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親債主是什麼?

一般人只要聽到「冤親債主」四個字,就會有「是我欠他的」、「不是冤家不碰頭」或者「真是業障」的想法!要不然就是身心事業不順時,在法會中立了一支「冤親債主」的牌位,就算超度了!感覺上,我們容易把「冤親債主」當成一個名詞,而且是個不吉祥的字眼。

其實「冤親債主」是什麼呢?他就是我們生生世世在三界六道中,已超生或未超生的一切六親眷屬。意思就是說:他們都是我們過去及現在的親人。這關係就如同我們與現世父母子女的相處模式,如果惡緣較多、善緣不具者,稱為「冤」,如果善緣較多、彼此相應者,稱為「親」,或說他們都曾是我們的親人,所以也叫「親」,然而不管善緣惡緣,皆有未了的因緣,所以稱為「債主」。可見「冤親債主」不一定是不好,只要是善緣的又何妨呢?

而且能成為冤親債主的,一定是我們的親人,若非親人,還不至於構成冤親債主呢?

正如《梁皇寶懺•解冤釋結第九》中云:又復六親,一切眷屬,皆是我等三世怨根。一切怨對,皆從親起。若無有親,亦無有怨。若能離親,即是離怨,何以故爾?若各異處,遠隔他鄉,如是二人,終不得起怨恨之心。得起怨恨,皆由親近。

的確如此,人與人的相處,都是太親近了,反而缺少距離美,所以產生了種種的嫌隙,你看,牙齒就是因為與舌頭太接近,才會常咬到,所以我們應該學習「將仇人當親人」,因為要懂得冤親平等,更重要的是「將親人當陌生人」,由於我們彼此太親,就會靠勢(台語),而忘了分寸、忘了禮數,所以造成愈親的人,彼此傷害愈深的情形。

至於「冤親債主」的範圍有多廣呢?一般說包括「六親眷屬」,就是指父、母、兄、弟、妻、子等六種親屬,除此尚包括父六親,母六親,以及一切親朋好友六親之眷屬等,當然若以種類來區分,冤親債主不外乎五種:第一類是我們累劫(包括現在)的父母,他們滋養我們的色身;第二類是我們累劫(包括現在)的師長,他們培養我們的法身;第三類是我們累劫殺害的生靈,重者到殺人,輕者傷殺飛空著地微細眾生;第四類是我們現在世所殺害的生靈,若要細論,除了今生殺業,還包括我們與別人所結的惡緣;第五類其餘一切緣深緣淺者,乃至我們虧欠或傷殺的一切眾生,皆屬冤親債主!

如此說來,每個人一世的冤親債主何止百人,如以輪迴一萬世來算,我們的冤親債主又是何其的多啊!難怪末法眾生,愈是輪迴,業報愈差。在這些冤親債主中,除了已解脫、或得生淨土者之外,多數皆在冥界飄蕩,他們具有一定的通力,能夠在時間及空間的因緣交錯下,找到多生累劫的親人或仇人。而當他們找到了對象,會導致當事者身體病痛或精神不安等等……,類似這樣的情形,就算是被冤親債主找上門了。(民間即稱之為「卡陰」)

或許有人會問,被仇人找上也就算了!但為何我們過去的親人也會來害我們?找我們呢?其實這不難理解,試想,如果我們有小孩,小孩的一切需求,會找誰呢?如果我們父母健在,他的一切渴望,會仰賴誰?自然是為人父母、為人子女的我們啊!再則,受苦的冥界眾生,猶如在大海中漂浮,當他好不容易看到一塊可以乘載及救度他的木頭(指我們),他當然是死命地緊捉不放的!

所以當過去世的親人找上我們,並非他們想加害我們,只不過想藉由我們替他們超度罷了!差別是,因為他們在冥界,屬於負能量,而我們在陽間,屬於正能量,當負能量靠近時,我們自然不舒服,甚至產生身體上的不適或精神上的失常現象,而且附著時間愈久,各類病況愈為嚴重。尤其當我們是壯年能量場正強時,冤親債主附身的機率並不高,這像是一顆茁壯的大樹,若只是小風小雨,對它而言,並不會構成傷害;然而到了大樹變為枯樹時,這時的一點小風小雨,就足以令它折枝,就像樹枯人衰的道理一樣,當我們上了年紀,能量場漸弱時,冤親債主找上門的機會就大多了!

以此類推,我們被「冤親債主」找上的機率實際上是蠻高的,除非是當事人的運勢較強,隨時正念相續,或自我修持的證量夠高,如《慈悲三昧水懺》中,悟達知玄國師曾因十世高僧,而冤親債主尋仇不得的案例即是;但國師也因抵不過名利薰心之弊,一時失卻正念,而感乘時獲報之罪。所以,一切善惡業報,不是不報,只是時機未到。重點是,當過去的親人或仇人找上我們時,我們的心態是—趕走他們呢?還是度化他們呢?我想,多數的人還是希望以「冤家宜解,不宜結」的態度,去度化他們,這也正是我們要教導大家,正確修行及度眾的方法與觀念!

當然面對冤親債主找上門的問題,除了正確的心態化解外,更重要的是平時如何的防備,或說加強自我的能量。就像當我們生病了,其實不管是看中醫或者是西醫,都是果報現前之後的補救方式,如同佛經所云:「眾生畏果」一樣,但學佛人應該學習「菩薩畏因」的警覺,所謂「預防重於治療」,所以在有形方面,我們應該加強每個人的免疫功能,才是根本解決之道,而不是一昧地尋找良醫。

再則無形方面,應該加強我們自身的能量場,無論誦經拜懺,乃至作種種事相的功德等,當我們能達到這樣的程度時,就能體現《普門品》所謂:「是諸惡鬼,尚不能以惡眼視之,況復加害」的境界,因為我們的能量,早在無形眾生之上,如我們雙眼不能直視太陽一樣,眾生當然不能找上我們,二者假設我們修行已經契入到另一境界時,如空性或淨土,那冤親債主更不可能去到那裏及找上我們,所以平時累積具足的功德,至為重要。

總而言之,「冤親債主」不單單只是個名詞而已,他反倒是個活生生的動詞;再者「冤親債主」也不一定都是不好的,他也有可能是我們過去世在天界的親人,或是他已得生淨土的眷屬,他是為了報恩而來的;縱使是報仇來的,也希望藉此因緣,化解這一段的冤業,所謂「是福不是禍,是禍躲不過啊!」所以「冤親債主」並不可怕,該如何用正確的知見及態度,去面對我們的「冤親債主」才是最重要的!

閱讀更多有關“不說你不知道”

佛教燒不燒紙錢呢?

對於這樣的問題,我們要以超越宗教的立場來看待,也就是說「燒化到底有沒有用」?還是「燒化只是無知與迷信」的行為?

「開光」只是「開心光」而已?

這個問題,或許是許多佛教徒心中的疑問?多數的人會想:「佛菩薩都已經成佛了,還需要凡夫來開光嗎?縱使是佛像安座,也只是安人的心罷了

晚上或七月可以讀《地藏經》嗎?

這個問題,相信是一般人與許多佛教徒的疑問,晚上或七月到底可不可以誦《地藏經》呢?因為擔心誦經後,又會召來無形眾生?