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大陸完成兩天補辦台胞證「不可能的任務」

本善

二○一九年的暑假,我隨同爸爸參加台北普濟禪寺中國河南洛陽白馬寺迎請本師釋迦牟尼佛法脈朝聖之旅。

行程的第二天,我們參訪四大石窟的龍門石窟,因為我才十二歲,可以持台胞證並得以優惠進入景區,進去後我爸要收我台胞證放入他的背包,但因當地導遊有說後續還需要再驗台胞證,因此我要求台胞證留在我手邊,而我不自覺地將台胞證與手機放進同一口袋裡,參觀完三個洞窟後,那時已經過了半小時了,但都還沒有驗票。

所以我爸就打算先將台胞證放入他的背包,可是當下我卻徧尋不著,我們只好告知領隊和當地導遊,並順著原路回去,以地毯式搜索的方式搜尋是否有掉在任一個可能的地方,我們也詢問了當地打掃的阿姨,並協請導遊通報景區管理局希望有人撿到送回,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直到我們離開景區依然亳無訊息,當地導遊帶我們到景區派出所報案,結果吃了閉門羹,景區公安叫我們到洛陽入出境管理局重新申辦即可。

因為當天是週六,我和爸爸只好脫隊續留洛陽酒店,等待隔週一早上前往洛陽入出境管理局申請補辦,可是申請過程障礙重重,隔週一上午九點以前我們到了洛陽入出境管理局,卻又被告知地下電纜被挖斷所以全部停工,故又被推到當地人民之家專門辦理大陸人民補發證件處所,到了那裡被承辦推翻説他們不辦台胞證,要求我們再回洛陽入出境管理局辦理。

我們再回到當局時,他們又告訴我們電纜壞掉不知道要修多久,他們是不上工的,就算可以上工,申辦也需要九個工作日。當下我爸覺得洛陽已經不能期待了,而且那是二級城市,還要再送回河南省公安廳審批、製卡再送回洛陽,曠日費時。

當下我父親決定從洛陽搭高鐵到鄭州直接辦理,我們花了一般票3.5倍價格買商務艙,趕在下午兩點抵達鄭州市公安廳入出境管理處辦理送件,不料一遞件立即被承辦退件,理由是我們的住宿證明是在洛陽,要求我們回洛陽申請補發,當下我父親沒有說什麼,但我們只覺得我們遇到悪緣了!

我爸與當地旅行社交涉了一個多小時,唯一的方法是取得鄭州的住宿證明才能在鄭州重新申請補發。想要取得鄭州的住宿證明,前提是我們必須入住鄭州的涉外住宿酒店,但前提是必須有台胞證遺失的報案證明,於是我們回到鄭州東站為了找派出所,到處詢問總共走了一個多小時還是找不到。

直到當地一位女公安菩蕯請我們直接打110報案,為了爭取時間,當地旅行社經理直接帶我們到報案辦公處,對方用盡所有推託理由要我們回洛陽辦理,但我爸以我即將開學必須趕回台灣,堅持要在鄭州申請補發,要求開立報案證明讓我們可以入住鄭州的酒店。在彼此的對談中,我爸表明我對中原文化濃厚的興趣,所以特地陪我來到洛陽、鄭州探討中原文化溯源之旅,折騰了四個多小時承辦跑進跑出不下十趟,打了不下二十通電話……。

折騰這麼久的理由是,台灣同胞的案件必須逐級上報,得到領導的指示,最後光是䅲查我的身分就花了一個多小時,總算開了一張不痛不癢的報案紀錄。但它雖然不痛不癢卻能讓酒店打電話給該公安廳,並由該公安指示允許我們入住酒店,且開出四份住宿證明。等我們入住酒店已經接近星期一晚上十點,眼看著只能隔天(星期二)早上九點送件,而後天(星期三)下午兩點前必須領到補發的台胞證才有機會能跟著朝聖團回台,由於這三天的折磨下來,諸多的不順,實在沒什麼信心!

就在入住鄭州的酒店當下,我爸想到並且立即聯絡台北普濟禪寺的法勤師隔天早上七點為我們燒化,當晚我爸就擬稿把祈願文寄給法勤師,並燒化供養龍天及累劫的龍船,希望明天送件一切順利,能夠否極泰來、柳暗花明。

隔天(星期二)早上我們八點四十五分就到了鄭州市公安局入出境管理處排隊等候承辦上班,在等候時我爸一直提醒我不要東張西望,要閉上眼睛心念專注唱誦「南無毘盧觀音佛祖」聖號,並祈求毘盧觀音佛祖及龍天護法護佑,協助我們善緣具足,送件申請順利。

早上九點一到,當地旅行社經理幫我們去拿申請書,我爸跟我看到同樣是前一天把我們退件的承辦人,心都涼了大半截,也因為我太緊張,老是寫錯字,總共寫到第三份才沒有任何塗改,到了在上午九點二十八分時才完成送件申請,那時候當下的感覺是這個承辦好像變得一點都不挑剔了,但是看了送件申請書可以領證的日期是九月五日,我的心又都涼了,因為這是原本八月二十八日可以回台後又八天的時間,我已經趕不及開學了還好有個當地旅行社非常熱心也直接馬上將該申請書拿回去給他們副總進行後續的追件流程。

隔天(星期三)也就是我們回台的當天,我們是搭晚上六點三十五分的班機,但需要趕在下午四點半到達機場,由於這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所以我們上午繼續參加朝聖團到黃河的旅遊,而旅行社則在下午一點三十分又派專人送我們到入出境管理處等待。

我爸向領證窗口詢問是否可領證,承辦回答我的台胞證還在省公安廳等製證,時間上有問題,要我們等下午兩點再去問送件承辦,兩點我爸就問了送件承辦,但該員表示在前一天下午已經送到省公安廳,他幫不上任何忙,要我們找昨天協助送件的旅行社去協助催件,我爸聯絡了旅行社,得到的答案是叫我們在現場等候,到了下午三點半我爸眼看時間上絕對是來不及了,所以要求要跟旅行社負責催件的副總通電話以了解實際狀況,這段時間我爸仍然一再提醒我心念專一誦持「南無毘盧觀音佛祖」的聖號並祈求龍天護法協助,希望這個不可思議的奇蹟能夠出現。

十分鐘後,送我們到鄭州市入出境管理處的司機說,有人要求送我們到省公安廳,我爸心想可能有一點機會了,因為如果要等省公安廳製完卡再送回來鄭州市的入出境管理處最快也是隔天才能領了!我在心裡祈求毘盧觀音佛祖保佑我,能夠在當天下午4點以前拿到台胞證,終於在三點五十分左右當地旅行社的經理來到省公安廳門口與我們會合,並打包票說四點前可以領證,但我爸和我依然忐忑不安地看著時間,後來又說要等四點十五分才能去領證……。

終於等到那位經理打了一通電話進省公安廳表明是要來領我的台胞證,電話一端的人要求旅行社的經理進去找他,在等待時我心裡仍然一直祈求毘盧觀音佛祖及龍天護法協助,終於在四點二十七分時那位經理手拿著我的台胞證遠遠向我們招手,那時我和我爸相視微笑,內心其實比中了樂透還要高興,當我拿到台胞證後,整個人欣喜若狂,我們也以飛快的速度趕到機場,坐上回台的班機。

這一切「不可能的任務」及「不可思議」,真的都要感謝台北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的護佑,並且透過台北普濟禪寺擁有全台解決障礙劫難「有法化解」的煉疏化財之燒化功德,並感謝龍天護法的鼎力相助,讓我和我爸在最短的時間內得以善緣具足,並得到當地旅行社及台灣旅行社全心全力的幫忙,因為補發台胞證的正常流程大約要一週至十天,而我卻是幾乎在一天裏辦出台胞證的,若非毘盧觀音佛祖神威和龍天護法的盡力,包括燒化的功德,我是絕對無法準時跟團回到台灣,我真的以身為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的一份子為榮。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田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24 日(週六) @ 下午 1:3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0 月 25 日(週日)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26 日(週一) @ 下午 10:30 - 10 月 27 日(週二) @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