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寐以求的觀音淨土

智海

我從小是隔代教養,由阿嬤照顧我長大,雖然有句閩南俚語說:「生的放一邊,養的大過天。」但當我有能力想要孝養阿嬤時,她卻已離世,而自從阿嬤過世後,我常在想:「她在另外一個世界過得好嗎?她有在菩薩身邊修行嗎?她有回到西方極樂世界嗎?」

雖然我錯過了孝養阿嬤的時機,但我為阿嬤在民國一○八年報名台北普濟禪寺的「七月孝親報恩梁皇寶懺暨瑜伽燄口施食大法會」後,距今(民國一○九年)一年了,這當中發生了一些事情,讓我阿嬤藉由毘盧觀音佛祖的慈悲救度,最終回歸觀音淨土,以下即是事情發生的經過:

我為阿嬤於民國一○八年參加完法會後, 仍持續為阿嬤報名每月「眾姓水懺法會」及做「燒化」功德,記得這期間,阿嬤偶爾會出現在我的夢境裡並跟我說:「妳想要甚麼阿嬤都買給妳!」而我每次夢到阿嬤後,睡醒時都覺得很安心,因為知道有毘盧觀音佛祖作主,且為阿嬤燒化時,也配合著文疏一起燒化,如此讓阿嬤在另一個世界能確實拿到資糧,所以我感到很放心。

但就在民國一○九年六月,我第一次夢到阿嬤狀況不好的夢境,她跟我說她要去高雄義大就醫,不過她身邊只剩四百元,怕沒錢搭車回不了家,於是不敢看醫生,我聽了後心急地告訴她:「我有錢啊,妳怎麼沒有看醫生就回家了呢?」夢醒時我覺得真是莫名其妙,我明明都有燒化啊,她不可能沒錢,於是我得到一個結論:一定是平時喜歡廣結善緣的阿嬤,不知道又跟誰結緣了。

而過幾天後,我又夢見阿嬤,我夢境裡的阿嬤帶著往生的阿公來找我,我的阿公一看到我就掐著我的脖子,我看著阿嬤,並一直跟阿嬤求救,在夜裡,我的脖子因在夢境中被掐著而痛醒,當時又適逢我的工作壓力很大,於是我推論這個夢境一定是工作壓力太大造成的。

在經歷了這兩次的夢境後,讓我的心情不是很好,也說不上為什麼,我總是感到悶悶的,沒想到過了幾天,我又再次夢到阿嬤,我在夢境裡禮佛,並四處觀看佛堂的莊嚴,此時我來到一個暗處,只有道門縫透出亮光,我好奇著門後是什麼,於是我打開門一探究竟,沒想到居然看見我親愛的阿嬤瘦骨如柴,且身體蜷曲地躺在地上,我難過的趕快把阿嬤抱起來放到溫暖的地方。

接連三次的夢境實在離奇,記得上課時,住持深和尚曾提到「冥界無安,陽界何樂」,於是我想:「若是有我需要了業的地方,那就盡力去做吧!」我一心觀想毘盧觀音佛祖並稱念其聖號,因為我心裡有許多問號,希望菩薩能夠給我指引,而當我完全融入菩薩慈悲的法相時,這股尋求菩薩幫忙的訊息也更強烈,於是我趕緊聯絡台北普濟禪寺的法勤師,表達想要擲筊請示毘盧觀音佛祖,關於這三個夢境的涵義。

過了幾天後,我來到了台北普濟禪寺,在法勤師的協助之下,藉由住持 深和尚及當家惠師父的引領,我來到佛前請示毘盧觀音佛祖,我先向菩薩稟告我所作的夢境,並且在菩薩觀好我所稟告的夢境後,向菩薩詢問此三個夢境是否為我的阿嬤或是歷代祖先需要救度?結果是關於阿嬤需要救度之事得到了三聖筊。

在向菩薩祈問如何救度阿嬤前,我們先請示我的阿嬤目前身處何道?但大約半小時過去了,都沒有擲到明確的三聖筊,我們只好再重新擲筊請示阿嬤所有可能的去處,最後問出的結果,竟是於我們最後一輪擲筊的當下,她在阿修羅道正好往生了。

當時想著,怎麼這麼剛好,這樣阿嬤不就又要往生到新的地方去了嗎?那肯定是送阿嬤回觀音淨土的大好機會!我心裡也想著:「我的資糧雖不多,但我一定要好好保握,讓阿嬤有被菩薩救度的機會。」此時此刻不是我能多想,於是我向菩薩稟告:「弟子向毘盧觀音佛祖虔誠祈求,希望早日將亡阿嬤送回觀音淨土。」而慈悲的住持 深和尚及當家 惠師父為了能更圓滿佛事,因此帶著我向菩薩祈問:「是否為阿嬤『助念』六個七,最後的七七再啟建一場『獻供三時繫念法會』,可以讓我阿嬤回歸觀音淨土?」菩薩終於給予三聖筊。

擲筊後由當家惠師父入定,接收毘盧觀音佛祖金口宣說關於阿嬤的狀況,其中提到一點:「你的阿嬤在阿修羅道時,一直都是生病著。」這和阿嬤生前因癌症過世,且最後一個夢境也是病苦的樣子不謀而合,而住持深和尚也曾於佛學班說到,每個人都帶有病因輪迴,這些都顯示了阿嬤急需被救度的訊息。

又在阿嬤的頭七時,我終於懂了甚麼叫做「助念」,在台北普濟禪寺的助念,就如同一場殊勝的法會,不是只有念念佛號而已,我在這一場法會裡面,內心百感交集,所有的情緒湧上心頭,心想若不是兩位開山方丈愛護弟子,我何其有幸能夠參與助念等同一場法會的功德?若不是毘盧觀音佛祖作主,在在處處斟酌弟子的難處,又如何能允諾只需一場獻供三時繫念法會,便快速增加阿嬤回歸觀音淨土的福德資糧?因此對毘盧觀音佛祖、二位上師及所有法師,弟子只有無限的感恩。

而在阿嬤的三七當日,我於上班前小寐,阿嬤即示現夢境,在夢境裡住持深和尚及當家惠師父來到家裡,我跟阿嬤開心的不得了,都希望兩位上師不要離開,眼看窗外天色已暗,時間來到了晚上七點,正巧台北普濟禪寺的佛事白板上,註記了每個七要助念的時間是晚上七點,這也說明了台北普濟禪寺的龍天護法,都盡職地引領阿嬤到法會現場,這個夢境也是阿嬤要告訴我,不要擔心她,要我好好的去上班,她會好好地聽毘盧觀音佛祖上課,這也再次的說明「有佛主事」、「有佛真好」!

因為我是第一次辦法會,就在阿嬤的七七法會前,普濟禪寺這個大家庭裡,我接收到許多師兄姐的溫暖,還有我先生的支持與贊助,許多師兄姐與阿嬤結緣手抄佛經、龍船、小蓮花、冥衣褲鞋等,這些資糧全部布置在法會壇場中,使得獻供三時繫念法會顯得更莊嚴隆重,而大家和阿嬤的結緣,也讓我學習到要慈悲喜捨、廣結善緣。

就在獻供三時繫念法會結束後,由住持深和尚及當家惠師父引領,向毘盧觀音佛祖擲筊請示阿嬤回歸觀音淨土的何處,結果阿嬤「在台北普濟禪寺當龍天護法」得到了三聖筊!

我回想阿嬤往生時,雖有啟建藥師寶懺,但因沒有佛主事,因此她託夢告知家人她沒有收到藥,而我們燒化的所有東西,也因為阿嬤剛往生時的害怕及身體虛弱,所以她通通都沒有收到,當初也因家人不懂,所以阿嬤的往生佛事也以「切七」的方式舉辦,以上這些不如理、不如法,造成超薦的不圓滿,且諸如此類的狀況,不是只會發生在我阿嬤的身上,而是現今的亡者都很容易遇到,那麼我們所牽掛的往生家人,會到哪裡去呢?

知道阿嬤已經回歸「觀音淨土」後,我的心裡感到很安穩,在普濟禪寺因為「有佛作主」所以能不違因果地「有法化解」,只要照著毘盧觀音佛祖所指示的方向走,當時機到了,一定有因緣圓滿我們所牽掛的事,我感恩所有美好的因緣,更重要的是,我在台北普濟禪寺學佛後,我知道我有目標,就是要回歸觀音淨土,與我最愛的阿嬤再次相見,南無大慈大悲毘盧觀音佛祖。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三時繫念法會

12 月 6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為父母身心安康、少病少惱大悲懺法會

12 月 19 日(週六) @ 下午 2:0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2 月 20 日(週日) @ 下午 1:00 - 下午 4:00

廣植福田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12 月 27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