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山在台灣 十方諸佛法雨霑 一脈相承祖師傳 人稱台灣普陀山

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是承襲著中國大陸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之法脈,稟告上蒼,遵循古禮而迎請回台灣所啟建三界共鑑的觀音道場。

【書法家鄭文禮老師所書】

法脈東傳大事記

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是承襲著中國大陸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之法脈,稟告上蒼,遵循古禮而迎請回台灣所啟建的道場。

毘盧觀音佛祖之法脈東傳,乃鑑於救度台灣信眾的悲心所起,這不是一年半載之事,早在惠師父(當時尚未出家)第三度前往普陀山普濟禪寺拜謁菩薩時,毘盧觀音佛祖即從懷中拿起一面寫滿法旨的大金牌,並隨手取了幾樣法寶,如寶鏡、寶盒、寶劍等,就像古人用黃鍛布包裹東西一樣包起來,親自放在惠師父的背上,並對她說:「弟子啊!這個法脈及寶物,你先帶回台灣,等因緣到了,你就知道了」,這一年是在西元一九九九年(民國八十八年歲次己卯年)。

事隔六年,在因緣際會時,於甲申年初慧深和尚因母親患病因緣,輾轉求教於惠師父,才開啟了這段流傳千古開基創業的故事。

由於結識惠師父的因緣,讓慧深和尚瞭解更廣大的修行領域,在離開已出家十餘年的常住寺院後,深和尚本來預計前往大陸青海藏區繼續「終身閉關」,從此不再入世。但在出國前,先借用當時惠師父最初的普濟道場「閉關修行」,然而或許慧深和尚度眾機緣未了,或因先天使命未圓,於閉關期前後,毘盧觀音佛祖不斷在二六時中內給慧深和尚種種的示現,這才讓和尚了悟,自己所應發心承擔的即是將──「普陀山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的法脈東傳回台」,法脈東傳的目的:一是「宣說正法」;二為「傳揚古禮」;三乃「度化蒼生」的天命!

於是將自己所見所悟,與惠師父分享,剎那當下,惠師父才體悟到毘盧觀音佛祖六年前的那段話「弟子啊!等因緣到了,你就知道了」,因為重視傳統及古禮的諸佛菩薩,如此重大人天盛事的法脈傳承,還是要由僧眾來承擔的(因當時惠師父尚未出家),所謂「佛法弘揚本在僧」,於是兩人就跪於佛前,向菩薩稟明,將擇吉時良辰,前往祖庭普陀山迎請法脈,才有了今日台灣台北的普濟禪寺及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的一切殊勝因緣!

而開祖二人的法名及俗名,更有不可思議的因緣巧合,當時的惠師父未出家叫「黃愛惠」,而深和尚是「釋慧深」,這愛惠及慧深直唸及橫唸皆是同音,所謂「單一姓名無深意,合而為一顯全真」;而「慧」就是代表智慧,而「愛」更是慈悲,也就是「福慧雙修、悲智二嚴」;又惠師父是女眾,深和尚是男眾,這一陰一陽,更表徵「陰陽兩儀、冥陽兩利」等種種天命使然之跡象。

早在民國九十三年初,當初開山方丈慧深和尚,因為母親生病因緣,向原本常住告假一年(還未離開常住),因身無分文,故先向惠師父商借最初的普濟道場自修一年,在(2004.10.31)早課過後,依理收取供水及供香時,竟發現香爐內有發爐現象,惠師父便入定觀之,沒想到所供之觀世音菩薩竟對當時尚未發願迎法脈及啟建寺廟的兩人說道

未來的總本山,大殿要供觀世音菩薩,左右兩邊供善財及龍女菩薩,而大殿兩側兩邊是文殊殿及普賢殿。

(註:這段話對當時二人,真的是摸不著頭緒,等到因緣具足,兩人發願去迎法脈,並至祖庭普陀山時,才知所有的寺廟建築體制與規劃,與菩薩所說的一模一樣,這只能說一切早就安排好了,絕非偶然,真是佛力不可思議啊!)

是日卯時,菩薩再次發爐示現,對此深和尚深感菩薩的慈悲與威德,故與惠師父跪在佛前發願,共同承擔普濟建寺大業,並發願迎請法脈回台。

隨後慧深和尚與惠師父,依循古制,遵照古禮,撰寫文疏於甲申年臘八午時一刻(2005.1.17)前往中國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去迎請毘盧觀音佛祖的法脈。迎請正午,湛藍天空竟現出「九龍九鳳呈吉祥」之瑞相,雖然慧深和尚回飯店找到相機拍攝時,已逾一刻鐘,但右邊九條龍的身形仍依稀可見!

等吉時良辰一到,慧深和尚與惠師父手持百八柱香,正式向三界極尊玉皇上帝及毘盧觀音佛祖稟文祈請,得到印可後,才正式將法脈迎請回台。

而毘盧觀音佛祖更於(2010.7.28)明確指示現今各地法脈紛亂、各說各話的弊病,什麼才是名副其實的諸佛法脈:

第一,法脈東傳是由為師主權決定的,不是因為信徒(或法師)的迎請,就可以把法脈東傳到台灣來,這是第一點。

第二,沒有經過真正迎請的儀式,以及沒有經過三界極尊玉皇上帝的允諾,那麼所迎請的不過是個形式化的東西而已。

第三,每個寺廟與之相應的僧信二眾,有緣的自然而然就會跟緊,與法脈相承與否沒有關聨。

雖然法脈順利圓滿的迎請回台,但最初身無分文的慧深和尚,連三餐的溫飽都是一件難事,更遑論建寺度眾的資糧,但或許「人有誠心,佛有感應」,深和尚一路來稟持著「憂道不憂貧」的信念,一步一腳印、戰戰兢兢地在自度度人的修道路上努力,也或許「天公疼憨人」,也或許「皇天不負苦心人」,當深和尚興起設立一個弘法道場的念頭時,前前後後從找地、設計、裝潢、籌備等,不到四個月的時間,從身無分文到募得資金,從毫無信眾到漸有人群,即在台北市松山區塔悠路上成立最初台北普濟禪寺的開基道場。

而這個開基道場–台北普濟禪寺,其前景與祖庭普陀山普濟禪寺一樣,有橋有水、有山有景,而且不可思議的是,原屋主是惠師父作裝潢的老朋友,本來在民國九十三年六月購置此屋,預計一個月內稍作裝修後出售,沒想到當時因太忙,竟然忘卻此事,等到半年後,慧深和尚剛離開常住時,屋主才想到要裝修一事,所以就在雙方口頭契約下,由慧深和尚先來承接前屋主的貸款,等到募齊頭期款四百萬元後再行過戶。

或許台北普濟禪寺是由佛主事所蓋的寺廟,所以過程中總有不可思議的情形發生,首先在寺廟草創之期,總有一些從未見過的信眾自動前來,作了些功德或捐了些錢後,就不曾出現,所以開山祖兩人從開山至今從未外出募款,因為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湊齊了頭期款四百萬元,於是正式將開基道場台北普濟禪寺買下,並在隔年民國九十四年三月二十六日啟建台北普濟禪寺落成後第一場三時繫念法會。

早上開祖二人在祖庭中國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大圓通殿內,向毘盧觀音佛祖告假時,曾請示大佛,有關弟子們在台灣欲啟建的台灣普濟禪寺總本山,不知何時才能尋覓及完成?

大佛當時即金口宣說:弟子啊!只要你們如實地去做,一定會有因緣具足成就的一天(菩薩微笑),法脈既然已傳到台灣,以毘盧觀音佛祖的層級,也不會只是目前的小小格局而已!(事實證明,的確不到兩年時間,即找到總本山之寶地)

2005年12月16日(五)三界極尊玉皇上帝大天尊透過池府王爺特地頒發法旨給普濟禪寺,因三天後(2005.12.19)台北普濟禪寺將舉辦四呎二木刻毘盧觀音佛祖金身開光大典

故玉皇上帝慈悲金口宣說:南瀛蓬萊仙島普濟禪寺承奉玉旨:懸掛勅令毘盧觀音佛祖親鎮座,茲為憫懷蒼生,替天分憂,垂念世人疾苦,人心不古,利慾薰心,全然忘卻本性,人人智慧蒙塵,念念不忘呈奏,天心慈悲准奏:願三寶世子釋慧深、黃卿愛惠,合佛共鳴,創基業,法旨頒佈,恪遵而行,天運歲次乙酉年葭月十九日!

2006年8月20日開山方丈深和尚及惠師父帶團前往文殊菩薩的聖地山西五台山朝聖,經導遊介紹至台懷鎮香火最旺的「廣濟五龍王爺」許願,祈願龍王的協助,讓我們在兩年內找到本寺總本山之靈山寶地

此時龍王金口宣說:你們(指開祖二人)在天界已有嘉傳,本王也答應會儘力幫你們!

深和尚及惠師父請示菩薩有關總本山選定之標,是否有考慮到第二代或往後歷代住持度眾的能力及因緣

對此毘盧觀音佛祖慈悲金口宣說:弟子啊!這可以分做有形與無形兩個層面來說,從有形上來講,就人世的一切事項上來說,弟子所說的一切,都必須列入考慮的範圍;就無形來講,一處靈山寶地,將來關係著往後千百年所有的一切,這也是目前為師一直舉棋不定的原因,這不是單單只是為師個人的因素,而是必須結集天地神靈等等,包括玉皇上帝等諸天諸仙及諸佛菩薩等等,這無形的因素較為複雜!不過,為師的,盡量會在兩年以內選定!

開山方丈惠師父在早課禪定中,諦觀到有個地方有大樹近二十顆,長的很茂密,而菩薩在中央,一會兒卻又變成呂仙祖(專於勘輿風水),又有兩個高八公尺的龍天龍法在側,並見菩薩一直在找地,而定中惠師父也體會到菩薩選總本山這靈山寶地的用意,其實不是為了讓此地成為信徒眾多或成為觀光勝地,而是此靈山寶地,是為了孕育歷代成就者的修行道場,讓有緣有心修行者在此成就的目的,定中菩薩慈悲對惠師父讚嘆云:愛惠弟子,深知為師心意!

深和尚並請示毘盧觀音佛祖,為何菩薩在台灣找地,還需委請呂仙祖幫忙呢,菩薩金口云:弟子啊!三界之外,吾之體性,遍滿虛空(法身遍滿虛空),三界之內,仍有歸屬專職之別(仍有專職所司)!另外,久遠劫前,呂仙祖也曾是為師的弟子啊!

2007年4月19日開山方丈深和尚及惠師父帶團前往祖庭中國浙江省普陀山普濟禪寺朝聖,並請示祖庭大佛指示,有關台灣建寺問題,不知大菩薩有何指示?

毘盧觀音佛祖金口宣說:弟子啊!既然你們已經將法脈迎回去了!那麼在台灣建寺所有的一切,你們就依止在台灣毘盧觀音佛祖座下,也就可以了!那麼為師給兩位弟子的就是兩個字「祝福」!

再則,啟建台灣普濟禪寺總本山乃人天大事,既是人天大事,絕非在短短的時間裏能夠完成,它是集合所有眾生、所有信徒、所有多生累劫與毘盧觀音佛祖的眾位弟子的一個因緣具足,及所有天界共同的護持,那麼時間一到,自然水到渠成!

2007年5月7日開山方丈惠師父在早課禪定中,終於觀見我們尋覓多時的總本山瑞象,毘盧觀音佛祖為了讓惠師父更清楚地觀見總本山的地貌,故引領著惠師父的神識於虛空中,清晰地俯視整個地形,並如佛陀宣說普陀盛境「海上有山多聖賢,眾寶所成極清淨,花果樹林皆遍滿,泉流池沼悉具足」一樣,示現了總本山與眾不同、稀有難得「靈山寶偈」。

所謂「有一座北向南靈山,青龍崗巒起伏,白虎層層翠峰,前有蓮花淨池,後呈樹海疊綠,此即普濟寺廟寶域」!

另外毘盧觀音佛祖亦開金口宣說:慧深、愛惠弟子啊!你們數千年來,常在吾師左右,今生弟子背負如此天命,吾師定助一臂之力!

2007年8月30日終於找到諸佛指示的靈山寶地了。所謂「人有誠心,佛有感應」,本寺開基道場台北普濟禪寺從2005年3月26日啟建第一場法會及開幕至今不到兩年,而自從菩薩2007年5月7日賜靈山寶偈至今不到半年,我們就如同菩薩所說,在信徒的引介下,終於找到這塊位於苗栗縣大湖鄉耀婆山佔地十甲的風水寶地,當天並擲筊請示,馬上得到三聖筊允諾

毘盧觀音佛祖亦開金口宣說:弟子啊!為師真的對你們的誠心,對你們要啟建台灣普濟禪寺的願力而感動。就人事上及事相上的所有條件來看,這的確是一塊很理想的靈山寶地,就如同愛惠弟子所言,真是一塊山明水秀之地。如果你們在人事上各方面能去努力及圓滿,那麼,你們就在那塊土地上,啟建台灣普濟禪寺總本山吧!

而且這塊寶地的確有諸多的優點,第一:它的靈氣夠!第二:從台北到那裏,的確也不是很遠,大約兩個小時;第三:這塊地,一旦你們把普濟禪寺啟建了,那麼往後(當然這是一個未來的事情,為師的也不方便在這裏告訴你們,它將來是個什麼樣的局面),所以為師的告訴你們,你們就是盡力的去做就對了!因為這個絕對不是在三年五年內可以完成的,沒有幾十年的功夫,它是不可能完全的完成的!

至於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它是百千年的基業,它絕對不是只是讓現今台北的信徒到那裏去做修行而已,而是在往後數十年、百年、千年源源不絕的與為師有緣的信眾們到那裏去做個參禮。當然在開基之初,一定很辛苦,在開基之初,也一定要藉助北部所有信眾的一個願力,慢慢地做,慢慢地去啟建,只要你們把寺院成立了,自然而然全省的信眾都會來,所以信徒的問題,都不是弟子要憂慮的問題!

2007年9月13日開祖二人與地主正式簽約定局

毘盧觀音佛祖亦開金口:弟子啊!一間寺院的建立,最難的是在於「靈山寶地」的取得,既然你們的土地已經落定了,那麼你們就要去作人事上的盡力!為師不管在任何時間,不管在任何的情況下,為師絕對絕對地答應你們,會陪你們走過去!

(又如同2008.7.12,開祖二人帶團至安徽省九華山朝聖時,在古拜經台處大雄寶殿中的釋迦佛所云:靈山寶地本是諸佛菩薩修行雲居之地,在此一來也要恭喜你們,在台灣的毘盧觀音佛祖同樣也找到了,你們現在要啟建總本山的靈山寶地,二來也預祝你們能夠早日完成這個建寺的大業,能夠度化更多與毘盧觀音佛祖有緣的眾生。)

2007年9月19日,當天慧深和尚蹲在地上,以描圖紙勾勒出所購買的地形範圍,惠師父站著往地下一看,赫然發現整個地形宛如一個觀音菩薩的側面圖,因為這是一筆土地的取得,不是分批購買,更顯得它的不可思議,故將此瑞象向菩薩稟明,沒想到菩薩幽默地說:弟子啊!一座千百年的觀音道場,豈可不示現一些神蹟呢!

而總本山由上往下俯瞰的「空拍觀音」地形與祖庭洛迦山的「海上觀音」更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且這個從空中俯視的觀音地形,其中亦有「佛中佛」的神蹟(而大湖分院的毘盧觀音佛祖金身亦是「佛中佛」的塑造方式),另外,此靈山在當地被耆老稱為「耀(鷂)婆山」,語譯為「老鷹山」,這靈鷲聖山承載著觀音悲願來度眾,不正如同佛陀在靈山說法普度群靈的盛況嗎。

  (就如同2007.12.3菩薩金口所云:普濟禪寺的一切絕非偶然,這所有的一切,在無形當中,本來就是為師的已經安排好了,只是雖然為師早已安排,但還是需要你們在人事上做種種的努力,等待所有的因緣具足,它便可成局!)

早在2006年11月25日,在菩薩的指示下,我們恭請了開基菩薩及尊者菩薩回到祖庭行拜謁之禮,臨行前,毘盧觀音佛祖金口宣說:

弟子啊!今天對我們台灣普濟禪寺來說,也是一個承先啟後,繼往開來的重要日子,所謂的承先啟後,就是承襲著普陀山普濟禪寺的法脈到台灣來,這就是承先,啟後就是,法脈來到台灣,希望你們能夠將此法脈發揚光大,也希望繼承普陀山一路來,和眾生所結的一切法緣,一切教化,希望你們往後能將此正法,在台灣這樣的地方來弘揚!

而在隔天2006年11月26日卯時三刻,開祖二人經菩薩指示的諸佛古禮及路線行拜謁之行,經菩薩指示,拜謁時肩披於兩尊菩薩身上的黃綾需掛金身一週年,並於週年後(2007.11.15)子時向毘盧觀音佛祖稟告,並取下黃綾,且燒化,且供養玉皇上帝大天尊大龍船,燒化時,三界極尊玉皇上帝親自降臨,並金口宣說:(台語)

今日之儀式,是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法脈,從浙江省普陀山東傳到台灣,至此是一個正式圓滿的儀式;(因為燒了這兩條黃綾)在此時此刻,於天界正式登記有案,在苗栗總本山的上空,天界亦起了一個普濟禪寺的天宮,此意義亦代表汝等,將來在苗栗啟建總本山的一個開始及歷史的起步。吾也願意,歡喜地祝福汝等,早日完成建寺的大業。

2007年12月7日,經過深和尚的設計,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的商標正式確定,而同時今天剛好是深和尚38歲的生日,而本寺之商標,有其幾項特色:

第一、採用「普濟」之英文「P.J」來設計。

第二、商標圖騰如同總本山觀音側面之地形。

第三、採用五行顏色,凝聚宇宙能量相生而成。

第四、由觀音佛祖給深和尚靈感來設計而成。

第五、書法部份由普濟開山祖深和尚親筆所書。

更多關於普濟寺標的介紹,請參閱【普濟寺標

本寺開山祖惠師父自西元1999年將祖庭菩薩交代的法脈帶回台灣,等到深和尚的出現及種種因緣的具足,十年後在2009年3月15日,終於因緣具足在台北普濟禪寺披薙出家,而此日亦是後來在寺廟長大的孫子郭承岳一週歲。

經菩薩的指點,出家後的惠師父即入關房,進行為期四十九天的閉關,期間,承蒙本師釋迦牟尼佛、毘盧觀音佛祖、西方教主阿彌陀佛、消災延壽藥師佛等等諸佛菩薩前來摩頂加持、教導無上心法,而在第三天的閉關期間(2009.3.22)惠師父特地測一下所結界五方佛塔的能量,入定一看,竟發覺每一方均有一位身著鎧甲的天將守護,當下感動到熱淚盈眶,自忖凡夫,卻承蒙菩薩如此厚愛,竟慎重地派下龍天護法守護著閉關壇城,當下悲從中來,淚如雨下。當下攝心一處,竟覺神識回到祖庭普陀山普濟禪寺大菩薩的座前,大菩薩以慈悲的眼神看著惠師父,並以柔軟的語調告訴惠師父:

弟子啊!那五方坐鎮守護的天將是為師的派給你的啊!聽到這句話,惠師父眼淚又不自主的奪眶而出,大菩薩接著說:「弟子啊!你可知十年前為師的以黃色錦緞包給你背在身上的寶物是什麼嗎?」惠師父搖頭說不知道。

大菩薩隨即示現囊中寶物說道:「這把寶劍賜你在建寺度眾的過程裏,具足降妖伏魔的能力,這面寶鏡,助你在建寺的過程裏,徹知眾生的因果業相,如同鏡中現影,這個寶盒,賜你具足建寺之一切資糧」,據惠師父描述三件寶物均為黃金所做,上面鑲滿了七珍寶石,真的是太美了,由於惠師父十年來從沒有想過菩薩當初給的寶物是什麼,也從來未興起探明究裡之好奇心,所以今日見了真是嘆為觀止,也見識了諸佛菩薩的莊嚴境地,本以為那寶盒裏是什麼稀奇的珍寶,因大菩薩說它是建寺的資糧,當惠師父打開一看,竟現出將來總本山完成名山古剎之縮小版」。

此時大菩薩又說:「弟子啊!若干年後為師必定會在台灣這塊寶地上香火鼎盛,度眾群聚,雖然這一切都已經注定成定局,但過程中,還是需要兩位弟子努力,及所有與為師有緣的眾姓弟子共同護持成就,弟子啊!你與慧深,一定要手牽手,心連心,共同完成此一人天大事之任務。」

在台灣普陀山總本山尚未建寺完成之際,在苗栗大湖尋覓一處足以住宿及開會集眾的地方實為重要,經過種種因緣的具足,在2009年5月16日我們終於在大湖成立了一棟五層樓高的大湖分院。

2009年11月6日,深和尚依慣例在整理佛桌時發現,內爐旁多了許多咖啡色顆粒狀類似礦石的結晶,與惠師父擲筊請示菩薩結果,才得知此乃藥師佛感於毘盧觀音佛度眾之威德,故於琉璃佛國拿取珍貴寶物「無中生有」地空降於普濟禪寺佛桌上,在開祖二人的請求下,菩薩方便言說:

弟子啊!不可思議現象,本不可言說,那麼既然弟子發現了也問到了,為師就告訴你,這是藥師佛蒞臨時,灑下的甘露。(後來深和尚才想到,前一天乃觀音成道日,本來有事要請求,但惠師父入定時觀見許多諸佛菩薩蒞臨祝賀,故菩薩看了惠師父一眼,惠師父趕快出定,也許在那當下藥師佛也慈悲降下藥師甘露丸,作為本寺的鎮寺之寶。)

2010年9月9日,這天是民國九十九年九月九日,因為時辰特別,故請示菩薩是否有需要特別的儀式加持,所以毘盧觀音佛祖也慈悲金口宣說:

弟子啊!這個時辰真的是一個相當特殊,有著特殊涵義的時辰。所以原則上,在民國九十九年九月九日早上九點九分時,先準備五份九柱香,插於內爐的五方,等香過後,這個香腳拔起來,將來放在大圓通殿地基的五方,與五方石一起放下去。

而外爐就以九十九柱香,祈請「國泰民安,風調雨順,所有得到這些香腳的護法信眾,都身心安康,福慧增長」,等香過了,把這九十九柱香腳抽起來,每一支剪成九段,放在拉鍊帶裏,再放入紅包袋裏,然後在農曆的九月九日九點九分,放在佛前加持九十九天,此一妙不可言的建寺大功德,本寺稱為「九九觀音」。

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總本山雖風光明媚的靈山寶地,但因為它是一座獨立山頭,故水源十分欠缺,此山最高處的唯一水源地主黃先生善心大發,於2011年10月16日主動找我們,雙方並於當天馬上確定買賣及成交,而簽約當天正好是開山祖惠師父56歲的生日。後來得知地主黃先生購買此地時,正是12年前(民國八十八年,西元1999年),普陀山大菩薩將法脈請惠師父先行帶回台灣的同一年,可見菩薩法脈東傳時,早已將相關建寺的一切問題作了舖陳,真是「有佛真好」。

隔天深和尚想起,在本月初(2011.10.3)時,本想先在總本山頭部蓋個房子,但菩薩連續給蓋筊,並金口云:「明年有一些事情,有一些變化,為師的不便在此告訴兩位弟子,等跡象顯現的時侯,你們再來問。」是否當初菩薩所指即是我們即將購買水源之事,菩薩慈悲馬上給三個聖筊指示對,並開金口云:

弟子啊!普濟禪寺所有的一切,都絕非偶然,一切都是在為師的運籌帷幄之下,你們想得到的,為師的都也絕對想到了,你們想不到的,為師一樣想得到,所以在一切因緣的聚合之下,當然為師都是會用心地去促成這所有的一切。所以只要你們兩個人能夠安心辦道,能夠依止在修行境地上,那麼所有困難的事情為師都會擔著。

由於當天總本山突下豪雨,深和尚於是開著小桿馬載著惠師父、法勤師等五人下山,沒想到在入口欅木彎角區,因天雨路滑,煞車根本沒作用,於是撞到山壁,車子直接飛衝到二十公尺深的竹林下,最終五人毫髮無傷,花了半小時才依序爬上路面,若非諸佛龍天隨側護佑,五人早就命喪黃泉了,對此後果不堪設想之事,祈請菩薩開示,毘盧觀音佛祖慈悲金口宣說:

兩位弟子啊!因為你們身負著建寺大業,所以為師隨時都有派龍天護法護衛著兩位弟子,所以當事情發生的時侯,當然隨行的龍天護法也盡了他們的職責;再來是因為兩位弟子平時也累積了具足的功德與資糧,所以碰到災難的剎那,才有功德力去化解,在建寺的過程,難免都會有這些種種的障礙及災難發生,但是只要弟子稟承著為師所教導的一切,那麼自然而然都能逢凶化吉的。(而早在2011.6.14深和尚就有曾從頭部開七人座車翻車兩圈半而毫髮未傷的驚險經歷)

有關一座靈山寶地的風水地理,在多數的佛寺眼中,皆以「無罣礙」一之詞而避,但在諸佛坐鎮及主事的佛事,又該如何看待呢?以下為毘盧觀音佛祖就此「地理方位」,提出祂獨到的見解:

弟子啊!就無形的立場,只要寺廟座落了,為師的坐鎮,從為師的角度,並不一定需要重視這樣子的方位,但為師的希望普濟禪寺能夠源源流長,尤其你們人類本來就是在「陰陽、乾坤」的五形當中,所以寺廟的地理方位,還是有它一定的重要性。

就像為師所說,在無形的部份,只要為師決定什麼方位,也就可以了。但是為師的決定,或許會讓弟子歷經千辛萬苦,或許在整個過程面臨或遭遇到什麼逆境。但是為師的如若站在空性的立場來看待,這一切的順逆都不是問題,但是為師的還是考量到人世間的弟子們,包括所要啟建的寺廟,猶在三界五形之內,那麼就必須要藉由有形的技術或者有形的專業數術,而把正確的中軸線定出來。(2013.9.6)

弟子啊!你們人世間的經緯線,是依整個地形的地理八卦來定,但是為師在諦觀時,除此之外,還加上這靈山寶地整個過現未來宇宙虛空的發展來訂定的,所以為師最後決定寺廟中軸線的方位,不管有形無形,不管現在未來,都是最吉祥的最圓滿的。

尤其一般的地理風水,多數是藉由前人的種種經驗及案例,去作一個統計歸納所發展出來的一門學問,但是並非它就是絕對性的,因為世間人們所見,只是一個外表的形相而已,如果就寺廟來說,還需就整個地形上的可能性及可行性,然而最主要的還是要看是否有強而有力的諸佛菩薩在此寺廟坐鎮,這才是寺廟風水的重點。(2013.9.17)

許多宗教都有其口號或宗風,如基督教的「神愛世人」,佛教的「心靈環保」等等,故開山方丈深和尚費盡心思、絞盡腦汁,想到普濟禪寺有別於現下佛寺的特殊性及專業性,故以「有佛真好」作為所有來到普濟禪寺的眾生,因碰到種種的困難或是障礙,最終得到毘盧觀音佛祖救度感應後,一句真正發自內心的感言。

但菩薩也明確指出出這句「有佛真好」,是有時間性及空間性的,因為若有一天愛惠弟子圓滿而不在世時,如若第二代弟子,沒有像愛惠弟子的能力,試想如何能夠像現在一樣(如同適值佛世),這麼貼切地把為師所要度化眾生的一切法益傳達於世呢。

2014(民國103)年7月15日(天運歲次甲午年荔月十九日未時觀音成道日),舉行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大圓通殿文殊普賢殿動土開工典禮,當天與會貴賓及信眾總共剛好是120人,由於當天氣候奇熱無比,但最後圓滿合照時,竟然天降甘霖下了一陣小雨,大家同聲齊讚佛力不可思議。而在前一天佈置壇場時,天空竟出現天馬奔騰瑞象祥雲,對此種種瑞應,毘盧觀音佛祖亦開金口指示云:

弟子啊!在建寺過程,一切的點點滴滴,都是在緣聚而生的因緣點上,示現的一切現狀。大自然所展現的一切,如若可以鼓舞著所有護法信徒生起信心,那要如何說,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在這樣子的時空因緣點,對普濟禪寺來說,是一個相當重要的一個時間點,但是緊接著還有更多更多辛苦的事,以及艱難的事,等著所有的弟子去完成。

為師的總希望在整個建寺的過程,在一步一步往前走的過程,不管是僧眾弟子,或者在家弟子,都能夠在每個時空因緣點上,去達成自利利他的修行目標。建寺的功德何其殊勝,建寺的功德可以源源流長到生生世世,為師的之所以法脈東傳,也是有鑑於此,希望藉由建寺的過程,接引以及喚醒所有與為師有緣的弟子,在淪落六道的過程,希望藉由所有一切的因緣點,讓所有的眾生都能夠得度及回歸,所以也希望每一個弟子在每一個當下去盡心盡力,不管是智慧資糧或福德資糧,盡其所能的去累積與成就,這也是為師內心最大的心願。

2014(民國103)年7月15日,是我們先行擇日動土時間,而後續依序發照及報請開工,期間在菩薩的指示下,已作足了一切動工前的資糧及準備,故大圓通殿於2016(民國105)年11月9日,才正式動工開挖地基。

民國一○六年歲次丁酉年(西元2017.7.22)開基道場台北普濟禪寺自民國九十四年(西元2005.3.26)開始,在開山方丈深和尚及惠師父身無分文、白手起家的蓽路藍縷開創下,從無到有,在短短開基滿十二年裏,陸續買下了塔悠路的六間房子,達到台北開基道場寺廟擴大建寺利生的作用,這也算是台北普濟禪寺的建寺圓滿,誠如十二年前(2005.11.7)祖庭毘盧觀音佛祖對兩位弟子的金玉良言說道:「只要您們如實地去做,一定有因緣具足成就的一天,法脈既然已傳到台灣,以毘盧觀音的層級,也不會只是目前的小小隔局而已!」

 假設你在民國一○六年前來過普濟禪寺,你用世俗的眼光,可能會覺得這個只有三十幾坪的道場怎麼如此的小,但現在才進來的新進信眾們可能就沒有這樣的感覺,因為「皇天不負苦人」,我們終於在民國一○六年三月十五日與隔壁住戶達成二、三、四樓的買賣與交屋,正式達成我們夢寐以求擴建台北普濟禪寺的目的,也是台北建寺圓滿的一個里程碑,而當年正是我們法脈東傳的第十二年,所謂「沒有經歷苦難的折磨,無法體會成功的喜悅;沒有見過從前台北普濟禪寺小而美的道場,無法體會現在台北普濟禪寺擴大後的壯觀及感動」。

又如果你從麥帥二橋上看台北普濟禪寺,它就是一間公寓的寺廟,然而如果你有因緣來到普濟禪寺,從內往外看時,你就會感嘆在台北市怎麼可能找到如此視野良好、風光明媚,而且只有三樓高度的地方,其實,毘盧觀音佛祖廣大無邊的神威及妙法,又豈是凡夫的我們可以窺透的呢,亦如慧深和尚常說的:「有錢就可以蓋寺廟,但有錢不一定可以買到美景啊」。

 所謂「寺雅何須大,花香不在多」,唐朝劉禹錫的:《陋室銘》說:「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龍則靈」,而普濟禪寺的我們可以驕傲地說「寺不在大,有佛則應」。因為普濟禪寺「有佛教化」、「有法化解」,絕非常人用外相來衡量的。

自從西元2005年1月17日法脈東傳回台宣說正法、傳揚古禮、度化蒼生至今,在台北開基道場十多年的期間,也救度了眾多有形無形的群生,在總本山大圓通殿落成,大佛坐鎮之際,開山祖等人稟持著「諸佛本就千百億化身,吾等以一顆最恭敬虔誠之心,希望得到大佛的加持與救度」的願心,再次恭迎祖庭大佛大駕光臨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

2019年12月29日(日),為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大圓通殿開光安座此人天大事,我們需先齋天三天,向三界極尊稟明此娑婆世界難遭難遇的大事,而且幸逢五方龍王相助,於齋天首日在大殿丹墀降下五龍神水,這如同佛陀降誕時,兩條龍王各吐一冷一熱淨水沐浴悉達多太子之身的殊勝及不可思議。

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的法脈從最初西元1999年由開山方丈惠師父親納毘盧觀音佛祖的法旨為緣起,到六年後,西元2005年1月17日開山方丈深和尚及惠師父兩人前往普陀山迎請法脈為正式開始,直到十二年後因緣具足,於西元2017年11月18日因惠師父手握隕石初現大佛回台跡象,並於當年12月5日在祖庭普陀山由大佛親自佛諭指示回台始末,最終決定由開山方丈二人於西元2018年2月8日再次前往祖庭普陀山恭迎祖庭大佛本尊大駕光臨台灣普陀山普濟禪寺。

所謂「佛要成就,魔也要成就」,在大佛回台的這段時間裏,我們前後處理了五次魔障,直到最後終於在西元2020年1月3日為大佛舉行開光安座大典,回想兩千六百年前的釋迦牟尼佛在菩提樹下金剛座前成就佛道度化蒼生前,也是歷經了多少的魔難才得以夜睹明星,廓然開朗的,可見大佛回台度眾,如同諸佛降世,猶如優曇婆羅華再現的千載難逢,這也正是身為普濟禪寺一份子最為驕傲榮幸的一件事。

即將開始的活動

廣植福慧二資糧暨回歸觀音淨土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11 月 27 日(週五)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慧二資糧暨回歸觀音淨土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11 月 28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廣植福慧二資糧暨回歸觀音淨土三時繫念法會

11 月 29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3:00

眾姓三時繫念法會

12 月 6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