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的痼疾

小孜

十多年前,在我第一次踏上歐洲的土地後,無名的偏頭痛就開始纏身,因為這樣的疾病在現今社會上非常多見,想說也是家族遺傳的因素(最初是偶發性),我也不曾放在心上,也不曾下功夫去治療。

直至結婚後的當年冬天,忽然發現偏頭痛的問題加劇,才前往大醫院診治,在層層精細的檢查之下,醫生也只得這是「遺傳性的偏頭痛」的結論,之後需每天服藥,來緩解這樣的情況。但在服藥後的一個月,發現情況不但沒有改善,反而越來越嚴重,有時嚴重到甚至視力開始變得模糊不清,影響了生活品質與工作效能。這樣的情況在訴與醫生說後,醫生開始懷疑起是否是腦裡有「腫瘤」的可能性,同時積極地安排腦部的電腦斷層與核磁共振。

當年是我第一次踏入普濟禪寺!診療後的隔幾週是普濟禪寺每年一度的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也是我第一次參加這樣殊勝的法會。在最後一天焰口法會結束後,深和尚依照慣例用普濟禪寺鎮寺之寶「藥師甘露」為參加法會的信徒一一加持,我有幸也在此列,在加持的當下,雖沒有什麼特殊的感覺,只覺得心情變得很平靜。

就這樣又過了幾週,偶然一天,醫院的專案管理師打電話詢問我這幾週服藥的情況(因檢查並無察覺有腫瘤),我赫然發現在參加完法會後的幾週內,我並沒有頭痛的情況發生,電話那一頭的管理師也十分訝異,希望我跟她分享是否是生活作息或是飲食有什麼改變?抑或是有轉換工作?我回覆她說:「一切照舊。」

就這樣我進入普濟禪寺今年已經是第七年了,偏頭痛的問題卻再也沒有發生過。如有人問我說為什麼?我會跟他說:「這是因為普濟禪寺『有佛教化、有法化解』的緣故。」或許當我們覺得生活中的大大小小之事就是理所當然的發生,殊不知這些都是我們多生累劫所造作的「業」之反饋。如果我這輩子沒有碰到普濟禪寺,這樣健康的問題可能會困擾著我一輩子,但是在這幾年佛學班的洗禮下,慢慢地能窺探到些許「何期自性本自具足」的道理。

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只要我們深信,只要我們依教奉行,很多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田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24 日(週六) @ 下午 1:3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0 月 25 日(週日)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26 日(週一) @ 下午 10:30 - 10 月 27 日(週二) @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