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歷代祖先回歸觀音淨土

濟蘋

民國一百年時,有位師姊希望可以「把累劫冤親債主送回歸觀音淨土」,她也找了幾個也有心想送累劫冤親債主回歸觀音淨土的師兄姊共襄盛舉,於是大家恭請深和尚,帶領著當時在現場的幾個人,虔誠地跪在佛前擲筊,祈求毘盧觀音佛祖,看有沒有辦法能夠達成這個祈願?但不論大家怎麼啟問,菩薩都沒有賜與我們代表允諾的三聖筊。

後來在場的其他師姊突然想到:「可能因為『累劫冤親債主』的範圍太大了,是否改成送『歷代祖先』回歸觀音淨土就可以達成祈願?」於是大家又再重新啟問菩薩:「是否有方法可以送我們的歷代祖先回歸觀音淨土?」菩薩才終於給了三聖筊,而我們當初願意發心的人,就此開始每年啟建唯一「獨姓為歷代祖先回歸觀音淨土」的一系列法會。

又毘盧觀音佛祖觀願意發心送歷代祖先回歸觀音淨土的信徒,與其歷代祖先的因緣,而金口宣說:

「這是因特殊因緣而啟建的法會,每年啟建一次,如有退出者,不能有新人遞補,也不能有新人加入,直到無人願意啟建法會,這一系列的法會即終止舉辦。」

我很慶幸,我正是這十一位幸運者之一,我現在就跟大家分享,我參與獨姓歷代祖先回歸觀音淨土法會,這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相信也有很多人跟我一樣,在學佛的路上是孤單行走的,可是我們都很堅強的堅持下來了不是嗎?我想本來學佛就是有苦有樂的吧!雖然我知道參與這一系列法會,是無論如何困難都不能輕易放棄的,然而生而為人,總有困頓或因緣不具足的時候,這也是為什麼我有了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感應事蹟。

我很慚愧,就在今年(二○一九年)啟建一系列獨姓歷代祖先回歸觀音淨土的法會中,我在參與第二天的慈悲藥師寶懺法會時,突然悲從中來,並興起一個不捨的念頭,我感到遺憾,因為自己明年可能無法再為歷代祖先啟建這場法會,於是我請求歷代祖先能諒解我。

哪知法會結束後,我在用餐時,我的牙齦竟然突然疼到完全不能咀嚼,在回家的路上也是疼痛不已,因為隔天還要來禪寺圓滿最後一場三時繫念法會,且當時又適逢清明連續假期即將到來,到時牙醫診所一定休假,我心想一定要在清明連假前,趕緊將牙齦治療好,但我跑了四家牙醫診所都掛不上號,幸好最後碰到有人取消預約,我才順利就醫。

就醫時,牙醫師非常細心地為我做所有能做、該做的檢查,包括攝影等等,卻完全沒有檢查出任何異常症狀,醫生說我的口腔狀況都非常的良好,可我還是很痛啊!所以醫師只好先開了止痛藥給我。

但是這次的牙疼的原因,其實我心裡有個底,所以我沒吃止痛藥,隔天就忍著痛來到禪寺的佛前懺悔,我向毘盧觀音佛祖說出我可能無法繼續參與這一系列法會的困難以及想法,並請求毘盧觀音佛祖,將我的訊息代為傳達給我的歷代祖先,而我也在法會結束後,祈請毘盧觀音佛祖作主,擲筊請示毘盧觀音佛祖,我牙齦痛的原因。

結果筊面顯示我近期內既無障礙,也沒有劫難,我牙齦痛的問題,是我的歷代祖先,希望我能繼續為他們參加這一系列法會,而給我示現的跡象,我當下只有懺悔著原本想放棄繼續參與法會的念頭,我心裡想著:「再盡力吧!」此時心中忽然生起了一股暖流,我慚愧不已的落淚:「說到底不是完全不行繼續參加嘛!」就這樣我把這事放下了,心頭也寬了,我流下了感恩再感恩的眼淚,說來也妙,我的牙齦痛也就這樣好了,因此我順利的吃了晚飯,直到現在三個多月了,我的牙齦也沒再痛過呢!

所以說,在普濟禪寺「有佛真好!」這件事也印證了深和尚所說的:「冥界無安,陽界何樂?」可見超荐歷代祖先及累劫冤親債主,是何等重要、何等殊勝啊!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田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24 日(週六) @ 下午 1:3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0 月 25 日(週日)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26 日(週一) @ 下午 10:30 - 10 月 27 日(週二) @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