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度歷代祖先離苦得樂

小竹

認識台灣台北普濟禪寺前不久,在因緣際會之下,我接觸了《地藏菩薩本願經》,雖然當時我沒有虔誠的宗教信仰,之前也沒接觸過任何佛教經典,但我一讀到《地藏菩薩本願經》的當下,竟莫名地哽咽,且眼眶泛淚,自此之後,只要時間許可,我便會一天誦一部地藏經。

而我開始進入台灣台北普濟禪寺後,我參加的第一場法會,是「清明慎終追遠三時繫念法會」,我也在法勤師的提點下,於法會中立了「歷代祖先」的牌位,現在回想起來,或許就是這樣的一支牌位,讓我的歷代祖先,能夠與台灣台北普濟禪寺的毘盧觀音佛祖,結上殊勝的法緣,讓祂們能夠藉由禪寺所舉辦的法會,得到菩薩的救度,因此也有了以下我所要分享的感應故事:

在同年(二○一九年)農曆六月中、下旬的某天晚上,我一如往常地誦持《地藏菩薩本願經》,但在誦經的過程中,家中的小狗不停地朝著黑暗的角落吠叫,只是我當時並沒有覺得害怕,還是如常地把整部經誦完,而當天晚上我睡覺時,作了一個夢,夢中的我像是握有某個重要的犯罪證據,夢裡有很多人追著我要搶奪那個證據,我為了不要被抓到,於是不停地跑,最後我跑進了一間警察局,我從警察局的窗戶往外看,看到警察局的外面站著滿滿的人!之後我便醒了過來。

我從夢中醒過來的當下,就決定當天下班後,要去禪寺禮佛,而那天我騎車從家裡出門去上班的時候,忽然覺得路邊的樹上,有黑影掉落,我第一次看到時,還以為是我自己眼花,但緊接著我又看到了兩次!到了當天傍晚,我下班抵達禪寺後,在禮佛的過程中,我覺得毘盧觀音佛祖的金身所散發的光芒,非常刺眼,當下只覺得是因為禪寺大殿的燈光很亮的關係,但接下來我到地藏王菩薩的座前禮佛時,我竟然也覺得菩薩的金身看起來非常刺眼,讓人不敢直視。

禮佛完畢後,我將夢境及一連串的跡象,請示禪寺的法勤師,法勤師聽完後,也覺得我所敘述的事不太尋常,於是我們當晚,便將此事稟告了住持 深和尚,之後在 深和尚惠師父的帶領下,就我的問題,擲筊請示毘盧觀音佛祖,而最後向菩薩擲筊的結果指出,原來我所作的夢境,與發生在我身上一連串跡象,是我的歷代祖先給我的示現,祂們希望能藉由我在禪寺啟建獨姓的「慈悲藥師寶懺法會」與「燒化」的功德,讓祂們能得到毘盧觀音佛祖的救度,而能夠提升祂們的法界,離苦得樂。

另外毘盧觀音佛祖也在我擲筊後,慈悲地金口宣說,除了指示我啟建慈悲藥師寶懺法會的時間,要選在農曆七月,以救度我那些仍在地獄道受苦的歷代祖先,毘盧觀音佛祖更提到,祂「法脈東傳」到台灣的這十四年來,已超薦了無數受苦的眾生回到觀音淨土,因而在法界享有盛名,所以我的歷代祖先,希望藉由我在普濟禪寺學佛及做功德的因緣,讓祂們也能得到毘盧觀音佛祖的救度。

而這次的事件,除了讓我第一次深刻地體認到台灣台北普濟禪寺的殊勝,也讓我親身印證到 深和尚在佛學班開示時所提及的內容,首先,在地獄道受苦的眾生,並不一定要等到農曆七月才會被大赦,很多地獄道的受苦眾生,其實在農曆的六月中、下旬,就會從地獄被放出來了,我的歷代祖先所示現的夢境與種種跡象,就是發生在農曆七月之前。

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我的歷代祖先希望我為祂們啟建的法會,就是慈悲藥師寶懺法會,因為人在往生之前,難免都會有身體上的病痛,且多數人也帶著病痛的深刻記憶而離世,死後更會因執著身體的病痛,而繼續受到病痛的折磨,但普濟禪寺所啟建「慈悲藥師寶懺法會」,能藉由藥師佛的加持教化,真正地幫助受薦的病苦眾生放下對病痛的執著,而使眾生能身無病苦,離苦得樂,因為在台灣台北普濟禪寺「有佛教化」、「有法化解」,不僅讓我的歷代祖先能提升超越,也讓我經歷了如生值佛世般,能對症下藥、不違因果解決問題的殊勝。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田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0 月 24 日(週六) @ 下午 1:3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0 月 25 日(週日)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

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齋天法會

10 月 26 日(週一) @ 下午 10:30 - 10 月 27 日(週二) @ 上午 1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