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眼疾就醫

秀珍

這幾年來,我的公公一直嚷嚷視力模糊,眼睛不舒服,由於他的個性異常固執,又過於節儉,所以任由晚輩們再三勸說,他都置之不理,堅持不到高雄市的大醫院就醫,由於鄉下醫療資源缺乏,所以他只有在感覺不適時,才偶爾在附近的小診所拿藥舒緩病情,因此他的許多病痛也就這樣拖著。

直到今年(二○一九年)八月下旬,我公公的眼睛因極度不舒服,無法忍受,才願意讓我的小叔,帶他到附近的岡山鎮就診,不過岡山鎮的醫生認為我公公的病況太嚴重了,於是馬上將公公轉診到高雄市榮總醫院,當公公得知治療過程需要注射一種抗新生血管因子的藥劑,打一針需自費二至三萬多元後(不過若是通過審核則可申請健保給付),他一回到家就氣得跳腳了,這麼昂貴的花費簡直要他的命,說甚麼也不去就診。

小姑得知消息後,就趕緊做「燒化」的功德,以公公的名義「供養」龍天護法、也燒化給「我公公的累劫冤親債主」,以及「主治醫生的累劫冤親債主」,並祈願我公公能得遇良醫良藥的醫療,一切順利,並讓他能乖乖的接受治療。

而公公至高雄榮總就醫前一天,我和我先生阿喜、我小姑及小姑丈也一起返回高雄老家,但公公又耍賴不去了,當晚我們四人輪番上陣好言相勸,他還是沒答應,不過還好看診當天,公公在眾兒子、女兒、媳婦的好言勸請下,順利地前往榮總,經過冗長的等待及檢查後,醫生宣布公公是因糖尿病而併發的視網膜病變,導致黃斑部水腫,目前是半失明狀態,不治療肯定失明。

所以醫生叮囑一定要定時為公公測血糖值,並且要維持在安全值以下(公公因為捨不得花錢,所以一直沒去測血糖),二週後則要進行細微眼底血管攝影,須具備血管攝影及合格的血糖值,這兩項資料才能送審,若通過審核,就能具有健保給付的資格,而在這段時間,小姑又持續為公公「燒化」,祈願一切順利,能通過審核。

兩週後,我們因故無法南下,於是小姑獨自回家,她剛踏進家門,公公就吵著不去檢查,綁著他也不會去!到了隔天公公還是不配合,雙方僵持不下,小姑只好說:「哥說你若不去,他就要從台北趕回來喔!」沒想到公公竟然說:「好呀!叫他回來!」小姑馬上來電告知狀況,眼看就診時間迫在眉睫,我馬上連絡法勤師說明事情原委,請她在佛前上香稟告菩薩,並祈請菩薩慈悲加持,讓公公願意就醫完成療程,否則前功盡棄。

約莫二十分鐘後,小姑來電告知令人難以置信的好消息,公公竟然平靜而且輕聲細語的問:「下午是幾點看醫生?」,並頻頻催促小姑早點出發,檢查過程中,公公也出奇地安靜與配合,沒發脾氣,候診中還主動關心「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的建寺進度。

兩天後,公公進行了抗新生血管因子第一劑的注射,他依然高度配合,並提早出門,而且他對於長達四個多小時的候診毫無怨言,還自我解嘲地說:「好像來得太早了?」之後的治療也都如實遵照醫囑進行!

真是不可思議啊!平日脾氣暴躁,固執到令人抓狂的公公,竟然能在二十分鐘內,產生如此巨大的轉變,心生柔軟,和言悅色的配合治療,這輩子鮮少見到丈夫如此溫柔一面的婆婆,簡直無法相信,嘖嘖稱奇,當婆婆事後得知此為菩薩慈悲的加持事宜後,她才恍然大悟,並口中念念有詞,不斷的合掌感謝菩薩。

感恩菩薩給公婆得度的機會,尤其是婆婆,昔日,菩薩對她而言,只是一個形而上的概念,此次讓她親身感受到「真的有佛」,而且蒙佛加持,她對菩薩的信心自然是更加的具足了,佛恩浩蕩!有佛真好!

即將開始的活動

觀音供燈祈福大悲懺法會

9 月 19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2:00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10 日(週六) @ 下午 10:30 - 10 月 11 日(週日) @ 上午 12: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獻供大悲懺法會

10 月 15 日(週四) @ 下午 12:00 - 下午 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