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國王遇到鬼

活潑有朝氣的梅伶從小就是位人見人愛的女孩,求學路上從北一女到淡大,一路唸來始終力求精進,而在大學畢業後梅伶便決定赴美進修,並在取得碩士學位後返台任職記者工作;這些年的路途走來雖非全然平坦順遂,但也透過一回回的磨練著實地開拓了她的視野,讓她在思考上與生活中能有更全面的著眼點。就這樣過了幾年,或許是因為宿世善根的具足,三十多歲猶還年輕的她毅然決然投身佛教志業,只是哪知在一趟跋涉千里的斯里蘭卡採訪中,竟讓她面臨人生的重大轉捩點……。

記得那是發生在民國九十年九月的事,飛機甫抵斯里蘭卡的可倫坡機場,就不知是否因長途的跋涉致使勞累過度,梅伶方才下機,便感身體一陣不適,隨即高燒不退、難受異常;為了尋求醫療協助,梅伶只得盡速結束採訪行程好返台就醫,但即便如此,病情仍未能有絲毫起色,到最後梅伶的頸部,竟生了顆拳頭般大的腫瘤,而面對這一惡況,群醫皆是袖手無策,怎樣都無法醫癒。

篤信佛教的母親,為此替女兒辦了許多佛教所謂「消災」以及「超度」的法會,但成效實在有限,到最後只得放下「佛教向來不求神問卜」的矜持和顧慮,愛女心切的母親於是走訪全台,試盡所有可行之法,舉凡醫學乃至玄學,無論佛教亦或道教,她那尋覓的步履南征北討,而一路走來錢財也好似流水般一樣快速流去,只是再龐大的花費也終究未能讓梅伶病情有所好轉……。

或許因緣成熟,抑或冤業已盡!梅伶的母親,透過輾轉的因緣,找上了我,細訴著這將近一年來為了女兒,馬不停蹄的辛勞點滴與擔憂,一向心軟的我,又見著奄奄一息、了無生氣的梅伶,於是將愛惠師父介紹給她,希望能改善這對母女倆的困境。

而就在惠師父瞬間的入定中,了知了一切因緣,爾後便告知梅伶關乎此事的前後始末:「因為妳在某一前世,曾是斯里蘭卡的『國王』,但因長期戰亂與自身習性,弒殺了眾多人民,而那些遭殺害卻尚未得度的眾生,就在妳這一世回到斯里蘭卡時,在時空因緣具足下,理所當然地找上了妳(這狀況便是民間一般俗稱的「卡陰」,佛教稱為「附著」)。

經由惠師父這麼一提,梅伶便憶起那曾發生在自家中一回又一回的靈異事蹟,例如:在沐浴時,她似乎隱約能聽見宛如千軍萬馬及萬馬奔騰般的部隊行軍之聲;此外,她更在浴室門口,親眼見著位披頭散髮的中年婦人,一雙手牽了兩位小女孩的恐佈景象;更有甚著就別提那一到夜晚就不得安寧驚慌現象……。

由此聽來,茲事體大,礙於事態的嚴重性,梅伶與母親懇請我及惠師父一同前往家宅舍一探究竟。就在我們一行人抵達後不久,我們便察覺了問題的所在。原來梅伶家中擺放過多佛像,但最令人擔憂的是,在這些佛像中的並不盡然是佛菩薩的正靈,尤其是主尊供奉的觀音菩薩像,那佔據該金身的冥界眾生更是向我們發出:「在這裡真累!」的抱怨。

隨後我與惠師父便教她們幾種防身的方法,以藉此避免無形眾生的反覆騷擾;再者,則要求梅伶得將房內物品一律淨空,並經過七天七夜的淨香處理,好將其能量場稍行淨化,但由於此宅鄰近山區,眾多的地靈神祗充斥於宅中的現象實不在話下,所以在梅伶及家人的要求下,我親自在家宅中啟建了一場「三時繫念法會」,藉此利益這些有緣的冥界眾生。當然,梅伶也經過最重要的煉疏化財及抄經的階段,藉由財法二施,真正化解與冤親債主彼此間的業緣。

這整件事情,前後歷經約莫四個多月,在真正的「明其症、下對藥」後,梅伶再度恢復到先前那活潑有朝氣、人見人愛的女孩了!

即將開始的活動

眾姓三時繫念法會

12 月 6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為父母身心安康、少病少惱大悲懺法會

12 月 19 日(週六) @ 下午 2:00 - 下午 4: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12 月 20 日(週日) @ 下午 1:00 - 下午 4:00

廣植福田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12 月 27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