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七佛事 中陰救度

不同中陰的生滅現象,道教以「三魂」解釋,一般說法人有三魂,一魂在肉體,一魂在牌位,一魂在墓地,但事實上並非每個人往生後都有牌位及墓地,所以這樣的說法,有層次上的差異。至於佛教則以「三身」來概括,以釋迦牟尼佛為例,祂以化身應世,當成佛之際,當下即證入祂的清淨法身毘盧遮那佛與圓滿報身盧舍那佛的境界,三身合而為一。

當然這部份因為在密教與顯教的領域裏,本來就各自不同、難以論說,但若以顯教的立場來說,每個人都有各自的業報身(肉體靈),也有清淨純潔的原靈(即是每個人最初的生命現象,層次各有不同),但因我們輪迴六道已久,本靈與業報靈早已混淆不清,或說被包裹於意識的深層而渾然不知,除非現世之中得遇根本上師垂教,有可能產生所謂的「靈動」(靈魂激動)的現象,或者在往生時,得蒙根本上師接引,有可能喚起原靈修行的記憶,而得以回歸本位。

至於中陰身的其他狀況,這在《法界聖凡水陸勝會修齋儀軌》中講得很詳細

所謂「七七日內,七返受生,諸趣往來,中陰趣眾」,又云:「補特伽羅為數取,生經七日太匆匆,如斯七七日纔終,決定受生隨業轉,七趣往來無暫止,四洲經歷莫遑居」。又云:伏以從緣隱顯,若鏡像之有無,隨業升沈,如井輪之高下,惟天上五衰之至,及人間四相之遷,三塗之出沒紛紜,諸趣之往來雜遝。善惡極重者,即能感報,果因稍輕者,且復俟時,以未得於受身,故暫歸於中陰。何死生之數取,繇罪福之轉移,倏忽而終,壽量定於七日,變化而有,質狀比於小兒。念念不臧,形形相續,識雖聰利,性只昏蒙,不離萬法之中,強名六道之外。

另外在《佛頂尊勝陀羅尼經教跡義記》中云:「幾許時受中陰身?答曰:極遲者七七日,七日一度易身,若其七七日者即七度變身。

從這經文中我們可以知道,中陰身的期限有四十九天,經云「如斯七七日纔終」,而在這四十九天當中,中陰身的壽命只有短短七天,故會有七次之生死變異過程,所謂「生經七日太匆匆」、「倏忽而終,壽量定於七日」、「七日一度易身,若其七七日者即七度變身」、「其中有身壽命。七七四十九日中七番死時受報。」。

然而每個正七時,中陰眾生都會經歷生而復死,又死而復生的狀況,但就一般而言,頭七至為重要

在《華嚴經海印道場懺儀》中云:「第一七日中緊切追薦,則後七七日中,易得度脫也。若第一七日中,若不緊切追薦,後七七日中,難救拔也」。

然而縱使在其他的七做功德,也必須要在真正的「正七」裏來做,因為所有的亡者是在每個七才會醒過來的,此乃宇宙大自然界不變的定律,也因如此,中陰身才能在最清明的狀態下得度的。

正七救度的兩大重點

第一、中陰眾生需要逢正七才得清醒,故佛事超荐務必在正七舉辦,對亡者的利益是最大的。

第二、中陰眾生因無色身,故較聰利靈敏,此時何者來接引及救度,令亡者真正的離苦得樂或提昇超越,才是關鍵與重點。

由此可知,常人或為方便,或為省時,而以「切七」方式為亡者植福,其效果還是有差別的。最大的影響就是有無「參與感」,因逢正七時,乃中陰眾生最清醒之際,自然在納受法益及領受功德時,自然可以達到事半功倍之效,而切七時,多屬亡者昏沈病苦之際,功德自然有別。這個「切七」的情形如同好友宴客,如果受邀的我們,當天牙痛難耐,當然會食不下嚥,乃至重病昏迷時,自然無法赴宴享受美食,這樣終歸功虧一簣、徒勞無功啊。

若以正七與切七的差別作個譬喻,「正七」就如同學生白天到學校,拿一本《論語》,由私塾老師親自教導,不僅清晰明白,若有任何疑問,亦可當場請教,也因蒙師親授,不致有失禮懈怠之舉,這樣的學習成效必有助益,這就是「正七」蒙佛教誨的殊勝;然而「切七」情形,就猶如夜幕獨自一人臥病在床,昏睡之際拜讀《論語》,如此非但成效不彰,更是有讀沒有懂,兩者差異甚大。所以我曾就兩者差異寫過一首四句偈,所謂:「正七猶聞上師宣,親臨參與妄執遣,切七回向意識倦,亦如自學無人詮」。

總結來說,亡者一定要在正七做佛事,他才能完全清醒地參與法會、聆聽法要,當然,最重要的還是能夠得蒙諸佛如來的救度,才是得生善趣及回歸淨土的不二準則。

即將開始的活動

廣植福田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2 月 29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3 月 1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3:00

供養毘盧觀音佛祖獻供大悲懺法會

3 月 7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3:00

觀音法門佛學講座

3 月 8 日(週日) @ 上午 10:00 - 下午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