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緣未生之子案例分享—回歸觀音淨土篇

小竹

台灣台北普濟禪寺的住持 深和尚上課常說:「發生在禪寺的一切,絕非偶然。」剛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沒有太多的想法,感覺很抽象,很難體會,但當這一切真實地發生在我身上時,除了讓我瞠目結舌,覺得所發生的事竟如此不可思議之外,我只能說台灣台北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的威德,真的讓人不得不信受、臣服。

前一陣子因為事業上的一些問題,故我來到禪寺擲筊請求毘盧觀音佛祖幫忙,並在菩薩的指示下先做了「燒化」與「火供」,神奇的是,燒化與火供是在不同的時間點做的,但在做完的隔一、兩天,我都分別有了不同的夢境,夢裡出現的意象,感覺也都挺正面的,我也在之後找了個時間到禪寺禮佛,並與法勤師分享我的夢境。

在閒聊中,我突然想到其中一個夢境裡,出現的小插曲:夢境中有一個大概十歲左右的小男孩,他看到我之後,便怒氣沖沖地朝我衝過來,用手中的玩具球棒重重地朝我的腹部打了一下,我被打到的當下,覺得既吃驚又生氣,但隨即又想到 深和尚在開示中常提醒的:「不要隨便動怒。」於是我便在夢中提醒自己不要生氣,但我還是一直想把小男孩的父母找出來。

而我在跟法勤師分享這個夢境時,原本也只是開玩笑地跟她說:「我上課很認真,連在夢中都謹記著 深和尚的教誨。」但法勤師聽完後,便問我:「你之前是不是有無緣未生子女?」她覺得這個夢境不太尋常。我說:「有,我也有在禪寺的法會中,為無緣未生子女立牌位,而最近一次參加的法會,是農曆七月的梁皇寶懺法會。」當下,我們便決定請示 深和尚,並在 深和尚與 惠師父的帶領下,擲筊請示毘盧觀音佛祖這個夢境是否與我的無緣未生子女有關?

這是我第三次,在禪寺以擲筊的方式請示菩薩,也是第一次深刻地體認到,無形眾生的習性與意志,是可以在擲筊的過程中顯現的,而我們也在請示過程中,確認了夢中的小男孩,就是我的無緣未生之子。在 深和尚的帶領下,我們問了一連串的問題,問他是否需要功德、救度、供養百尊、為他取名字等,但擲筊的結果都是直接蓋杯, 深和尚也試著詢問他目前在六道中的哪一道?但不管怎麼問都問不出來,正當大家一籌莫展之際, 深和尚突然靈機一動,便讓我問他是不是想要入胎?沒想到擲筊的結果,竟然是連續三聖杯。

這結果對我而言真是晴天霹靂,因為目前的人生規劃中,生育並不在中短期的計畫裡,於是我便問了他:「願不願意回歸觀音淨土,跟著毘盧觀音佛祖一起修行?」當時我心裡的想法是,這是最究竟圓滿的解決辦法了,淨土耶!多少人夢寐以求想到達的地方,最有機會不再受輪迴之苦的境地,應該沒有人會不想去吧,沒想到擲筊的結果竟然是否定的,他不想回歸觀音淨土,而且整個請示的過程,我可以很明顯地感覺到他的不滿,因為我的身體非常地不舒服。

由於雙方對於化解方法完全沒有交集,於是我們誠心祈求菩薩再次跟他溝通,最後菩薩指示先供百尊、燒化與象徵光明與智慧的總本山大宮燈的建寺功德,以及一場慈悲三昧水懺法會,先化解我與他同世的冤業,待法會結束後再請示。

在法會的當天,我又深深地體會到台灣台北普濟禪寺法會的殊勝,與有佛主事與教化的法會功德力。

首先,在法會當天清晨,我在半夢半醒間,突然感覺到有人劇烈地搖我的床,睡在房內的小狗也不停地吠叫,我被嚇醒的當下,下意識不停地默念毘盧觀音佛祖的聖號,劇烈被搖晃的感覺才消失,我當時心中的直覺是,他應該是非常不滿意這樣的處理方式,而這個想法,也在法會進行過程中得到驗證。

當天的法會是慈悲三昧水懺法會,其分為上、中、下卷,當天禪寺的空調是開著的,溫度舒適偏低,照常理來說,並不會因為拜佛的動作就流汗,但我在法會進行到慈悲三昧水懺的上卷與中卷時,竟然冷汗直流,進行到中卷時,完全汗流浹背,身體非常不舒服,一直到下卷,我的身體狀況才比較舒緩,我當下的想法是,藉由菩薩的教化,他應該比較能放下了,而法會結束後,我還特地詢問了與會唱誦的法雨師,是否覺得道場很熱,但她卻說她覺得冷氣還蠻冷的,聽到我的身體反應,她也覺得不可思議,法會之後的擲筊應該能有個比較圓滿的結果,果然之後的擲筊筊面顯示,他願意回歸淨土。

而後菩薩的金口宣說,也讓我們理解了他會如此執著的原因,原來他是宋朝的將軍,而我與他在那世是夫妻,因此他對我的情執深重,也因為他身為將軍,殺業深重,故菩薩指示需要連續三場不撤牌位的法會,才能具足足夠的功德力送他回歸觀音淨土,有了菩薩的允諾後,我鬆了一口氣,更重要的是,也了卻了心中的一件大事。

而我原本以為只要靜待之後法會的到來,一切就圓滿了,沒想到我想得太天真了,一個又令人瞠目結舌,不可思議的事件,又活生生地在我眼前上演,事情就發生在二○一九年具足法財世財暨圓滿建寺的齋天法會,當天晚上的法會,我與另外兩位師兄師姐負責點香,在大眾上完佛前的第一炷香後,我負責收香熄香,當天我熄香的時候,為了怕有香沒熄滅,我還特地仔細檢查了一次,確認完後,再讓一起點香的師姐也確認了一次,我們才離開。

沒想到第二次大眾上完香,我收完香準備熄香的時候,發現收集舊香的盒子竟然在冒煙,剛剛我們確認過兩次,應該已經熄滅的香,竟然又燒了起來,而且燃燒的部分,不是點香的地方,竟是從香的中間段燒起來,一起點香的另一位師兄,覺得情況太不尋常,便建議我們三個人都請示一下菩薩,我當時還說:「應該不是我,我的事情已經處理完了,法會就在明天。」

沒想到當天晚上請示的結果,真的是我的無緣未生之子所給予的示現,而最後擲筊的結果,也讓人再次見識到了台灣台北普濟禪寺所啟建的法會,其背後有佛教化主事的殊勝處,此一示現,是他希望在他回歸淨土後,我能持續地幫他報名禪寺的眾姓法會,讓他能藉由法會的功德力與菩薩的教化,持續地提昇精進,最後也在 深和尚的協助下與他協調,幫他報名三十年眾姓慈悲三昧水懺的隨喜牌,最後藉由三場法會的功德力,他最後也順利回歸觀音淨土。

這一連串的事件讓我深刻地體認到發生在禪寺的一切,真的不要天真地以為只是巧合,每一個不可思議的巧合背後,都非常有可能是一個示現與提點,讓我們有機會提早化解處理,就像 深和尚常說的:「千金難買早知道」。

另一件讓我有深刻感觸的,就是 深和尚常說的,在台灣台北普濟禪寺所立的牌位,不是名詞,而是活生生的動詞,它絕對不是僅僅一張紙而已,我們在禪寺所立的牌位,禪寺的龍天護法,都會盡職地把牌位所立的眾生,調到法會的現場,讓他們能有機會接受菩薩的教化與說法,領受法會的功德,因為在上述所分享中有提到,在夢境發生以前,我有在禪寺農曆七月的梁皇寶懺法會立無緣未生子女的牌位,在法會進行到地獄篇時,我覺得身體非常不舒服,但當時沒多想,現在回想起來,他或許當時就在法會的現場,然後有了之後的託夢,因為夢境的發生的時間點,就在法會後的二到三週。

最後一件讓我深切認識的,真的是台灣台北普濟禪寺法會的殊勝與功德力。 深和尚常說:「台灣台北普濟禪寺最殊勝的地方,在於『有佛教化,有法化解』。」雖然法會的功德力對於我們來說,或許還是有些抽象模糊,但從這次發生在我身上的事件,這個抽象模糊的概念,又清清楚楚地被具體化呈現出來,畢竟是由實際領受法會功德的無形眾生所示現,這也再次印證了禪寺「由佛教化,有佛主事」的法會殊勝之處!

即將開始的活動

端午正陽甘露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6 月 19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供養本寺龍天護法獻供大悲懺法會

6 月 26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五百羅漢大悲懺法會

6 月 27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7 月 4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