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麼可能會「卡陰」

普心

我本身是學理工的,對無形眾生這種事情多少抱持著懷疑的態度,直到自己親身經歷後,才徹底改變了我的認知。

記得十多年前,我莫名的突然身體不適,頭會悶緊、疼痛且意識無法集中,伴隨有肩頸酸痛、心悸、胸悶、呼吸不順等症狀,由於持續一段時間晚上無法入眠,實在苦不堪言。

我到醫院做了全身健康檢查也找不出毛病來,醫師說我很健康,但我確實很不舒服,當時剛好我的一位同事略懂靈異之事,他的師父告訴我有冤親債主附在我身上(也就是道教俗稱的“卡陰“),並說如果不在農曆七月結束前解決此事,我個人將會有生死大劫,他建議我儘快找人處理。

不久之後,經過一位高人的指點,我聯絡上台北普濟禪寺,求助於   深和尚惠師父。我記得當時禪寺正適逢農曆七月的大法會期間,惠師父當下入定觀我的狀況,告訴我有一位女眾附著在我身上,因為過去世我有對不起她的地方。

深和尚當時就指點我在農曆七月大法會,立一支「附著於○○○(我的名字)身上之冤親債主」,同時要以一顆虔誠懺悔的心,用毛筆抄寫《藥師經》,然後在毘盧觀音佛祖座前跪下恭唸化劫文疏,接著將文疏及手抄經書併同蓮花元寶一併燒化佈施給附著於身上的冤親債主,藉由財法二施來化解我與她在過去世所結的惡緣。

當時  深和尚告訴我如實的做三至七次燒化後必見成效。我估算手抄一部《藥師經》大約需花十多個小時,所以如果下班後熬夜書寫,至少要三天才能抄完一部《藥師經》。在這過程中,因為是第一次經歷,心中多少有些許疑惑,另外也想快速解決,所以期間也曾私下至其他宮廟,請道教某位師父處理,記得當時這位師父突然在我的背上用力一打,並告訴我問題已處理好,但我內心有些忐忑不安,於是再來請教惠師父,但惠師父說我身上的無形眾生並未離開,只是縮小了而已。

深和尚及惠師父告訴我,或許道教的方法也能解決,但用「驅趕」的方式來處理畢竟不圓滿,同時與無形眾生之間的惡緣並沒有真正的化解,即使無形眾生暫時的離開,但因為他們的怨恨加深,之後還是會伺機再來尋仇。

後來我如實的依照普濟禪寺所指點的方法做了三次燒化後,身體所有不舒服的症狀全都消失,晚上睡覺也能安然入眠,當下我感受到這整件事是多麼的不可思議,讓我真正相信有因果業障及冤親債主附身這件事,我很感恩毘盧觀音佛祖的慈悲救度及  深和尚與惠師父的幫助,也藉由此次「卡陰」的因緣,正式開啟了我在普濟禪寺學佛的因緣。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三時繫念法會

12 月 6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為父母身心安康、少病少惱大悲懺法會

12 月 19 日(週六) @ 下午 2:0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2 月 20 日(週日) @ 下午 1:00 - 下午 4:00

廣植福田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12 月 27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