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農曆七月特殊大牌之殊勝

林麗純

二○一九年八月十八日,我跪在菩薩座前擲筊,透過筊面得知我的「阿娘」已回歸觀音淨土後,我的心中百感交集,除了感恩菩薩的威德加持外,我心裡也格外感謝我阿兄,他總在我猶豫或信心不足時,給我打氣加油,與我相伴。

自從二○一七年一月一日送我父親回歸觀音淨土之後, 我第二順位想送回觀音淨土的家人,就是我阿娘了,當時也是經由擲筊得知,我阿娘已投生在「阿修羅道」,我當時心裡雖然著急,卻無力為他啟建獨姓法會,所以我常為此心生煩惱。

而那時候,我常和禪寺的法師及其他資深信徒閒聊,也藉由和他們聊天,我無意間得知了,若想超薦過往六親眷屬,可以於台北普濟禪寺每年農曆七月時所啟建的「農曆七月孝親報恩梁皇寶懺暨瑜伽燄口施食大法會」中,為我們過往的家人立「特殊大牌」,其功德力等同一場獨姓法會,於是我為了讓我阿娘也有機會能回歸觀音淨土,而在那年開始,為我阿娘報名參加農曆七月的法會,為他立特殊大牌。

但此時也正是我學習觀音法門的過程中,遭遇到最大的阻力及障礙之時,這個阻力及障礙來自我先生,我先生在我接觸台北普濟禪寺前,對於我所謂「學佛」的這件事,其實也從未反對過,但一直到我開始在禪寺學佛後,我先生就開始反對我學佛了,他反對的原因很簡單,因為他認為「燒化」是怪力亂神, 不但無效而且要花錢,我先嘗試和他溝通,但最後溝通不成,不得已之下,我只好我行我素,我心想:「總不能因為別人的反對,就放棄自己的選擇。」

就這樣我試著不挑起我先生那莫名的情緒,也忍受著我先生沒由來的冷嘲熱諷,我仍然持續燒化金元寶給我阿娘、為我阿娘報名參加每個月的「慈悲三昧水懺法會」,我也在每年農曆七月的法會中,為我阿娘立特殊大牌,就這樣悄悄地過了一千日。

在這一千多個日子裡,其中的三個春天,我認真地打了無數個蝴蝶結,用一個個工整的蝴蝶結,將五色布綁在龍船上,為禪寺完成了無數艘供佛用的「五方龍船」,藉此回饋菩薩對我的被佑;其中的三個夏天,我也發心去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的總本山出坡,雖然我每每被三十七度的高溫擊敗,但我仍盡己所能的,為總本山付出一分心力;而其中的三個秋天,我都會為我阿娘報名農曆七月法會的特殊大牌,我也透過在佛前擲筊,得知我阿娘已從阿修羅道提昇到了天道,最終再由天道回歸觀音淨土!目前我阿娘正在觀音淨土的藥師佛身邊修行。

當二○一九年十月十二日,我參加台北普濟禪寺所啟建的「具足法財世財法會暨圓滿建寺大法會」時,我看見我父母親的牌位,一起並排在回歸觀音淨土家人的牌位區,那時我心中感到無限的安慰,因為自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父母親就是世間人人稱羨的神仙眷侶,只是在我十二歲那年,我父親因打高爾夫球而遭雷擊斃後,我的美滿家庭從此步入黑暗期,而我阿娘最終也因癌症病逝,享年六十三歲。

我今生有幸遇到了毘盧觀音佛袓,也藉由菩薩的威德,圓滿了此生我對父母親的心意,從此再無遺憾,再無牽掛。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田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24 日(週六) @ 下午 1:3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0 月 25 日(週日)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26 日(週一) @ 下午 10:30 - 10 月 27 日(週二) @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