業病纏身

大霖

話說:「罪過所招,咎由自取,非藥石所能治癒」,這就是我多年來喉疾的最佳寫照!

從小,我的喉嚨就常常發炎,經常是左邊痛完,右邊痛,時常反覆,醫生最初當成扁桃腺發炎處理,一年發病不下數次。結婚後,這樣的情況加劇,一年發作七到八次,我時常進出北市各大知名醫院,多數的醫生都建議把扁桃腺拿掉,以防未來的病變,但因諸多考量與工作繁忙,手術時間遲遲沒有敲定。

二○一六年一月的某日早晨起床,我赫然驚覺只能靠喉嚨右邊聲帶極其困難的發出聲音,喉嚨又感覺十分疼痛,宛若刀割,心想又是一次類似的情況發病,隨即掛號進行相關檢查,醫生安排了「內視鏡」 ,在檢查的過程當中,醫生發現我的左邊聲帶因不明原因停止震動(也就是發不出聲音),懷疑是身體其他部位有腫瘤,也安排了電腦斷層與核磁共振。

那年是我進入普濟禪寺的第四年了,雖然不敢說在修行上有多大的進步,但是在「因果業力所造成現世諸多的劫難與障礙」這樣的論點下,我是深信不疑的。所以我隨即請示 深和尚,對於這樣的情況是否有方法能解決?

而剛好適逢當年「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即將到來, 深和尚建議我先參加完「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看是否能先藉由法會的功德力與法會後「藥師甘露丸」的加持來緩解這樣的情況。

在法會結束後,我的喉疾疼痛問題,真的得到了舒緩,但是無法「發聲」的問題還是存在的,所以我跪在佛前祈願請求毘盧觀音佛祖慈悲救渡:「弟子的喉嚨問題,如果是有無形因果業力所造成,還請菩薩能賜夢境跡象,讓弟子有了業化解的機會」。當天晚上睡覺時,我就有了夢境,隔天馬上去禪寺請示菩薩。

在 深和尚與惠師父的引導下請示毘盧觀音佛祖,並向菩薩擲筊請示結果,知道了我近期內即將有劫難發生,菩薩允諾以燒化加上建寺功德來化解,在這過後我喉嚨又再次得到了舒緩,但未痊癒,然而醫院那邊也查不出個所以然,在無奈的情況下,有一天我忽然想到菩薩常藉由 深和尚與惠師父告訴我們的一句話「莫怕障礙起,但求了業心這句話讓我豁然開朗,內心明白這樣的因果業相看似不好,但或許是對我的一種考驗。

之後我又參加了「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的延續法會「藥師甘露消災解厄大法會」,以及每月眾姓水懺法會與做了固定燒化等種種消災植福的功德,再加上菩薩與龍天護法在這段期間一再示現夢境與跡象,讓我在「有佛教化」、「有法化解」下一次又一次的去化解許多近期的障礙劫難,就這樣我的喉嚨情況越來越好,左邊聲帶也可開始發出一些微弱聲音。

二○一六年七月的某一天,我又有夢境,當下即去禪寺請示菩薩,擲茭結果是我有劫難發生,要以煙供及立七月孝親報恩梁皇寶懺暨瑜伽燄口施食大法會「特殊大牌」及啟建獨姓瑜伽燄口法會來化解,再經由 惠師父慈悲入定,毘盧觀音佛祖金口宣說,才知道我在明末清初時曾為將軍,在長年的征戰過程裡,有諸多的殺戮,所以才有這樣的夢境示現,也是冥界眾生示現要我償債的一個因緣。

在陸續經過七月梁皇寶懺暨瑜伽燄口施食大法會與獨姓瑜伽燄口法會(獨姓法會)後,當天九月一日早上起床時,我發現喉嚨除了左邊聲帶可正常發聲以外,我右邊喉嚨的刀割疼痛感竟然完全消失,雖然歷經了整整九個月的煎熬,但也讓我深深感受到毘盧觀音佛祖與諸佛菩薩神威的不可思議,真是「有佛真好」啊!

今年已是我進普濟禪寺的第七年,我的喉嚨再也沒病痛過,或許周遭的親朋好友跟醫生都覺得難以置信,但我了解人生發生的所有事都離不開「因․果」二字,而身體病痛也是,除了有形的要去積極治療外,無形的我們也要去對症下藥、了業圓滿,只要我們深信不疑、持之以恆,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即將開始的活動

廣植福慧二資糧暨回歸觀音淨土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1 月 27 日(週五)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慧二資糧暨回歸觀音淨土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11 月 28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慧二資糧暨回歸觀音淨土三時繫念法會

11 月 29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3:00

眾姓三時繫念法會

12 月 6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