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金難買早知道 薄銀卻能災障消

「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是毘盧觀音佛祖由中國浙江省普陀山法脈東傳來到台灣度眾,現階段感到最欣慰的兩大法會之一(另一個法會是「廣植福田往生無礙法會」)。

因為人生在世,誰沒有障礙,誰沒有災難,更何況「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基於未雨綢繆及防患未然的立場,我們都應該為自己及家人,事先做好無形的功德,才能以防萬一。

而在台灣台北普濟禪寺多年來,藉由護法信徒不同的祈願,並經觀音佛祖的神威加持,陸續啟建了各種殊勝圓滿的法會。在因緣際會之下,護法善信自覺五濁惡世的眾生業垢深重,不知何時業力現前,災難臨頭,站在「預防重於治療」的積極立場,祈求普濟禪寺毘盧觀音佛祖大開救苦之法,是為「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之緣起。

凡參加此法會的護法善信,除於法會中安立個人的消災祿位外,更重要的是寫上一支「某某人於○○年間即將發生障礙災難之法界眾生」的牌位,加上五場不同法會的功德,可謂功德難量。

由於「千金難買早知道」的無奈,但在諸佛的神威及加持調解下,我們在普濟禪寺就可以作到「薄銀卻能災障消」的功德,我們雖然無法預知未來,但在諸佛的諦觀及龍天的衛護下,祂們當然知到我們在當年的何月何日即將發生一些不善的障礙與災難,然而這些不善的業因,皆是過去三業妄習所造,所以當他們即將伺機而動導致我們災難頻仍之前,我們就先未雨綢繆或防患於未然地先行超度及化解,最終由諸佛的慈悲願力,令無形眾生得以蒙佛加被而離苦得樂。

假設當年農曆七月會障礙我們的冤親債主會由冥界浮現,但我們卻事先在當年正月初即舉辦如此的法會,藉由諸佛龍天的循循善誘,以及教化調解,眾生或許剛開始還不願化解,但經由五場的法會超荐及聽法下,他們最終還是能理解「冤家宜解不宜結」的道理,既然有可能迫害我們的冤親債主都已經超生,那麼人世間的我們自然就能平安無事,這是多麼科學的、多麼有道理的法會,也正是佛教法會真正能夠「冥陽兩利」的最佳典範。

所以如此殊勝的法會,絕非現下的任何法會所能比擬,請大家把握這個千載一時的因緣。尤其人生在世,不管你有沒有信仰,不管你是不是佛教徒,誰沒有劫數,誰沒有災難,站在「菩薩畏因」的立場,我們都應該為自己及家人,事先做好息災免難的功德才是。

「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為讓信眾能夠如願達到化解當年重大劫難的祈願,普濟禪寺先以傳統古禮齋天法會,祈請三界極尊的恩赦,再以供養法會,增加法會齋主的福澤、接著啟建水懺法會,懺除眾生三毒之罪業、加上藥師寶懺的功德,消弭冥陽兩界的病因、最後以燄口法會,令法界眾生圓滿飽食而各安其位,並賜報名法會之齋主,一張由觀音佛祖當年特別加持的「護佑卡」,讓您隨身攜帶並護佑平安,而最後總回向的「瑜伽燄口施法會」更會恭請本寺鎮寺之寶「天降藥師甘露丸」,由主法和尚為與會者一一加持化劫。

而在民國一○八年八月二十五日起,觀音佛祖慈悲,因詳觀多年來法會的狀況,發覺許多當年有太歲或劫難者,他的冤業有可能在前一年的七月或年底即事先浮現,為令法會更能度眾圓滿,故於每年表定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的前一年七月期間,先行舉辦一場「前行慈悲藥師寶懺法會」,如此的大慈悲及大圓滿,大家應好好把握才是。

普濟禪寺謹守古法禮數,雖然我們修行志在脫離三界,然事實上,我們確是身處三界之中,簡單說,我們是在三界極尊釋提桓因(即民間所謂的玉皇上帝)的界域中修行的,怎麼能夠不敬主人,甚至喧賓奪主而失禮呢?

尤其當我們未能到達究竟解脫的境界,尚處三界之中、五行之內的狀態,我們的一切都隸屬玉皇上帝的管轄權限,所以首場齋天法會,我們先供養(齋)玉皇上帝(天),祈請上天慈恩赦罪,是為首要法會的目的。

這樣的齋天法會,是一個修行人真正深知諸佛諸天禮數,才會重視的儀軌,絕不是一般人誤以為的道教行為,更非佛教所專有,如果一個真心要修行並且發心冥陽兩利的行者,連基本的人倫禮數都不知悉,那真是件遺憾及可惜之事呢!

所有的供養,莫過於供養諸佛菩薩的功德最大,尤其本寺是供奉觀音佛祖為主,所以第二場的法會,就以二十四位齋主作代表,以虔誠獻供的方式來供養普濟禪寺的毘盧觀音佛祖,藉由供佛的功德,增加齋主們的福德資糧。

「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痴,從身語意之所生,我今佛前求懺悔」眾生之所以輪墮,皆由三毒熾然所致,所以各各業報形類不同,然世間諸事,不外乎「因果」二字,要解決因果問題,不外乎「懺悔」二字。所以第三場法會,我們就以「慈悲三昧水懺法會」來作修持。

水懺法會是唐朝悟達知玄國師,以其自身附著人面瘡如此深重的業障,藉由聖僧迦諾迦尊者的三昧法水之化解,才得免除前世袁盎斬殺晁錯之惡業;悟達國師於是在四川九隴山結舍修行,將自身業障過程,遍尋諸經懺文,撰為上中下三卷儀文,此懺法是除「金山御製梁皇寶懺」以外,流傳最為廣泛,亦極感應之法本。

再則,前面的齋天及供養法會,都是以現世齋主的立場,來做赦罪及增福的,而慈悲三昧水懺法會及藥師寶懺法會、瑜伽燄口法會等,就同時具備了冥陽兩利的作用,因為不只藉由水懺法會可以懺除我們陽世齋主多生累劫的罪垢,更因水懺的功德,能夠讓當年會障礙我們事業、家庭等等乃至造成重病或意外災難的這些法界眾生,也能夠得蒙諸佛的垂慈,龍天的衛護,懺悔罪障、冤業消除、善根增長、得生善趣。

  

一場法會的圓滿,勢必需要「對症下藥」,我們要知道,尚在冥界漂蕩的法界眾生,不就是執著「身的病痛」或是「心的罣礙」,所謂「身的病痛」,照理說人往生了,沒有肉體,應該是沒有身的病痛才是,但並非絕對,「諸苦莫過於有身,輪迴莫過於執著」,縱使我們沒有了色身,但只要執著我們生前的一切病因,都會造成我們縱使身處無形的各界,上至天界下至冥界,都一樣有身的病痛;至於「心的罣礙」,那就更多了,只要我們執著於生命現象當中的某一點,不管這是善緣或惡緣,只要一執取或放不下,都會形成我們心的種種罣礙,除非我們是證得無生的大修行人,才能遇「業」現前,而不生「障」礙,但這絕非是一般人所能做得到的。

既然我們都有「身的病痛」及「心的罣礙」,而造成我們現今人道時的種種病痛,以及身處冥界時的種種障礙,所以這時「對症下藥」就很重要,而藥師佛本來就是以消災延壽而立名的,所以第四天的法會,我們希望藉由藥師佛及藥師寶懺的功德,令法會齋主及受薦眾生,得以病痛消除,身心安樂,才能圓滿領受最後一天瑜伽燄口施食法會的所有功德。

前面藉由齋天法會的赦罪、供養法會的增福、水懺法會的悔過以及藥師法會的病除等功德,最後再依瑜伽燄口法會來為受薦眾生作個圓滿的超度。

「瑜伽燄口施食法會」的殊勝,是僅次於水陸法會,所體現超度功德中最深最廣的法會,所謂的「瑜伽」是梵語,漢譯為「相應」,意指在這場法會中,藉由金剛上師手結印(身)、口誦偈(口)、心作觀(意),達到身口意三業清淨,與法相應的境界;而「燄口」指的是身醜、口燄、喉細,腹大之餓鬼;「施食」是藉由法會供品的財食布施,主法和尚觀想變食的法施,以及諸佛如來慈悲神咒的加持,進而達到三根普被的財法二施功德,這也是燄口法本所云的:「令餓鬼以充資,施甘露之法食,加持必專於神咒,嚴衛須假於壇儀」的涵義

「瑜伽燄口施食法會」簡稱「燄口法會」或「放燄口」,最初的緣由,還是觀世音菩薩悲憫幽冥眾生的痛苦,而示現面然大士(或說焦面大士乃至燄口鬼)而發起這貫穿古今殊勝難得的「燄口法會」。這段故事的開端,是遠在兩千五百年前的印度,當時釋迦牟尼佛的侍者阿難尊者在森林習定,入夜之際,忽見鬼王現身,此鬼頂髮如燒,張口現火燄,體形極醜惡,動身如破車聲,咽喉似針鋒細,腹大饑火然,阿難見其怪異,問是何名?由觀音示現的鬼王便言:「面然是也」。

而且面然大士更對阿難說,其實你三天之內,也將墮入像我一樣的餓鬼道,此時阿難驚恐莫明,於是回到精舍,向釋尊說明遇到鬼王面然的經過,並祈請釋尊大開救度冥界受苦眾生之妙法,於是釋尊廣開法筵,教令施食方便,為了利益更多更廣更深的受苦眾生,乃至救度陽界的人類,使他們得以延年益壽,真正達到「冥陽兩利」與「對症下藥」的作用,是為瑜伽燄口法會的最初緣起。

由於齋主們的發心,而有幸參加這殊勝法會的冥界眾生,藉由這五場圓滿法會的超度功德及佛法的洗禮下,讓他們都可以放下執著,得生善趣,相對地,當這些法界眾生,得到了超昇,那麼自然而然,人世間的我們,也就平安無事了,這也是「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的最終目的及訴求。

現今學佛修行的一大盲點,就是大家鼓勵我們做足一切功德,卻不一定能夠達到消災厄的功德力,因為業力本來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窺透了知的,所以更突顯「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的意義非凡及無量功德,有緣者一定要奔相走告、好東西跟好朋友分享才是。

辛丑年觀音息災免難大法會(已開放報名)
下次法會開始時間-2021年(待公告)
0
0
0
0
Days
0
0
Hrs
0
0
Min
0
0
Sec
法會報名 02-8787-9675

即將開始的活動

廣植福田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4 月 18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3:00

供養釋迦牟尼佛獻供大悲懺法會

4 月 30 日(週四) @ 下午 3:30 - 下午 5:30

為子女心緒穩定、學業進步慈悲藥師寶懺法會

5 月 2 日(週六) @ 下午 12:00 - 下午 2:30

眾姓慈悲三昧水懺法會

5 月 3 日(週日) @ 下午 12:00 - 下午 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