尚及多位師兄姐萬分用心地為未曾見過面的亡父做法事及誦經,陪伴著我們走過這段日子,真的是太感動及太感恩了。漸漸地,我覺得我又多了一個家可以去,那就是台北普濟禪寺。

我的兄嫂長期在台北普濟禪寺修行,接觸並學佛的時間比我多,修行修得比我早,加上有慧深和尚、惠師父及許多師兄姐們的指引及幫忙,亡父真的是很有緣地能在台北市松山區塔悠路的台北普濟禪寺上完人生最後七堂課(做完七七)並與大家結緣。

我常覺得亡父真的是傻人有傻福,在世時過得比出家人還簡單的生活,吃齋唸佛拜菩薩長達五十年之久,往生後居然還能這麼有緣地進入另一個更莊嚴的佛殿,不愧是前世是修行修來的,深深覺得他真是與菩薩有緣。

在此一定要與有緣的讀者們分享,菩薩如何愛護著我的亡父,即使他已經往生了。故事必須從最後一次七七法會當天開始,因為這次是我個人有生以來最最感動的一次,實在無法用文字一一敘述,因此用說故事的方式告訴大家當天的情況。

如同前面六次為亡父做七,第七個七在普濟禪寺的慧深和尚、惠師父及師兄姐們為亡父準備了一個非常殊勝的法會儀式,那是一種莊嚴的呈獻,我看到的當下感受是「應該很合老爸的口味喔!老爸一定會很高興」。我的先生也剛從國外回來,他與亡父感情很好,前面六七他皆無法參加,因此他堅持最後的七七法會一定要來,雖然他不懂中文,我們便請示慧深和尚及惠師父這部份該怎麼辦?憑著慧深和尚及惠師父的經驗告訴我們,只要不懂中文的先生「跟著唱的旋律,用心感受即可」,我的澳洲籍外國先生便跟著大家一起為亡父完成七七的儀式,前後總共是花了三小時,也不知跪拜了多少次,不過他一點也不喊苦(即使平日從未跪拜過),因為當他跟著我們聽了後面的故事(經我翻譯)後,覺得這是很有意義的事情。

當儀式進行到中場休息時,惠師父便向我們說「你們的爸爸很早就來了,他靜靜的坐在那邊(指著靠近餐桌的方向),他的樣子是很好的,不是很壯,臉形與你們很像(指著我與二哥),我有問他,你還有沒有需要什麼?有沒有什麼要向你的孩子說?你的情況如何等等……」。

惠師父順便問我們,亡父是什麼原因往生的?他病了多久?我告訴惠師父:「因為在他往生的六年前在台中榮總診斷出來腦幹萎縮,漸漸地影響了他的活動能力及所有其他日常生活的能力,最後他是靠著三管維生,最後幾個星期他的全身是浮腫的,雙腳也是早已彎曲變形,實際上他已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坐起來過了」。

由於惠師父從來沒有看過亡父,甚至是照片,但經由她所形容亡父的態度、行為、舉止和樣子,讓我確定那就是我的亡父,如同惠師父所說:「他真的好客氣,一直感謝兒子為他做這些(指做七),所有誦的經文、燒化的龍船、元寶、衣物等等他皆有領受到,他更感謝前面六次的七,每一次菩薩皆會給一杯甘露水,也因為有這些甘露水讓他能放下這一身千瘡百孔的『臭皮囊』。到今天他已經沒有病痛了,他真的很感謝菩薩的照顧……」。

當我聽到這裏時,我更確定那是我的亡父,那是他的謙虛及感恩心,他一直是一個「只給不求」的人,我真的很替他高興,因為至少他現在已經沒有病痛了。因此,我已放下心中第一個罣礙。

接著惠師父及慧深和尚便說,菩薩真的很慈悲帶著我們的亡父來領受今天滿七的功德,也許我們可以請示菩薩慈悲是否能讓我們知道亡父未來的去向,因為今天晚上便是決定亡父投胎轉世的時候了,至少讓我們心中有個底,「萬一」還有需要時,我們還是可以憑著一些力量繼續努力地為亡父做些功德……等等,這也是做子女還可以及應該為父母做的。

經過一番商量,我個人是用很平常的心想知道「結局」,在慧深和尚帶領下及兩位師父及多位師兄姐們一起誦完「慈悲藥師寶懺」上中下三卷後,慧深和尚及惠師父便協助我們在菩薩面前用最誠懇的心向菩薩請示,請問亡父是否會投生到「天道」,結果第一筊便是「蓋筊」! 再問是否將投胎到「人道」或是「阿修羅道」,有趣的事情發生了,當問到是在「人道」或「阿修羅道」時無論如何擲筊,卻一直無法得到正確答案,因為一直都是兩聖一蓋筊,最後,慧深和尚及惠師父便說:「上面的諸佛菩薩可能還在商量,時間未到,再等等吧」。

在等待的時候,惠師父還想多瞭解亡父是一個甚麼樣的人?由於我與亡父的感情最深,所以我便講出我印象中最深的部分,例如:亡者從小就是一個很孝順的人,侍奉祖母及父母親,是一位好兄長(家中共有三個姊姊,一個妹妹,五個弟弟),亡父他犧牲自己唸書的機會,小學畢業便必須分擔家計栽培弟妹,一生沒有大成就,從服完日本海軍三年勞動役返國後,他便學做生意賣制服,但常常被地痞流氓欺負,曾多次受傷,可是為了養家他都忍了下來,日子雖苦,但是他從沒讓我們餓過,他還很照顧他的大姊(一貫道的點傳師),替大姊夫背付著龐大的債務好些年,為的是不讓她的大姐受苦。

他就是一個只會給予而不會跟人家伸手要東西的人,他一輩子過得非常清苦,他一生只有一個願望,便是想再回日本去看一次,但是我們沒來得及在他身體還算健康時帶他去,從我有記憶開始,我們家一定有佛堂,亡父從來不虧待菩薩,因為菩薩永遠是住正廳,最寬敞、光線最好的一間,他非常虔誠地照顧及膜拜菩薩長達五十年之久,一直持續到他病倒,他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因為要犧牲自己照顧弟妹,所以他只能自學,故日文能力很強,英文也懂一些。

我也告訴慧深和尚及惠師父,亡父一定會很喜歡來普濟禪寺,因為慧深和尚在這幾次做七時及其他法會上的解經方式,非常地像亡父在我小時候用說故事的方式解釋經文,有一種「格調相似,合他的味」的感覺。更重要的是,亡父是非常不喜歡複雜環境的人,他特別喜歡清境可以修身養性之處,我相信也許這是他自己早已經安排好要來普濟禪寺結緣的吧! 只是時候未到罷了,所以我才會有一種很強的感受:「老爸一定會很喜歡到普濟禪寺來聽經的」!

待過了一段時間,在慧深和尚及惠師父的帶領下,我們重新請示菩薩開示,讓我們知道亡父將會投生去哪一道輪迴?最後的結果是他既不去「人道」,也不想去「阿修羅道」。故慧深和尚及惠師父經過一段時間的反覆思考及推敲,想到亡父如果不是去六道投胎轉世,又不是去阿修羅道(尚屬天道),依他們的經驗及認知,也許還有可能去一個地方,那就是「觀音淨土的學堂」。

如果用白話來描述此「學堂」,它就像是一所佛教大學一樣,要進入這個學校必須要通過基本的入學標準,進去後要修學相關課程(必修課及選修課),修身養性(品德教育的養成),及其他核心能力的訓練,將來才能依個人修為自度度人乃至成佛(畢業)等等。

當下,我們心中多麼希望亡父是具足一切的功德力而去到觀音淨土的「學堂」裏修行,那應該是最完美的結果了(也絕對是爸爸的第一志願),其實那一刻真的太像是等待著自己放榜的一剎那,期盼中帶著有些許的緊張與焦慮。

最後在慧深和尚及惠師父的帶領下,由二哥擲筊請示菩薩:「亡父是不是功德具足可以到觀音淨土的『學堂』去修行」,而為求客觀及準確性,二哥似乎故意擲得很大力,而筊面也出奇的明確以連續三個聖筊作為答案的揭曉,最後亡父終於如願在觀音淨土的「學堂」落腳。

當下的我們真的是太感謝、太感恩了,一種喜極而泣的歡喜油然而生!尤其我當下的第一個感受就是,我已經看到綻放光明的榜單了。惠師父此時說出一段最感人的話,她說:「剛剛之所以一直沒有辦法得到菩薩指示的原因,是因為在那個時候,你們的亡父自己跪在菩薩面前,流著眼淚一直向菩薩請求,請求菩薩不要讓他再投胎做人了,過程中可以看出亡父的誠心、堅持及勇氣,菩薩了知亡父的一切,所以也慈悲的讓亡父留在學堂裡繼續修道」。

惠師父接著說:「能敢在菩薩面前為自己而求,且是在這最重要的關鍵點,可見你們的亡父真的是很聰明也很勇敢的」。我回答惠師父:「這就是我們的老爸,他沒牽掛了,所以這是他唯一,也是最後最重要的一次,能為自己的權益去努力爭取,我們都很高興他總算成功了」。

對我們做子女的而言,這可說是最完美的結局了,因為沒有什麼比這個(回歸淨土)更好的,我們非常替亡父高興,這雖是短短幾頁的描述,可是對我個人而言是格外重要的,因為一個完美可被接受的結局,也讓我能快速結束失親的悲傷期,這真是一個非常珍貴的七堂課。

從此之後我到台北普濟禪寺,不論是誦經或是其他大小法會,我相信老爸也會到場聆聽學習,因為他永遠與我們同在,如同慧深和尚所說的,做完滿七並不是休止符,那只是另一個學佛的開始,的確我是深深體悟到這些話的重要性。

最後,我與我先生衷心地感謝因為有普濟禪寺,有慧深和尚,有惠師父,以及多位師兄姐的關心及陪伴,讓我們能順利為亡父進行最圓滿的七七法會。這七堂課是無價的,更加感受到菩薩的愛心,菩薩現在是亡父的老師了,我們百分百放心並感恩地將亡父交到菩薩手中,再次感恩!在此更祝福天下有緣人,大家一起來普濟禪寺學佛!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10 日(週六) @ 下午 10:30 - 10 月 11 日(週日) @ 上午 12: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獻供大悲懺法會

10 月 15 日(週四) @ 下午 12:00 - 下午 2: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16 日(週五) @ 下午 12:00 - 下午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