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魔之別—兒子「躁鬱症」好了

月鈴

我自己平日都要花四個小時持咒與誦經,這樣的生活已經十多年了,所以在耳濡目染的過程下,我唯一的獨子也懂得平時學佛及修行的生活,但在民國九十七年春天時,我的兒子無論在修行或身體上都出現了嚴重的失常情形。

起初是從失眠開始,但後來「躁鬱症」的情況越來越嚴重,那時他還在國外念書,所以只好帶他去看醫生,但一直吃藥也不見改善,當醫生覺得他的狀況越來越嚴重時,醫生就認為他可能有精神方面的問題,也就是情緒上面的疾病,為此我先生特別趕到國外去照顧他,那時我兒子出現一些特殊的行為,他把家裡的佛經都拿來看,然後就一直講「空性」的道理,還曾經七天七夜都沒有睡覺,並一直對著他爸爸講「空性」,最後甚至還拿起刀子,對他的爸爸說:「如果你不能開悟,我就把你給殺了」。當時他的所有行為、精神狀況,都已經超乎了醫療上可以治療的範圍了。

澳洲當地的醫生就表示,為了要做較深入的觀察與治療,請我們準備辦住院,那時就近找了密教的上師協助,於是請了密教上師在印度色拉寺等著名寺廟,一連做了好幾場的佛事,但成效不彰,兒子時好時錯,最後更在大街上脫光衣服狂奔,並對著一間道廟亂罵,嚴重的狀況,讓我十分恐慌。

於是我想到認識數十年的摯友 惠師父,所以我就趕到「台北普濟禪寺」,麻煩 惠師父「入定」幫我諦觀,於是發現兒子這次的事情比較嚴重,因為這次附著在我兒子身上的眾生是有法力的,而且算是魔界的一個眾生,原本我還想先把兒子留在國外治療,但是聽了 惠師父的解釋後,決定把他帶回台灣,因為附著在我兒子身上的眾生非常暴惡,需要藉由法會中菩薩的神力親自度化來化解。

回到台灣後,本來隔兩天要帶著兒子去普濟禪寺,沒想到兒子一早就自己跑去普濟禪寺,並向住持 深和尚說自己是「文殊師利菩薩」,度眾經驗豐富的深和尚,對兒子循規蹈矩,並引導至佛前擲筊啟建「獨姓法會」來化解,當獨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舉辦當天,在牌位的魔界眾生還自以為是自打手印修法,但經過一場法會下來,在台北普濟禪寺眾多諸佛菩薩的威神下,眾生也就被折服了,也心甘情願地離開我兒子的身體,現在我兒子已經恢復正常,這是身為父母最感恩的事了。

在這段期間我自己經常進出醫院,看到了很多青少年情緒不穩,都有類似「憂鬱症」或「躁鬱症」的狀況,他們雖然也都接受醫院的治療,即便有了改善了,但最後還是多數再復發,因為「無形的眾生要的是功德,而不是醫藥」,以我兒子為例,除了醫療上的治療外,若有受到無形的影響,仍然要找出根本的原因去解決才是根本究竟之道。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田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24 日(週六) @ 下午 1:3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0 月 25 日(週日)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26 日(週一) @ 下午 10:30 - 10 月 27 日(週二) @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