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母的憂慮-求學篇

緻逸

本人育有二女,我的大女兒曾至歐洲求學,那時她獨身在外生活,發生了諸多不便及挫折,整整讓我提心吊膽著直至大女兒歸來,那段日子十分煎熬及憂慮,如今仍記憶猶新。

我當時因緣不具足,未能進入普濟禪寺,得到毘盧觀音佛祖的加被,雖然我每天上班必經台灣台北普濟禪寺,我都恭敬地對普濟禪寺的招牌行注目禮,那段時間為時近四年,我每天都在想:「這是怎樣的道場?為什麼沒看到入口處?」

民國一百年時,適逢台灣台北普濟禪寺,在外場啟建「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當時負責法會壇場供花,及會場花卉佈置的花藝謝老師,需要人手的支援,我因為是謝老師的學生,才得以結上法緣,我於法會當日見識到壇場的莊嚴及法會的殊勝,心中萬分的悸動及湧上歸屬感,我才發現啟建法會的寺廟,竟是我行了四年注目禮的「普濟禪寺」,當下我知道自己的學佛因緣來了。

另外我的小女兒個性獨立自主、資質算佳、聰明伶俐,就是太有個性了,要什麼或不要什麼,都由不得我,當然大原則是有共識的,她讀政治大學時輕輕鬆鬆修得主系及輔系學位,讓我對他更加的信任,畢業前夕就對我說:「媽,我要學攝影。」我當下聽到時快昏倒:「攝影,當職業會餓死耶!」經過好幾日的掙扎,我才接受事實呀!

我小女兒在尋找學校時,選擇北京中國傳媒學院,孤陋寡聞的我,腦袋瓜跳出來的是:「啥? 不會吧!為什麼不是北京電影學院?」但他一再地跟我解釋,我仍無法釋懷,我就進普濟禪寺點香跪在佛前,向菩薩訴苦及告小女兒的狀(幼稚吧!)。

之後小女兒的求學程序,如火如荼且順利得展開,當然是他選擇的北京中國傳媒學院,一切入學申請已完成,訂於八月下旬到校註冊即可,我只能無奈地接受囉!心想:「北京近呀!不像大女兒的歐洲哪麼遠,就走一趟看看環境,順便舊地重遊,所以我六月底就出發去北京旅遊。」

到了北京找到「北京中國傳媒學院」,也與該系承辦人接洽,他竟然說這次的課程因故取消,因為事出突然,還未能通知學員,並告知北京電影學院今年有開課,而小女兒的作品符合資格,當下小女兒震驚狂怒,而我立刻感恩毘盧觀音佛祖的慈悲,至今每每回想當下的情景,仍不由自主的狂笑。(菩薩威德呀!)

好吧!小女兒乖乖地接受安排,就讀北京電影學院,有大女兒離家的憂慮經驗,這次我可就有毘盧觀音佛祖當靠山,我如實遵從深和尚惠師父的教導,作「燒化」的化解及相關功德,小女兒十分敬重 深和尚及 惠師父,在二老的慈愛下,十分乖巧受教,如實的誦經及燒化,一切事情全如我所願。

小女兒出發就學前,該做的一切準備都作足了,如「供養龍天」的龍船燒化(求學期間祈請龍天護佑)、「外出行路」的燒化(讓孩子外出一切平安)、「累劫冤親債主」的龍船燒化及「十方法界眾生」的燒化等等,小女兒唯一讓人擔憂的只是居住問題,他隻身在外又處於地廣的北京,所以他就在學校附近尋找住處,並託朋友代為看屋,有一處A社區十分適合,一間十坪的套房租金,竟然要價六千五百元人民幣,折合台幣約三萬兩千元,女兒嫌貴不同意,只好早到幾天自己「找房子」囉!

當日先到學校看環境,校區離住宅區有一大段距離,走著走著看到遠處有住宅區,就跟小女兒說往前去看看,是否有房屋仲介的店鋪,剛過馬路踏上人行步道,正前方就是房屋仲介的店鋪,我們還未到店鋪時,剛巧從店鋪走出一位年輕人(狀似專門迎接我們),對著我們打招呼:「姐,您來了,要租房子吧?」我們頓時愣了一下,小女兒還低聲問我:「媽,你認識他呀!」我搖頭不語,基於禮貌未再多問。

那位年輕人姓李,李姓年輕人說:「姐,說說你的需求,咱們店裡有許多委託案,您放心!會有您要的,我請同事帶您去。」就在納悶中的情況下,我們半天看妥房子(含簽約),而這位李姓年輕人從此未再出現過,事情辦好後,就回朋友的電話說謝謝,並告知租屋處的情況,驚訝的卻是他原先代看的A社區,租金為四千一百元人民幣,折合台幣一萬九千六百八十元,差價很大且棟別較靠外圍,生活機能更好,掛上電話後,我們母女兩人異口同聲的感謝「毘盧觀音佛祖的加被及龍天的護祐」,這次的經歷讓女兒更加堅定「有佛真好」 的信念。

在小女兒求學期間,燒化的工作未曾停歇,尤其是「供養龍天」及「累劫冤親債主」的燒化,她開開心心的上學,我安安心心的等他回來,大家幸福美滿,這一切的一切,都要感恩毘盧觀音佛祖的加被,及 深和尚和 惠師父的教導,往後的日子裡,我更是期盼小女兒能為建寺大業盡一份心力。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三時繫念法會

12 月 6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為父母身心安康、少病少惱大悲懺法會

12 月 19 日(週六) @ 下午 2:0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2 月 20 日(週日) @ 下午 1:00 - 下午 4:00

廣植福田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12 月 27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